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的很大,你要忍一下原视频 公交H灌满

2022-11-15 09:58:21情感专区
夏郁看了会儿道:“先买几盆吊兰和绿萝吧,其他等住进去了再买。” “行。”周鼎伸手逗了逗旁边笼子里的鹦鹉,“要不我们也养个小动物?

        夏郁看了会儿道:“先买几盆吊兰和绿萝吧,其他等住进去了再买。”

        “行。”周鼎伸手逗了逗旁边笼子里的鹦鹉,“要不我们也养个小动物?你不是挺喜欢猫的。”

        “喜欢是喜欢,可没时间养。”

        “为什么没时间?现在都六月了,马上放暑假,大四又没课,时间不是挺多的?”

        夏郁侧头看向周鼎:“你出去比赛的时候怎么办?动不动就十天半个月的,难道把猫也一起带上?”

        “可以啊。”

        周鼎笑着说,“你可以抱着它一起来看我比赛。”

        夏郁也笑了笑:“说得轻巧。”

        “夏郁?”

        这时,一声甜美的女声忽然在不远处响起。

        夏郁愣了愣,抬眸看了过去:“阮欣?”

        阮欣点点头,走了过来:“是我,你们也来买花啊。”

        她穿了一袭白裙,一只手上提着多肉,另一只手上提着塑料盒,里面是只半个巴掌大的小乌龟。她戴着遮阳帽,未施粉黛,看起来比之前化妆的样子清纯许多,也苍白许多。

        夏郁嗯了声,对周鼎道:“她是沈佑堂的女朋友,阮欣。”

        周鼎点点头,正要说话,就见阮欣摇头道:“不是不是,我已经跟他分手了。”

        夏郁看向她:“你们分手了?”

        他有些惊讶,但回过神又点点头,“分了也好。”

        阮欣一愣,低下头,嗯了声。

        过了会她抬起头,看着夏郁问:“沈佑堂以前是不是喜欢你啊?”

        夏郁顿了顿,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等他开口,阮欣又问:“他跟我在一起,其实是为了刺激你吧?”

        夏郁推了推周鼎的胳膊,小声道:“你先去那边逛逛,我待会就过来。”

        周鼎点点头:“嗯,你自己注意点。”

        “我知道,你去吧。”

        等周鼎走了,夏郁朝旁边的角落偏了偏头:“去旁边说吧。”

        走到墙角的地方,夏郁问:“你们怎么分手的?”

        阮欣不答反问:“你跟周鼎真的在一起了?你们真的都是同性恋?”

        夏郁嗯了声。

        “好吧。”

        阮欣垂下眼,神情看起来有些低落,她说“那天茜茜看到了你和周鼎的照片。”

        夏郁眉头动了动。

        阮欣继续说:“茜茜看到后立刻就打电话给我,说她早就觉得你不对劲,觉得沈佑堂看你的眼神也不对劲,所以之前才一直提醒我注意你和沈佑堂。可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真不觉得他有什么问题,他对我很好,什么都依着我,我老是给他打电话发消息他也不觉得烦,还说喜欢我黏着他。我很开心,就没有在意茜茜的话,而且你们俩几乎没什么接触,我就更没有放在心上。直到茜茜把你和周鼎的照片发给我……”

        说到这,阮欣深吸了口气,缓了缓,她又接着道:“茜茜说你是同性恋,所以用那种眼神看你的沈佑堂肯定也是同性恋,说他肯定喜欢你。她还跟我说沈佑堂在喜欢你的时候却突然接受我的表白,肯定不是因为真的喜欢我,而是想利用我刺激你。”

        阮欣的眼眶泛上了水意,“茜茜说我就是个工具人,说沈佑堂一开始就是在耍我,欺骗我的感情。我实在不相信,因为喜欢一个人的样子怎么能装得出来呢?他对我那么好,每个节日都不会忘记跟我一起过,什么都想着我,经常会给我准备惊喜,他怎么可能是同性恋?怎么可能不喜欢我?”

