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少妇的yin荡生活俱乐部 短篇车上乱婬伦小说全集

2023-03-16 19:40:28情感专区
但纪良就告诉她还真的有。 不是人人都会按照她的想法走。 哪怕这是一本以她为主角的书。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作为主角还有什么意义?

        但纪良就告诉她还真的有。

        不是人人都会按照她的想法走。

        哪怕这是一本以她为主角的书。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作为主角还有什么意义?

        温妍妍缓和了半晌,终于强笑了出来:“你误会我了,并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意外和你亲生家庭有些关系,知道他们这些年一直在寻找亲生儿子,所以想帮他们满足心愿而已。”

        “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不应该去找他们吗?”纪良奇道,“因为你想满足他们的心愿,所以就不顾我的意见来骚扰我,为了帮你认识的人的忙就要去为难一个陌生人?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他继续道:“要是真的有这么一个家庭,要找就大大方方联系我,大家摊开了说,至于像你这么偷鸡摸狗上不得台面?又不是宫斗剧里的狸猫换太子,难道光明正大联系还能杀人灭口吗?”

        纪良确实是一个很神奇的人。他脱口而出理所当然的话,有时候比沈云棠还要扎心。

        话都说到这里了,沈云棠也就总结陈词,道:“温小姐估计总是不肯相信自己有多讨人厌和自作聪明,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干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那么今天请你记清楚,我,霍聿言,霍溪淮,纪良,包括霍宅的每一个人,都很厌烦你,也没有对你改变印象的可能,除非你重新投胎,所以不要再试图做一些蠢事来挽回了,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恰到好处的愚蠢以至于我不知道你是装的还是真的。”

        纪良非常赞同地点头。

        温妍妍忽然浑身发冷。

        怎么会这样呢?这和剧情意识告诉她的不一样。

        为什么本该被她比下去的人现在高高在上地贬低着她,而本该臣服于她的人却唯别人是从。

        哪怕是先抑后扬,前期也没有压抑到这种程度吧?

        到底哪里出了错?

        温妍妍在惶恐之中,忽然又猛地想起了一个片段。

        她第一次见到霍溪淮的时候,霍溪淮看她的眼神就很不对。

        好像在看着什么深仇大恨的人。

        他私底下对她说,你死过吗?我死过,就在你面前,为什么你还能笑得出来?

        霍溪淮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他不是原装的霍溪淮?

        他也觉醒意识了?还是重生了?莫非他才是这个世界的变数?

        他是不是……上一世没有活到被她拯救的那一天,带着对她的误会死去?所以重生回来,才对她充满恨意?

 

        所以他改变了一切对不对。

        他在霍聿言面前贬低她,故意答应了她又不见她,让她被愚弄。

        她自以为能够拿捏住霍溪淮,可这个城府莫测的男孩其实早就带着对她的偏见重生了,并不知道她后来还会拯救他,只想在剧情开始之前就把她扼杀。

        温妍妍突然觉得很恐怖。

        她只能接受自己是唯一一个知道剧情的人,这样她就是高于这个世界的存在,其他人就好像游戏里的npc,都是有自己的命运轨迹的。

        可如果有另一个人也知道了剧情,那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被这个变数抹杀掉。

        看看她现在的轨迹已经歪成什么样了。

        霍溪淮到底闷不吭声做了多少针对她的事?

        温妍妍恐慌起来,被人暗中盯上的恐惧让她几乎瞬间就变得慌乱无措,想要寻找同盟帮她对抗。

        霍溪淮的仇人还有谁?

        沈云棠。

        温妍妍一个激灵。

        如果霍溪淮是重生回来的,那么沈云棠同样也会遭受到他的报复,只是早晚而已。

        她可以拉沈云棠做一次挡箭牌。

        毕竟在剧情里,沈云棠可比一开始的她让霍溪淮反感多了,她的下场只会更惨,说不定霍溪淮现在就已经在默默布局。

        而现在沈云棠掌握了比她更多的东西,足以抵抗霍溪淮。

        温妍妍咽了一口唾沫,忽然改口道:“沈小姐,我找纪良的确只是个借口。”

        沈云棠挑了挑眉,不知道她怎么又忽然改口了。

        温妍妍低声,神神秘秘道:“我是想借机告诉你一个秘密。”

        沈云棠顿了一下。

        她提醒道:“加上你要告诉霍溪淮的那个,这已经是你要说的第三个秘密了,温小姐真是够迂回的。”

        “这真的是一个秘密!关乎性命存亡!”温妍妍抢先道,“沈小姐知道我现在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境地吗?为什么我会离开茨哈堡,和谢云庭反目,被霍先生讨厌,现在只能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你?”

        “当然是因为你蠢。”沈云棠理所当然道。

        “不,并不是。”温妍妍忍了一下,说,“沈小姐,这事我要和你私下说,真的很重要。就算你不相信这个秘密,也要相信我是茨哈堡出来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