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倌道具玉势 边做边流奶水的人妻

2022-11-18 09:58:09情感专区
回到机场上了飞机,沙司吩咐道。 “好的老板!” 这几天,沙司每次到一个城市只是随便转转就离开,所以大家对沙司的行为也见怪不怪了。 “老屠,人还在

    回到机场上了飞机,沙司吩咐道。

    “好的老板!”

    这几天,沙司每次到一个城市只是随便转转就离开,所以大家对沙司的行为也见怪不怪了。

    “老屠,人还在么?”

    回到飞机上的套房,沙司给屠格涅夫打电话问道。

    “在呢,老板!”

    “我过会过去!”

    “好的,老板!”

    下了飞机,沙司直接让方波开车奔向了海边的关押阿都拉的地方。

    到了地方,沙司找屠格涅夫要了一把手枪,然后吩咐所有人都离开,只留下了阿都拉在里面。

    “我没有叫你们,你们不要进来!”

    在方波关门的时候,沙司吩咐道。

    点点头,方波没有说话,沙司要干什么,所有人都能猜到,只是好奇为什么沙司前几天不打死这个阿都拉,非要留到今天。

    不过这种事,他们也只是好奇一下,并没有人想追究。

    “准备杀了我了?”

    坐在椅子上,阿都拉看着沙司,不屑的问道。

    自从那天胡先七人被杀,他就知道自己也活不下去,虽然不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什么留着自己,但是放过自己应该不太可能。

    果然,被关了几天后,这个年轻人来了。

    提着枪来了。

    “知道么,我还没杀过人,你是我要杀的第一个人!”

    掏出手枪,沙司把弹匣退出来,把里面的子弹一颗一颗的退出来,摆在旁边的小桌子上。

    “但是我个人觉得杀你一遍不够解恨,所以才给了你这几天活着的时间。”

    “怎么?你还有本事杀我两次么?”

    听到沙司的话,阿都拉大笑几声后道。

    这个年轻人这话还真有意思,还杀我一次不够解恨?说的好像他能连着杀我好几次一样!

    “你还真说对了!”

    从桌子上拿出两颗子弹,沙司把它装进了弹匣。

    “这第一次杀你,是为我母亲!”

    “呯!呯!”

    说完沙司直接对着阿都拉连开了两枪,一枪打的腹部,一枪打的脖子。

    “啊!!!!”

    阿都拉大声惨叫道,随着他的惨叫,脖子上的血像喷泉一样不停的往外冒,他能感受到随着血液的外流,自己身体在逐渐发冷,无力,大脑也变得开始迟缓。

    死亡在一步步向他靠拢。

    突然,一道暖暖的光,照在他的身上,整个身体开始变温暖,力量也开始一点点恢复,过了一会,阿都拉发现自己居然没死,最可怕的是他低头能看到衣服上的枪眼以及枪眼周围的血迹,可是他却看不到身上的枪眼以及感受不到疼痛。

    动动脖子,也没有疼痛感。

    好像除了血迹,能证明刚才自己中过两枪以外,就再也没有一点点的痕迹可以证明了。

    就像是幻觉!

    可是那种剧烈的疼痛感,以及失血带来的无力与冷都在告诉他,这不是幻觉。

    “你对我做了什么?”

    阿都拉有些恐惧的看着面前的沙司。

    他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做的,是心灵暗示?催眠?还是什么其他奇怪的巫术?

    “我说了,我不会让你只死一次的!”

    沙司伸手再次从小桌上拿起子弹,这次是三颗。



 

    “呯呯呯!”

    连着三枪,一枪打在腰上,一枪打在腿上,一枪打在胸口。

    这次因为胸口的一枪打中了肺部,阿都拉连叫都有些叫不出来,鲜血直接从他口中向外涌出。

    “这次是为我父亲!”

    沙司慢慢的道。

    再次感受自己濒临死亡的时候,阿都拉又感受到一道光照耀在了自己身上,然后身上的伤又奇迹般的好了。

    抿了抿嘴,咽了一口血,阿都拉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嘴里的血是真的,可是低头依旧只是看到三个衣服上的枪眼以及血迹,躺在的疼痛则一点没有。

    “我能问问我跟你到底有什么仇么?”

    阿都拉此时觉得自己对面站的就不是一个人,是恶魔,将人杀掉再复活,这不就是恶魔才有的能力么?

    可是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对方,让对方对自己有这么大的仇恨呢?

    他是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

    一丁丁点都想不起来!

    “你知道么,本来在前几天的抢劫中,你会杀死我的父母,我的母亲会身中两枪,一枪腹部一枪脖子,我的父亲身中三枪,一枪大腿,一枪腹部,一枪胸口。”

    沙司再次拿起子弹,一颗颗的往弹匣里装。

    这特玛的是个疯子吧?

    这是阿都拉听完沙司的话后,心里唯一的念头!

  自己的这场抢劫还没成功就被你们给搅和了,而且还被抓到了这里,那有机会杀死你父母?

    还本来?

    你这是因为我没杀掉你的父母,所以把气撒到我身上来了?

    这疯子到底是怎么盯上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