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扒开大腿挺进np 翁熄系列36

2022-11-17 09:38:15情感专区
“不,这是给你们的参考,交易能力的提升一半靠天赋,一半靠思想,你们有天赋,要想更进一步,就要形成自己的投资理念。小地方是养不出大鲨鱼的,你们需要培养一些大国情怀,才能

    “不,这是给你们的参考,交易能力的提升一半靠天赋,一半靠思想,你们有天赋,要想更进一步,就要形成自己的投资理念。小地方是养不出大鲨鱼的,你们需要培养一些大国情怀,才能用一个更加长远、高大和宽广的视角去观察这个世界。

    我这只是建议,听不听随你们。”贺正诚说完留下文件走了,曾经幻想的海天生宴,他有能力却从来没有体验过,对于他们这群不在乎社会影响,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操盘手,自然很嫉妒。

    “海岛,沙滩,比基尼还是跋山涉水,去工地考察?

    他真的只是建议吗?”孔哲彦问关涵畅

    关涵畅看了看四周,小心的说:“这要看你的梦想有多大,如果现在已经达到了你曾经最高的期望,当然可以不用听他的。”

    作为弘毅的老人,他们当然被贺氏吹风机影响过,关涵畅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参与到一个国家和民族伟大复兴更大的梦想。

    孔哲彦印象最深的是另外一句:要么改变这个世界,要么被这个世界改变,在我还有能力的时候,一定会去改变这个世界。

    两人对贺正诚印象不止这些,只要有人违背了他的意愿,

    往往会采用快刀斩乱麻的方式,丝毫不在乎是否会误伤他人,是否会影响公司的正常发展。

    “大国情怀真的和操盘能力有关系?”孔哲彦怀疑着问

    “索罗斯的反射性原理是什么东西?”关涵畅,这种问题见仁见智,普通人总结出的理论就算再正确也不会有人去关注,成功人士放的屁都可能是香的。更关键的是,相信的人多了,自我验证,废话也可能变成经典语录。

    两人怎么商量,最后是去旅游还是去考察,贺正诚一点也不关心,他的事情太多了。

    在弘毅资本进行大调整的时候,铁本还是被举报了,创始人被调查,所以黄其辅放弃了这块资产。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件事还没有被定性。

    “长洲的压力很大,地方上能做的努力都做了,苏省也在想办法,但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国物院,钢铁行业投资过热……”

    “那我们现在有什么办法?”贺正诚他们在国内的影响力有限,远不如李半城。

    “找有分量的人合作。”梁柏涛

    “找谁?”贺正诚有些忐忑

    “中言泰富,荣智建……”


 

    中言泰富是香江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物业投资商,还涉及能源项目、环保项目、航空以及电讯业务。荣智建所在的荣氏家族,是赫赫有名的红色资本就家,他本人在香江的创业经过也颇具传奇色彩。

    还好,不是李家,贺正诚虽然和小草人合作,但真不想与李半城有过多的交集。

    梁柏涛和荣智建有过许多的交集,相反贺正诚虽然有心想要融入香江富豪圈,但始终有不少隔阂。梁柏涛很快联系上荣智建,约了在香江赛马会沙田马场的第7层包厢见面。

    贺正诚还真没有来过这里,好奇的四处打量,让梁柏涛一阵尴尬,更尴尬的还是荣智建,不知道该不该过去打招呼。

    “贺生没有来过这里?”梁柏涛硬着头皮问

    “忘了,好像没有来过吧。”贺正诚

    “你还没有加入香江赛马会?”梁柏涛

    “好像没有人邀请我吧。”贺正诚无所谓的说

    香江赛马会在吸收新会员方面,门槛是极高的,除了收入不菲,还需拥有相当高的社会地位。申请加入马会的新人,必须由一位遴选会员提名,并获得另一位遴选会员附议,再列举三位准备支持其加入马会的会员,才可能被接纳。

    贺正诚的身份地位和财富当然是够了,但他没有融入香江富豪圈,有事找小草人就直接上门,小草人也是这样。

    没有朋友在马会,也没有看赛马的习惯,自然也就想不到要加入马会。至于为什么没有人邀请,或者有人想要邀请却联系不到他,那就不得而知了。

 梁柏涛普及了一些社交常识后,贺正诚面不改色心不跳,他深谙一个道理: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来到包厢,荣智建若无其事的热情招待了他们。

    “铁本的事情我也了解过,事情很复杂,中信泰富恐怕无能为力。”直入主题后,荣智建开始推脱

    “铁本的事情其实并不重要,国内的钢铁企业很多,选择其他公司未尝不可以。”贺正诚很直接

    “那你们是为什么?”

    “任何投资都有内在的逻辑,我们去年年初就判断铁矿石价格还会继续上涨,因此在西澳投资了一个非常大的铁矿项目,拿到了很大一块土地的探矿权。想要打造一个澳洲第三,全球第四大的矿业公司。”贺正诚解释

    “我们的计划已经获得了高盛和****的支持。”梁柏涛补充说,现在还有一个有利的优势,国内铁矿石需求出现逆转,以前是供不应求,现在是供过于求,铁矿石现货价格节节攀升。

    荣智建听到弘毅在西澳开发铁矿,耳朵一下子就竖起来了。

    “你们是自己运作,还是与人合作?”

    “我们与澳洲知名矿业大亨安德鲁·弗里斯特合作成立一家叫FMG的公司,准备自建铁路港口码头等物流基础设施。”

    “这个投资可不小。”荣智建挺懂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