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乖慢慢坐下来吃进去h 在餐桌上要你(H)

2022-11-16 10:23:45情感专区
一亿美元的投资说大不大,NHN集团2003年的年营收大约166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1.7亿元),也就一亿多美元。易购总公司的7500万美元是可以拿出来,但资金吃紧是肯定的。好在合作

    一亿美元的投资说大不大,NHN集团2003年的年营收大约166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1.7亿元),也就一亿多美元。易购总公司的7500万美元是可以拿出来,但资金吃紧是肯定的。好在合作的双方都有诚意,没有为这些小事闹矛盾。

    贺正诚想进入泡菜国市场,李海珍也想进入国内互联网市场。

    “我在大陆投资了白度公司,他们有一个必应搜索引擎,至于网络游戏,我在大陆投资了金山软件,寰亚游戏,企鹅,恐怕帮不到你。

    对NHN来说,选择大陆,意味着选择了未来,因为国内的收入水平,大多数国内互联网公司短期内都很难实现盈利,你如果没有亏损三年以上的决心,大陆不是一个好选择;

    选择东瀛就是选择了现在,成熟市场赚钱容易,但NHN在搜索上将面临雅虎和谷歌的竞争,雅虎的本土化做的很好,谷歌的技术实力很强,你要找准NHN的优势……”

    李海珍双眉紧锁,贺正诚的看法简单明了,直接深入问题的核心,让他在大陆和东瀛之间做选择,确实很困难。

    李富贞也参与到了NHN的会议,不过她对互联网了解不多,只是旁听,相比起传统行业的复杂,互联网公司相对要简单很多。她曾问过贺某,为什么不在NHN争取更多权利。

    “当然可以这么做,但是会妨碍NHN的发展,要知道互联网公司最重要的资产是用户,需要有足够优秀的产品,需要根据用户的反馈做出即时的改进。

    如果将时间放在内斗,降低的反应速度,那么竞争对手就会以非常的快的速度赶上甚至超过我们。

    嗯,这些都是理由,但真正的原因……”贺正诚故意不说,然而他的道行显然比不过李富贞

    “一家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它的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各种业务繁杂的让你忙不过来,有时间大规模内斗的互联网企业,说明这家公司的发展已经陷入了停滞,不行了……”

    李富贞愣了愣,没想到是这个答案,也可以理解,公司的高速发展期,不是没有内斗,而是有了内斗也会被即时的镇压下去。发展,只有发展才是硬道理,一个没有发展的企业和没有发展的国家一样,都会陷入某种陷阱,都会有奔溃的风险!

    要说李海珍这人,未必比小马哥差,NHN是白度与企鹅的结合体,Naver搜索在泡菜国有70%的市场份额,可惜受限于泡菜国市场,又不能像硅谷企业一样,开拓国际市场。最后眼看着被白度,企鹅超过……

    作为一个种花家的兔子,贺正诚当然不会因为同情就引导他们在大陆取得成功,反而想要NHN去东瀛打前站,如果能够成功,就可以为将来的易购东瀛公司开拓更多的空间。

    离开NHN,回到新罗酒店,李富贞再次来到他的房价,这一次他们再没有说李颖馨。飙车事件对他的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还好经历过生死之后,看淡了许多,关键时刻没有丢脸。

    “父亲本来想让她给你道歉,被我阻止了,你不会怪我吧?”


 “道歉有什么用,算了,反正以后我会对她敬而远之……”本来贺正诚对这个三星小公主还有写想法,现在是真不想了,他又不是缺女人,要想联姻,肯定优先选择国内的二三代目。

    贺正诚不知道李富贞怎么看上他了,反正不吃亏,和她聊天,也学到了很多,主要是各自不同的思维模式,给了他很大的启发。而且班尼路,衣本色两大快时尚品牌都能进入了新罗酒店,并且租下了超大的店面。

    进入泡菜国市场的还有普利斯林,序曲商店也准备在东瀛和泡菜国成立分公司,寰亚更是早就进入这里,入股了傻帽公司。

    泡菜国文化影视产业的崛起是大势,网络游戏产业的崛起也是大势,贺正诚没办法打压,也没有必要打压,所以顺应这股趋势,发展自己的产业也就成为了一种选择。

    他准备让班尼路和衣本色借助韩流的影响力,逐步确立在亚太地区的竞争优势。

    莫永长对他的想法表示了支持,华语影视因为有寰亚,所以他并不是很担心,泡菜国朝廷对影视文化行业的支持是有目共睹,班尼路与韩娱的合作是双赢,没必要反对。

    “你到底什么意思,想做什么?”贺正诚听莫永长说了好几分钟,还没有弄明白他的意思。

    “……”莫永长稍微有些尴尬,顿了顿,选择了直说:“我决定班尼路集团的名字已经不适合现在的发展了。”

    “改名字,你没说错吧?”

    “这个意见是李家成先生提的,但我觉得很有道理。”

    “……”

    “班尼路品牌和衣本色品牌是两大独立的品牌,地位差不多,但从公司的名字上看不出来,很多人都以为衣本色是班尼路的子品牌。不利于我们的品牌形象塑造……”

    “所以我想将集团的名字做一些调整,彻底释放班尼路和衣本色两个品牌的活力。我的意思其实是将现在的班尼路分成三块,班尼路,衣本色和信息服务中心……”

    听着莫永长的侃侃而谈,知道他花了很多心思,改名字也不是改品牌的名字,而是改母公司的名字,至于将信息服务中心独立,那是从财务角度出发,不要钱的信息服务中心,既不能避税,又没有很高的效率,还不能让两个品牌满意。还不如独立运营后,通过市场进行调节。

    “想好名字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