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肚子被灌满了白液不要好大 秘书调教play高H

2022-11-16 10:12:18情感专区
当林三酒为了制造一个与姜甜、鸭绒单独谈话的机会,让他与其余几个传声筒一起去绊住万伏特等人、没话找话地聊天时,没有一个人觉得这种忽如其来的共同决定有哪里不对头。

    当林三酒为了制造一个与姜甜、鸭绒单独谈话的机会,让他与其余几个传声筒一起去绊住万伏特等人、没话找话地聊天时,没有一个人觉得这种忽如其来的共同决定有哪里不对头。

    “让我们两个成为多出来的人……”鸭绒皱着眉头,琢磨着她的主意,慢慢地说:“而你准备一口气拿到七个信服者,结束副本?”

    林三酒也觉得,这主意让自己显得很可疑。

    “拿到七个普通人信服者,对我而言并没有额外的好处,和四个是一样的。”她慢慢解释道,“但是只要我有七个信服者,剩下的人里不足以产生一个新的获胜者,副本就该结束了。比起两个获胜者的情况来说,变成信服者的人少了一个,没事的人却多了一个。”

    “你又怎么知道,不胜不败的人就会没事?”姜甜挑起眉毛问道。

    林三酒知道,她必须在这一点上尽可能地劝服二人。否则的话,尽管姜甜的Message暴露了,但她的Media却仍是未知的;再加上还有一个心思同样转得很快的鸭绒……

    “我认为,这一类参与者在副本结束时也会被放出去。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每一轮都可能会有多出来剩下的人一直卡在副本内,将会影响工厂的整个流程……而且当前几批人被冲进来的时候,副本里不是人数不够,还得等后来人吗?这也侧面佐证了,多出来的人也不会被留下来参与下一轮。”

    林三酒说着,朝远处几人看了看,心中浮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为了能尽快出去,她接下来的计划,可能要让万伏特、原始人和罗阿卜三人的生命产生质变——海娜毕竟家中还有孙女,她实在不忍心对一位祖母动手——尽管她曾暗暗下过决心,只要一出副本,就决不再干涉信服者的人生。

    这也是另一个她希望能成为唯一一个获胜者、又说不出口的理由:她知道自己绝不会利用身为获胜者的优势,但她很难信任其他获胜者也能抵御得住诱惑。

    毕竟,这可是数个能够为自己所驱使利用的人类……制服他人、驾驭他人,似乎永远是人类摆脱不掉的湿梦。

    “现在能够作为信服者的人选,只有还没发现我已经获胜了的那几人,你们两个已经猜到了我的Message和Media是什么了吧?”林三酒往二人脸上看了看,见她们果然都没有否认,继续说道:“所以你们自然是不可能成为我信服者的了。这也是我找你们二人商量的原因……你们可以作为不胜不败的人,平安无事地出去。”

    她又补充说道:“就像我刚才保证的那样,只让我胜出,还有另一个好处。万一在最坏的情况下,我真的猜错了,那么我也会带着七人重新进入副本,开始新一轮争夺战,将你们带出来。如果在你们二人之中产生了一个新的获胜者,你们真的有把握对方会回头救自己吗?”

    这既是实话,也是挑拨——这是阳谋。

    鸭绒与姜甜互看了一眼,二人脸上都浮出了犹豫之情。


 

    “如果真到了万一的时候……我怎么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们?”姜甜问道。

    林三酒苦笑了一下。

    “我不管说什么,都只是空口无凭,我也不要求你们因我几句话就相信我。我只能告诉你们实话……我之所以会混进工厂里来,是因为我想知道究竟是谁在对繁甲城的普通人动手。普通人的命也一样是命,我不愿意看着你们在这里白白死去……只是这样而已。”

    “在十二界里,会说这种话的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姜甜小声说道。鸭绒看起来好像也有同感。

    林三酒实在找不出更多的话可以说服她们了,只能紧紧绞着双手,等待着她们的答复。她的计划必须要获得二人同意,才有可能继续进行下去——这一点,当她想到管南与文亚的信服者也让渡给了自己时,她就意识到了。

    就算她独自行动,找来了七个信服者,自己依然有可能成为鸭绒和姜甜的目标。

    就算知道姜甜的Message又怎么样?根本不用对方来说服,她就已经抱持着同样的信念了;姜甜只需要找个合适的机会,骗她拿上Media就行了——到时,姜甜与鸭绒之间又会是一场欺骗与厮杀,这个副本恐怕将制造出最大数量的信服者,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毫发无损地脱离它。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的可信度,我觉得好像……可以相信你。”

    林三酒一惊。

    鸭绒不太拿得准似的,犹犹豫豫地对她说:“连骗子都不会说这种话了……说明它反而有可能是你的真心话吧?你又确实伪装成普通人,混进来冒险了……作为一个进化者,你在繁甲城时转身走了也没问题啊。其他进化者不就是这么干的吗?”

    姜甜将胳膊抱在胸前——她比鸭绒要更谨慎狐疑一些,足足思考了近十分钟,才终于慢慢地冲林三酒点了点头,艰难得仿佛被什么力量给压下头的一样。

    取得更多信服者的过程,既简单,也很难。

    简单之处在于,剩下四人暂且还没对她生出警惕,反而因为她是进化者、可信度又激增了,对她多了一种依赖性的信任——何况旁边还有六个人在鼓势帮忙。

    当林三酒看着他们分别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二连三地拿起了她的Media时,却觉得这一幕难得让她只想扭过头去,装作不知道。

    万伏特可能做梦也没料到,他为了转移他人视线随口一说的报纸,真的就是酒店场景中的Media。

    而姜甜恐怕也没想到,酒店场景不属于林三酒的可能性的确是有11/12,但她却刚好踩中了最后的1/12。

    她在酒店中就要求众人搜集可燃烧的材料,从酒店以后过去的场景越多,众人就越放松,就好像持续了多个场景也没出问题的行为,说明它肯定不会再出问题了——但是谁规定了,一定要在自己的主场里将Media递出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