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快穿之躺诱h 上课同桌嗯…啊 摸 湿 奶头

2022-11-19 10:14:40情感专区
  洛瑾笑道,“不要这个视频,我就走了。”  “我要。”最后女孩还是选择要这个视频录像。  录像传送过去后,洛瑾也不浪费时间,驾车回家,不过车子还没离

  洛瑾笑道,“不要这个视频,我就走了。”

  “我要。”最后女孩还是选择要这个视频录像。

  录像传送过去后,洛瑾也不浪费时间,驾车回家,不过车子还没离开停车场,女孩拦住了洛瑾的车。

  她唯唯诺诺地说了一声,谢谢,然后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小哥哥,你能不能送我回家。”

  洛瑾皱着眉头,摇下车窗,“预计不太顺路,你们高中就在隔壁,这个时间,还没放学,你还是回学校上课吧。”

  她不打算送这个女孩回去,毕竟自己刚才也说了要帮她证明,只是这个女孩不需要,现在又想要她送。

  女孩委屈地站在一边,因为没想到这个小哥哥会拒绝她的请求。

  但最后,女孩还是咬咬牙,自己返回学校,至于欺负她的女生,她也没胆子去告诉老师。

  洛瑾也没去关注,对此,她回到家,摘下假发,进入卫生间内冲洗一番。

  洗完澡后的洛瑾本来要待在自己床上好好休息一番,就被她爸喊过去。

  本来洛瑾是不想过去,但听到苏鹤的语气不太好,应该是生气了。她穿上简单的运动装便来到隔壁,还没进门就听到争吵声音。

  苏鹤见洛瑾来了,就招手,“来,你把他们的事情解决一下。”

  “……。”洛瑾无语了,“爸,你别这点小事也喊我。”

  看着这个场面,还有一对老夫妻,她瞧了一眼苏英杰,便猜测这是他的父母,而骆宝儿却拉着房英,满脸的焦急。

  乱糟糟的场面,看到就烦。

  “刚好,他们说结婚也想要和你借车,看你的意思。”苏鹤刚才已经拒绝借出自己的车了,但是他们却不依不饶,反正也不愿意离开,就一直在这里待着。

  骆宝儿自然是埋怨自己的母亲不帮自己,好歹也是人生的大事。

  苏英杰的父母坐在客厅中,目光一直贪婪地看着四周环境。

  洛瑾明白自己是被叫来做恶人的,明明他自己都能处理,无语的看了一眼,然后就开口道,“都快吃饭时间了,有事不能吃完饭后说,还有,车,我也是不会借的,你们要是想要体面的场面,那便花点钱租车,也能撑起。”洛瑾不耐烦道,这个骆宝儿,一直这么不省心。

  骆宝儿面路尴尬之色,“英杰说租车很麻烦,而且家里有车,为什么要浪费这个钱去租车呀。”



 

  “对啊,家里有车干嘛要花那个冤枉钱,亲家,虽然宝儿不是你亲生的,但她妈嫁给你,那你就是宝儿娘家人了,结婚这么大的日子,那租车传出去也不太好听,毕竟你也是个老板级别的人物。”苏母看着这个房子,心底就在计算的钱,之前听英杰说骆宝儿继父还挺有钱,她也没多想,现在看来,还真的是有几个钱。

  苏鹤喝了一口茶,“现在年轻人结婚,有几辆车就可以了,还偏要好车,虚荣心未免太强了。”

  “鹤叔,这不是虚荣心,只是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结婚能够有美好的回忆?”骆宝儿不满的反驳。

  房英瞪了女儿一眼,面对这样的场面,她也觉得很难受,自己的女儿过来逼她帮忙,哪里这样逼自己母亲的女儿?

  除了对女儿的失望,还有就是担心,她看得出苏英杰的父母,也不是什么和善之辈,自己的女儿嫁过去,可能要受委屈了,但女儿偏偏不听劝,“宝儿,鹤叔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这事情别说了,你们可以选择租车,如果不愿意,那就不租,婚礼最重要的还是现场。”

  “妈妈!”骆宝儿气呼呼道。

  洛瑾靠着柱子,打着哈欠,“爸,去吃饭?我有点饿了。车反正是不借,说再多也没有用。因为我们要走了,这几个客人,也该离开,总不能主人离开,客人还停留?”

  她懒得周旋,直接赶人了。

  反正苏鹤喊她来,就是做恶人的。

  苏英杰一家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没想到直接被亲家的孩子驱赶,苏母刻薄地指着苏洛瑾,“你这孩子,怎么如此没礼貌?”

  “对你们还需要什么礼貌?我和你们又不熟,就算你们和骆宝儿结婚,和我也没啥关系。”洛瑾一副不在意的态度,反正随便对方怎么说,她都不在意。

  苏英杰见自己母亲被呛,赶紧开口维护,“话不能这么说,现在社会,不是有钱就可以,还要看教养。”

  “你们教养太好了,都差点直接来我家要钱了。”洛瑾继续冷着脸回怼。

  “你,你说话不要太过分。”苏英杰有些心虚。

  “不管怎么样,我们要去吃饭了,客人一直耽误主人家吃饭,也不是什么礼貌的事情,请吧。”洛瑾摆摆手,指了指大门。

 “亲家,你让你的女儿不要太激动了。她说的什么话,说我们来要钱,我们明明是来谈宝儿和英杰的婚事,到时候宝儿怎么样也从这里出嫁,虽然是继父,但宝儿和英杰也是会尊重你的。”苏父出来打个圆场,乐呵呵的表面却带着一丝狡猾。

  苏鹤也是一条老狐狸,怎么会看不出苏父的态度,“本来,我是打算让宝儿从这里出嫁,但思虑过后,我发现,她也可以从公寓出嫁,并非一定从这儿。”

  “什么意思。”骆宝儿立马站起惊呼,脸上露出无法掩盖的震惊和担忧。

  “就话的意思,毕竟我只是继父,和别人不同的是,我们之间也没什么感情,因为阿英的缘故,你结婚,我可以为你订好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房间,从酒店出嫁也不错。现在很多家庭,也都是让女方从酒店出嫁,并没任何问题。”苏鹤已经决定了,这算是对于骆宝儿带苏英杰他们来闹事的惩罚,如果继续闹,那订酒店,他都不会管。

  房英上前拉扯自己的女儿,低声道,“还不快和你鹤叔叔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骆宝儿委屈的甩开自己母亲拉她的手,眼角流出一抹晶莹液体。

  她觉得自己很委屈,为什么都要针对她?她只是借个车就好做大坏事一样,对他们有钱人家来说,借个车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苏洛瑾一来,就不给她任何的面子,那让她以后在婆家怎么抬得起头。

  房英无所措地看着女儿,随后叹了口气,预计也是被婆家怂恿过来,不然凭借女儿的胆子,也没好意思过来闹。这婆家,还没结婚就开始闹腾,作为母亲,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宝儿已经深陷其中,她仅仅是叹了口气,“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