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强奷调教性奴贞洁美妇小说 男同啊灬啊用力灬嗯灬视频

2023-03-14 21:41:00情感专区
敌军将军也知道,这要是把人放出去,很快大周就能搬来援兵,现在那些燕国城池里的可全都是大周的兵! 箭雨随之而来,吕元鹏不敢回头去看自家陛下! 他是白家军,本

        敌军将军也知道,这要是把人放出去,很快大周就能搬来援兵,现在那些燕国城池里的可全都是大周的兵!

        箭雨随之而来,吕元鹏不敢回头去看自家陛下!

        他是白家军,本来应当是舍命护着陛下的,就算是陛下用刀抵着他的脖子……他做臣子的也应当是以陛下的性命为最先。

        若是白卿言让他护送的是旁人,吕元鹏肯定死都不会离开白卿言身边半步……可白卿言让他护送的是白锦稚!

        他顺从了命令,心里却对自家陛下存了愧疚!

        “快一些!”白锦稚语声带着哭腔,“再快一些!我们只要搬来救兵长姐就有救了!”

        白锦稚心里清楚,长姐自己暴露身形将生路留给她,其实也是将长姐自己的生路交到了她的手中,长姐说了……她叫来援军的速度越快,长姐生的希望就越大。

        “呃……”

        吕元鹏猛地闷哼一声,整个身子都僵住,攥着缰绳的手收紧,指节发白。

        白锦稚心里牵挂自家长姐,只顾着催促吕元鹏快一些再快一些:“吕元鹏!快一些!”

        “吕将军!”有快马紧跟于吕元鹏身后的白家军骑兵惊呼。

        “快!全速赶往前方城池求援救驾!”吕元鹏高声道。

        “是!”白家军骑兵将士们紧跟吕元鹏全速奔跑。

        白卿言这位大周皇帝带头,烈马嘶鸣声与惨叫、杀声混在一起,大周将士们因大周皇帝身先士卒冲杀在最前仿佛被激起了浑身的热血,纷纷冲进那已经没过膝窝的积雪之中,与刚从积雪之中起身的敌军厮杀在一起。

        西平王原本有多出大周五倍兵力的优势,可他太贪心了,既想要减少兵力损失,又想要将断了白卿言的活路,将白卿言和大周军全部斩杀在这里,故而将弓箭手埋伏在两侧,重兵放在出口,小股兵力搁在入口,又偏偏等到大军行到了正中间才让守在入口的伏兵发难,这将大周军必往出口的意图在白卿言看来,简直太明显!

        所以,白卿言也瞧出了这西平王的破绽!

        明明占据兵力优势,自己却将自家的优势打散。

        瞧着刚才那箭雨的架势,加上白家军和安平军冲上右侧高坡之后,便将右侧箭雨压制住,想来这弓箭手安排的多,近战士怕是都搁在出口处等着堵他们了。

        既然如此……那白卿言就先灭了他右侧山坡上的弓箭手。

 

        弓箭手远战之时杀伤力非比寻常,可近战……就非弓箭能够发挥余地的,除非用弓箭擒王,故而白卿言暴露身份之后,魏忠和柳平高万分小心。

        不论是白家军也好,还是安平军也罢,都是真正在刀山火海之中滚过来的,这些西平军哪里会是大周军的对手,更别说这里都多数都是弓箭手,近战士还在出口处巴巴的守着。

        西平王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大周皇帝白卿言竟然没有按照他所设想的那般,被突袭后慌乱带着队伍朝还没有伏兵的出口冲去求生路,而是杀上了他所在的右侧高坡……

        这完全在西平王意料之外,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弓箭手被那周那凶悍的将士屠戮,自家将士滚烫的鲜血浇在积雪上,混合成雪泥。

        原本西平王是为了隐藏将士们的身形,也是为了轻装上阵,所以未曾将自家将士佩甲,只想着他们要在这雪窝之中趴着隐藏身形,让他的将士们穿上厚厚的棉衣御寒,没想到此时……未着铠甲的将士又都是不擅长近战的弓箭手,简直成了大周军刀下的牛羊,任由大周军屠戮。

        西平王在近身护卫的护卫之下不住往深林之中躲避大周悍兵,他咬了咬牙,道:“去传令!让守在出口的重兵前来驰援!”

        西平王见白卿言已经气喘吁吁,想来被摔下马那一下伤的不轻,不过强撑罢了!

        “是!”传令兵领命狂奔而去。

        白卿言手中临时折断长矛做的长枪并不趁手,可并妨碍她杀敌,西平往倒是想要射杀白卿言,可这里高林密集,也不知道这白卿言是有哪路神仙护着的,身上没有着铠甲,竟然怎么都射不中。

     箭雨朝着白卿言招呼,只射中了白卿言坐下战马和手臂,西平王原以为白卿言落马之后即便不死,战力也必定大减,却不料白卿言竟是越杀越勇。

        大周将士以雷霆杀势,将原本埋伏在高坡之上的西平军逼入林中,后面的大周军也都紧随其后杀入这林间。

        从左侧高坡之上冲下来的弓箭手们急于救主,却没有聊到,瞬息或就是是攻守异形。

        白卿言手中长枪刚刚贯穿一弓箭手的身子,便听到身后第一茬箭雨呼啸而来,她知道机会来了。

        白卿言转头,用手背抹去脸上敌军的血,高声同柳平高道:“传令,让将士们捡起弓弩,不拘准头,射杀左面高坡冲下来的敌军!白家军随朕斩杀林内弓箭手!”

        西平王哪怕离得远也听到了白卿言的命令,心中大憾,连忙咬住脖子上挂着的哨子,命令原本埋伏在左侧高坡之上的弓箭手立刻折返。

        白卿言终于再次捕捉到这哨声,她转头循着那哨声看去……

        西平王穿着和一众将士们一样的棉衣,若非是被将士们护着后退,倒是并不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