        夏郁道:“你既然不信为什么还会跟他分手?”

        阮欣咬了下唇:“我提出要看他的手机,他不肯给我看。”

        她眼睫颤动,又回忆起了那天闹剧般的下午,“我那天直接去找他了,他跟我说他不是同性恋,还说他不喜欢你,对你好只是因为你是宿舍里最小的,又是外地来的,性子孤僻没什么朋友,所以才会对你特别关注一点。以前他也是这么说过,我都信了,可我那天就是想看他的手机,不管他说什么,我都想看他的手机,因为我相信茜茜,她最护我,不会无缘无故地要求我跟沈佑堂分手。”

        夏郁笃定道:“他没给你看。”

        阮欣摇摇头:“没有。他说我看他的手机就是不尊重他,不信任他,说我这么做就是否定了他的感情他的心,非要看的话就跟我分手。”

        她说到这很轻地笑了下,“所以我们就分手了。”

        夏郁看着阮欣,没有吭声。

        “要是心里没鬼,看一下又能怎么样?我以前从来不看他手机的,可这次我都说明原因了,他还是宁可跟我分手都不给我看,那也只有分手了。”

        说着,阮欣深呼吸了一下气,扯起嘴角冲夏郁笑了笑,“我到现在还没有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茜茜说他是同性恋,说他不喜欢我,他又说他不是同性恋,说他喜欢我,夹在他们中间我真的很纠结,所以这次看到你,就没忍住过来找你了,不过你说那句‘分了也好’的时候,我就也差不多知道答案了。”

        夏郁看着阮欣的眼睛,抿了抿唇轻声道:“别喜欢他了。好的男生那么多,你肯定会碰到更好的。”


 

        “谢谢祝福,不过我这两年都不打算找了。”

        阮欣低下头,甜美的嗓音有些更咽,“太伤了,真的太伤了。我追了他两年半,又跟他在一起快半年,加起来整整三年,整整三年啊,没想到竟然全部搭在了一个同性恋的头上。”她说着笑了起来,可头却更低了。

        夏郁从口袋里摸出纸巾递过去,阮欣没接,抬起手背抹掉了眼泪。

        她吸了吸鼻子,眼眶红红地看着夏郁:“你以后可别骗女孩子。”

        夏郁看着她道:“不会。”

        “那就好。”

        阮欣笑了笑,“谢谢你听我说这么多,没耽误你什么吧?”

        夏郁摇摇头:“没。”

        “好,那我先走了,茜茜还在奶茶店等我,她嫌这边有味道就没过来。”

        阮欣抬脚离开,但走了两步又回过头,“对了,之前在酒吧的事情你别介意,茜茜说你那天一进门沈佑堂就对你特别殷勤,又要给你拿口罩又帮你跟大家解释,比对女生都贴心,所以才会故意靠过去跟你聊天,结果你不但不高兴还有点躲着她,她就更觉得不对劲,所以后来才有点针对你。”

        夏郁道:“没事,我都已经忘了。”

        “好,那再见了。”说完阮欣冲夏郁点点头,转身向花鸟市场外走去。

        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夏郁站在原地,觉得胸口有点闷。

        周鼎一直在远处看着,见人走了就又回到了夏郁身旁。

        夏郁看着阮欣的背影说:“我在想,我对沈佑堂是不是太温柔了。”

        周鼎:“嗯?”

        “上次照片那个事情就很轻易就放过了他,没多计较,而且现在除了我,好像也没有其他人知道他是同性恋。”

        看着女生纤瘦的背影在转角处消失,夏郁又道,“可我听她刚才的描述,沈佑堂好像又是真的喜欢她。她说沈佑堂对她特别好,随叫随到,特别黏糊,还经常给她准备惊喜。难道沈佑堂是个双性恋?”

        周鼎道:“就算是双性恋也不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他人品就有很大问题。”

        “那怎么办?我也没有证据证明他喜欢同性。”

        夏郁微拧起眉,“看他这样,他以后肯定还会找女孩子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