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闺蜜的男朋友爽了一个晚上 含着伺候调教h

2022-11-23 18:27:17情感专区
资金肯定是有一部分缺口的,需要向银行申请一笔贷款。看来刚从维克多手里赚取的那一笔外汇,没等捂热乎呢,就得花出去,生产方便面的设备,是肯定需要进口的。上一次去辽省参加轻工博

资金肯定是有一部分缺口的,需要向银行申请一笔贷款。

看来刚从维克多手里赚取的那一笔外汇,没等捂热乎呢,就得花出去,生产方便面的设备,是肯定需要进口的。

上一次去辽省参加轻工博览会,刘青山就看上了一套生产方便面的设备,日产五万包。

他还特意留下对方公司的联系地址,随时可以联络订货。

剩下的就是厂房,还是以夹皮沟合作社的名义来办厂,相信地皮啥的,肯定没问题。

稍稍有些担心的,就是原材料方面了。

在刘青山的记忆中,粮食价格是在明年,也就是一九八五年放开的,实行价格双轨制。

到时候,想必就不用担心了。

他们碧水县所在的松嫩平原就不用说了,龙江省那边的生产建设兵团,小麦就是主打的农作物。

四月播种,八月收获,种在冰里,收在火里,质量绝对杠杠滴。

整体考虑一番,刘青山就已经下定决心你们要搞什么康师傅,那俺就搞刘师傅,来一桶什么的,不服来战,谁怕谁呀!

“来,青山老弟,我再敬你一杯,不,再敬你一瓶!”

老袁又拿着一瓶啤酒,找上刘青山。

结果大老李不乐意了“老袁,你要感谢青山老弟,就哪天再安排个场子,总在俺这借花献佛算咋回事。”

众人也都跟着起哄,老袁也不含糊“别说一顿,就是十顿八顿都没问题!”

酒桌上的气氛,重新又热烈起来,等到散场,已经下午两点多了。

临走的时候,老袁这家伙,还拿着一沓大团结,硬往刘青山兜里塞。

刘青山笑着拒绝“老哥,你要是拿我当兄弟,就别给这个钱,我给你出主意,是因为咱们是忘年交,不是奔着钱去的。”

“好兄弟,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

老袁使劲拍拍刘青山的肩膀,算是彻底承认了他这个小兄弟。

其他人摇摇晃晃的,或是骑上自行车,或是步行离开,刘青山就在门口等大老李一会,这家伙估计在饭店签字呢。

没错,这年头,他们这些头头脑脑出来吃吃喝喝,靠得都是手里的一支笔,招待费年年猛增,要不然,上边也不会禁制公款大吃大喝了。

就在这时候,刘青山感觉到一丝阴冷的目光射过来,扭头一瞧,是何家康等人,也正从饭店走出来。

“呦,何经理,小玲姐,好巧啊。”刘青山乐呵呵地打了个招呼。


然后目光和陈东方那阴冷的眼神对视一下,毫不示弱地说道“好久不见,又来了啊。”

“我也甚是想念。”陈东方则冷冰冰地回道。

虽然他事后也知道,杨红缨和眼前这个青年的关系,但是他认定,杨红缨是受了这小子以及这小子家人的影响,才会拒绝自己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同样是夺妻之恨,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

刘青山却是一脸风轻云淡“陈先生不在春城发财,怎么跑到咱们碧水县这样的穷乡僻壤呢?”

“当然是干大事!”何家康在旁边帮腔。

刘青山点点头“噢,那是方便——”

何家康不由得一愣“你怎么知道?”

刘青山眨了眨眼“我知道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那你说方便面是怎么回事?”何家康气冲冲地问道。

刘青山摊摊手“我的意思是想问问,方便不方便跟我说说干什么大事,何经理啊,你这个人就是性子太毛躁。”

你……何家康又一口气噎住了。

刘青山则自顾说道“原来你们要搞方便面啊,那东西我见过,确实不错,是个好路子,正好我也想搞一搞,何经理,还得谢谢您提醒我呢。”

看着刘青山戏谑的目光,还有陈东方向他投来的那不满的眼神,何家康又觉得嗓子眼有点发甜,一口老血,差点又喷出来。

看到老袁继续懵逼中,他就主动解释说“青山老弟的意思,是在一些瓶盖里,印上再来一瓶的字样,喝到这种酒,就能免费再去兑换一瓶。”

“你想想啊,有这种好事,那大伙肯定都买碧水啤酒啊!”

咦,对呀!

老袁这才如梦方醒,他使劲搓着手,越想越妙,最后就剩下咧着大嘴傻笑了。

刘青山就继续提点几句“以后呢,还可以搞有奖销售,比如在瓶盖里面,印上奖一角,或者奖两角,乃至奖一元之类的,当然,这个是后续的计划,一步步慢慢推出来。”

老袁越听越是激动,猛的从刘青山手里,把那瓶啤酒夺过来,然后仰着脖子,咕嘟咕嘟的,真就一口气把一瓶啤酒给吹了进去。

“哈哈,痛快,青山老弟,嗝嗝,老哥我就服你,嗝嗝。”

旁边的大老李瞧得眼气“老袁,有本事,你把瓶盖也嚼了,那才算你有诚意呢,点子都在瓶盖上呢,你喝啤酒算啥?”

大伙哈哈大笑,就算真喝多了,估计也不能嚼瓶盖啊。

经过这个小插曲,酒桌上的气氛就更加热烈,大伙对刘青山是心服口服,这你敬一杯,他敬一杯的,刘青山啤酒也没少灌。

他也算是给在座的这些国营企业的一把手,上了一堂最简单的营销课。

这才刚搭头,等到私有化不断加深之后,那竞争才叫残酷呢。

啤酒灌多了,刘青山也受不住,起来去上厕所,这时候的饭店,还没有室内卫生间,开后门出去,有个茅楼。

放完水之后,感觉就轻松多了,回屋的时候,就听到栅出来的一个单间里面,传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东方大哥,欢迎你来到碧水县,咱们再来一杯!”

何家康,这家伙也在这喝酒。

刘青山也不想在这听墙根,刚要回自己那个隔间,就听另一个声音响起“家康啊,听说你的山野菜厂,有点不大顺?”

这个声音很有磁性,竟然也有点熟悉,刘青山脑子里面回忆一下,很快就浮现出陈东方那张帅气但是又带着几分阴柔的面孔……

刘青山决定再听听这家伙怎么又来碧水县了,难道还不死心,又来找老姐?

看看旁边的一个小隔断里没有客人,刘青山就钻了进去。

因为上面的空间都是连通的,所以声音可以清晰地传过来

何家康继续说道“东方大哥,别提了,遇到一个难缠的对手……”

等他讲完和夹皮沟野菜厂之间的恩怨之后,沉默一阵,陈东方的声音这才响起

“小玲,家康,你们输得一点不冤,天时地利人和,你们一样都不占啊。”

刘青山眯了眯眼陈东方这家伙脑子挺活络。

尤其是人和方面,才是最主要的因素,估计陈东方也没好意思说得这么明显。

这时候,楚云玲的声音插入进来“东方,咱们都是一个大院儿长起来的,就数你最有本事,这次你一定要教教家康,他刚开始做生意,是个门外汉。”

这么说,虽然何家康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但是如果能够救活野菜厂,让家康能在家族里面抬起头来,也就值了。

楚云玲是相信陈东方的,因为十几岁开始,他就被称作“小诸葛”,不仅仅是他们这些同龄人这么叫,连一些长辈,都会带着几分玩笑,这么称呼陈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