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超大多肉喷泉 我的乖巧小性奴

2022-11-23 18:24:28情感专区
“而且要是有人贪心,一下子把里面的酒液弄干了,那也就彻底毁了。”刘青山也不免有些遗憾,本来还惦记着批量生产呢,现在看来,还得另想办法。大伙边吃边聊,细细地品尝着美

“而且要是有人贪心,一下子把里面的酒液弄干了,那也就彻底毁了。”

刘青山也不免有些遗憾,本来还惦记着批量生产呢,现在看来,还得另想办法。

大伙边吃边聊,细细地品尝着美酒,每个人心头似乎都被幸福感和满足感所包围着。

偏偏在这个时候,却有人开始造反,只见小老四在炕上又蹦又跳的,嘴里还使劲唱着“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

这啥情况?

刘青山正纳闷呢,就看到山杏也蹦跶到炕上,扭着小身子,跟着一起唱“噢,芝麻开门,芝麻开门……”

雷欧他们着几个老外,还跟着拍巴掌打节奏,以为两个小家伙是表演节目助兴呢。

“四凤五凤,到地上跳去,别把炕给蹦塌喽。”

林芝嘴里招呼着这两个孩子,也觉得她们有点反常。

老四平时就比较活泼,可是山杏是个腼腆的孩子啊。

结果呢,平时十分乖巧听话的两个小丫头,今天却彻底疯起来了。

你嘴里叫唤着“阿里巴巴”,她嘴里嚷嚷着“芝麻开门”,咚咚咚,小脚使劲蹦跶。

炕面上的土坯终于不堪重负,塌下去一块。

刘青山瞧着两个小丫头红彤彤的脸蛋,有点明白了“嗨,这是喝完了果酒,兴奋啦!”

“这孩子,撒酒疯呢。”林芝也满脸无奈。

酒还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就算是小孩子喝了,也不服天朝管。

刘青山也是一拍脑门“这猴儿酒不能瞎喝啊,喝完就闹天宫呀!”

“三凤你还说,都是你给惯的,小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

杨红缨和刘金凤一起上炕,把两个闹天宫的小妖精给擒获,押送回屋睡觉。

等吃过晚饭,维克多这家伙,好说歹说,把刘青山的军用水壶给要了去。

那里面,还剩个底儿,大概能有一杯酒的样子。

维克多说是要带回去,好好化验一下,不过刘青山表示怀疑你一个老酒鬼守着,估计不等回国,早就干了。

开车把他们送回县里的招待所,维克多明天就准备回程,这次他的收获不错,弄了几吨上品的羊肚菌。

当然,还带回去一些地皮菜的样品,准备大力进行推销。

最珍贵的,就是那点猴儿酒了,他准备好好研究一番。

跟刘青山约定,保持电话联系,维克多这才抱着水壶,进入甜蜜的梦乡。

刘青山同样也是收获满满,野菜厂开业大吉,做成一笔大买卖不说,还为地皮菜联系了销路,形势一片大好。

驱车回到家里,看到老四老五正趴在炕上,林芝帮她们订本子呢。

刘青山上去揉揉她们的小脑瓜“不耍酒疯,这是醒酒啦?”






 

“我才没耍酒疯呢。”小老四连忙辩白,在农村,撒酒疯那也是很丢人的事情。

“我都给你们拍照了,”刘青山表示自己有证据。

啊?

小老四和小老五惊呼一声,然后一起平躺在炕上这下活不成啦。

“你哥逗你们玩呢。”林芝笑眯眯地说了一句,两个小丫头这才满血复活,两个小脑瓜又凑到一起,讨论着明天来的新老师。

因为杨红缨成为野菜厂的厂长,所以上边给夹皮沟村小,又派来新老师,而且这回是两位。

毕竟是上过报纸的村子,当然要格外照顾一下。

“哥,明天早晨别忘了,早点去公社接新老师。”小老四临睡觉的时候,还不忘叮嘱。

她和山杏睡一个小屋,现在,小炕上又多了一个小家伙,是小白猿,睡着了还不忘用小爪子抓着山杏的衣襟。

“行,都睡吧。”刘青山帮她们关了灯,然后准备回老房子那边休息。

明天是月底,后天就是九月一号,正式开学。

不知不觉,一转眼他已经是一名高二生,想必这两天,远在燕京的二姐,也要去学校报到,开启崭新的大学生涯了吧。

还真是快啊,一年过去喽,不知不觉,家人的生活轨迹,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大姐一家三口,小日子有滋有味。

二姐也没有了不能迈进大学校门的遗憾,考入名校,开启崭新的人生。

两个小的,都健康快乐的成长,母亲以及爷爷奶奶的身体,也都愈发的硬朗。

这还只是家人的变化,还有夹皮沟的乡亲们,甚至是公社和县里的一些人,都因为他而改变了命运。

生活越来越富裕,日子越来越有奔头。

躺在炕上,刘青山的嘴角带着甜甜的微笑,嘟囔了一声“真好”,然后便进入甜蜜的梦乡……

第二天早早从山上锻炼回来,刘青山便开车去公社接人。

因为去得早了点,人家那两位老师还没报到呢,他就招呼一声,先去野菜厂转转。

一大早,就有来出货的,这类大多是昨天采山回来的晚,来不及出售。

看到夹皮沟野菜厂门口,有村民进进出出,质朴的脸上都喜气洋洋的,刘青山心里也挺有成就感。

再瞧瞧对面,道北的家家康野菜厂,就一名门卫,在大门口晃荡呢。

嘿嘿,不知道何家康这家伙,能坚持多长时间呢?

虽然才开业几天,但是已经能瞧出一些端倪夹皮沟野菜厂生意兴隆,人来人往。

而家家康野菜厂,却冷冷清清,门可罗雀。

事情就这么奇怪,明明两家的收购价格都是一样,可是这些村民,就不去家家康那边出货。

除非是外县来的送货车,偶尔有误打误撞,去那边售卖的。

可是收购这么点,还不如不收呢,收上来你就得加工吧,生产一两个小时就完事,剩下的时间,工人全都大眼瞪小眼等着。

眼瞅着自家的野菜厂,就这么半死不活的,何家康也愁得不行。

他想不通,更不理解这些泥腿子,居然也看人下菜碟儿,气死人啦!

或许对他来说,这个问题永远都不会想通越是这些平民百姓,越在意人品。

你何家康的名声,顶风都臭出去十里地了,谁还愿意搭理你?

刘青山闲着没事,就乐呵呵地跟那些采集山货的村民聊聊,了解一下各处采山的情况。

然后又叫来刘文娟,叫她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通告,主要是收购羊肚菌和地皮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