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趴着,我们换个姿势吧 粗大挺进尤物老师

2023-03-13 18:46:24情感专区
李婷这些年调理的药没少吃,可是一直没有效果。他们夫妻俩也有些认命了。 可是现在听到婆婆的埋怨李婷心里既委屈又怨恨。因为没有给严家生个儿子,她没少受婆婆

        李婷这些年调理的药没少吃,可是一直没有效果。他们夫妻俩也有些认命了。

        可是现在听到婆婆的埋怨李婷心里既委屈又怨恨。因为没有给严家生个儿子,她没少受婆婆的苛带,现在想想都是泪。

        旁边严敬文的妹妹严玉娟坐在母亲的床边说道:“妈,丽丽姐一直追着我二哥,我二哥要是同意娶丽丽姐多好啊。您还愁抱不上孙子?”

        李婷听小姑子说起薛丽丽暗地里直撇嘴,那薛丽丽刁蛮任性,自私霸道,严家要是娶了那样的儿媳妇可真是热闹了。她可不想和那样的人做妯娌。

        小姑子是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现在给薛丽丽说好话不定收了人家什么好处呢。

        李淑贤对于薛丽丽的家世倒是很满意,就是对她的性情不大满意,再说儿子也不喜欢啊。

        她叹了口气,“你二哥根本不同意我有什么办法。”

        严洪江对于大院里的薛丽丽也了解一些,他也不喜欢薛家的家风,“你二哥的婚事小娟你别跟着瞎掺和,薛家不适合和咱们家做亲戚。”

        严敬武也说道:“就是,那个薛丽丽刁蛮任性,做事全凭自己喜好,欺软怕硬,咱们家要是娶了那样的女人就等着家无宁日吧。再说敬文眼光高根本看不上薛丽丽。不然这些年薛丽丽追着他,他早点头了。

        唉,当初要是让敬文娶了那个叶姝凝就好了,人家现在的地位和成就咱们京都的一众千金们都比不了了。我听说绍中和叶姝凝在西北那边干出了不小的成绩,据说是培育出了不得了的东西,上面非常重视。而且人家叶姝凝自己有钱,还没用花国家一分钱。看以后这发展形势,叶姝凝以后就是各处都得抢的香饽饽。

        我看敬文一个对象都看不上未必没有叶姝凝的原因,怕是敬文心里装着叶姝凝呢。”

        严洪江当初也是反对儿子娶叶姝凝的,他皱着眉头说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人家叶姝凝已经嫁给了绍中,也已经生子了,以后这些话不要再说了,没得影响敬文和绍中的交情。”

        李淑贤听了儿子和丈夫的话心里更堵得慌了,哼哼声更大了。

        李婷看着这样的婆婆心里竟然有种快感,该,像婆婆这种势利眼的人就得这样治。以前看不起人家叶姝凝,现在人家过得比谁都好。现在严家上赶着人家估计都不会再搭理。

        她也看出了小叔子心里有人,现在看来放在心里的人八成就是那个叶姝凝。这可真是天道好轮回。现在就是后悔也于事无补了,人家叶姝凝已经结婚生子,几乎被栗家人捧在手心里。

        李婷现在倒是颇有些羡慕叶姝凝,看看人家在婆家的待遇,再看看自己,真是比不了。可谁让自己就生了一个女儿,生不出儿子呢。

        现在严家生男孩儿的希望都落在了小叔子身上,可小叔子又不结婚,一家子都跟着着急。如果小叔子结婚生了个男孩儿,那她的压力也就小多了。

        这时严玉娟又说道:“妈,我二哥不喜欢丽丽姐,那慧馨姐怎么样?慧馨姐可是温柔贤惠的女孩子吧?她做我二嫂应该够格吧?”

        李淑贤想到赵家的家世、赵慧馨的外貌和性情觉得很不错,她坐了起来说道:“问题是你二哥能不能同意呀。我也不能逼着他娶人家吧。”

        李淑贤知道小儿子心里是有些怨她的,现在儿子也不是她能左右的了。

        严洪江说道:“敬文的婚事咱们都别掺和了。小娟你也别乱牵线,你二哥有自己的打算,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严玉娟听了父亲的话撅撅嘴,没敢再说什么。

   被大院一众人羡慕的栗家一家人除了叶姝凝在房间里休息其他人都在客厅里讨论孩子的名字。

        最后经过大家的讨论孩子最终起名栗仲泽。叶姝凝听了这个名字也很满意。

        女儿孩子生了,身体也没问题了,叶兴国就想回去工作了。叶姝凝也知道父亲很忙,没有多留父亲。

        栗绍中为了让媳妇休息好,每天晚上都是他照顾着孩子,除了给孩子喂奶得由叶姝凝亲自来,其它的给孩子换尿布,换衣服、洗澡、洗尿布什么的都是栗绍中。栗绍中倒是越干越顺手。叶姝凝在月子里休息的很好。

        叶姝凝的奶水倒是很充沛,喂孩子绰绰有余。杨锦萍更是每天变着法给儿媳妇做好吃的。叶姝凝做月子还要给孩子喂奶,所有吃的东西都是很清淡的东西。几天后叶姝凝就有些受不了了。不过看着可爱的孩子她甘心忍受。

        家里每天汤汤水水的栗绍中也跟着补了一番。一个月下来整个人不但白了,也长了好几斤肉。这还是栗绍中每天坚持锻炼的结果。

        之前在西北栗绍中每天都在外面风吹日晒的,黑了不少,也沧桑了不少。栗绍中和媳妇站在一起都觉得比媳妇大了十几岁,这让他对于自己的外貌耿耿于怀。现在终于养回来一些了。起码看着年轻了不少,心里挺高兴。

        叶姝凝月子里不但吃的要注意,也不允许洗澡、洗头,也不让看书,就是每天养着。好在栗绍中会时不时的给她读书听,不然真是郁闷死了。

        熬了一个月终于出月子了,叶姝凝赶紧痛痛快快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干净的衣服觉得就像是新生了一样浑身舒服。这坐月子别的不说,就是这不能洗澡、洗头就让叶姝凝非常煎熬。时间长了她都觉得自己身上散发着某种怪味,好在老公不嫌弃。

        月子期间栗绍中一直和媳妇一个房间,这样也方便照顾孩子和媳妇。

        栗绍中看着媳妇洗完澡出来清水出芙蓉一样的美丽,被热气熏蒸过的脸颊像三月桃花一样粉嫩。

        栗绍中摸了摸自己的脸凑上去笑眯眯地说道:“小凝,你看我现在的脸白了不少,是不是和你的更配了?”

        叶姝凝看着自夸的老公抿嘴笑了笑,不吝夸奖道:“你现在差不多又恢复到以前面冠如玉的样子了,非常英俊。”

        栗绍中听到媳妇的夸奖眉开眼笑,“是吧,只要不是和你站在一起看着比你大十几岁就行。我本来就比你大了不少,我可不想别人说我老牛吃嫩草。以后我也得好好保养我这张脸。”

        叶姝凝被栗绍中逗得咯咯直笑,她发觉老公在她面前越来越活泼开朗了,不似在外人面前的成熟稳重,这也许就是把最真的一面留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