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现在就想要你 宝贝,你的奶好大

2022-11-14 10:41:16情感专区
“禀大人,其实民女去正合适,毕竟袁小姐的伤是在屁股上,同为女儿家,有我查验,总比让姚大夫查验的好。” 听她直言屁股,不懂个避讳。县太爷更加证实了心里

        “禀大人,其实民女去正合适,毕竟袁小姐的伤是在屁股上,同为女儿家,有我查验,总比让姚大夫查验的好。”

        听她直言屁股,不懂个避讳。县太爷更加证实了心里的想法--这宋举人的妹妹确实不是个聪明的。

        不过,她说的也没错,由她查验总比让姚大夫查验的好。

        “袁成,你以为呢?”

        袁成低着头,阴沉沉的咬牙,“可以,但我有个条件,就是她进了袁府以后我们要搜身,谁知道她会藏什么东西在身上,栽赃陷害我们?”

        “不行。”

        “可以。”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前一道是顾老爷的,后一道是宋宛月的。

        让袁府的人搜身,还不知道会对宋姑娘做出什么事来。

        宋宛月却不以为意,她既然答应,自然会有办法应付。

        听到宋宛月的话,顾义在门口站不住了,跨过门槛进来,“我也要跟着一起去。”

        县太爷黑了脸,顾家这是把县衙当成集市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重重一拍惊堂木,“退出去!”

        姚大夫急忙一只脚也跨进来把顾义拉了出去。

        看在刚才的那一万两银票的份上,县太爷没跟顾义计较。

        “本官允了,宋宛月一起跟着去。”

        ……

        几名衙差带着姚大夫和宋宛月来到袁府门前。

        袁府管家带着十几名身穿孝衣,腰系孝带的小厮面带怒意地站在门口。

        “顾家欺人太甚,害死了我们小姐还不够,还一次次打扰她的安宁,今日你们要想进府,就从我的身上踏过去。”

        “退下!”

        “老爷……”

        “怎么,我说的话不管用了!”

        管家这才让开,袁成当先走进府内,袁桐紧随其后,姚大夫和宋宛月跟上,几名衙差走在最后。

        顾义坐在马车内,不安地看着门口。

        “少爷……”

        小四也没下马车,坐在前车板上,回身请示。

        他可以从寻个机会从袁家墙头翻进去,远远地保护宋姑娘。

        顾义摇头。

        刚才出了衙门以后,宋宛月给他了一个稍安勿动的眼神,再说现在是白日,小四翻墙进去必定会被袁府的人发现,到时又惹来麻烦。

        “你去酒楼,让魏掌柜的……”

        小四跳下马车快步离去。

        袁府内。

        袁成让人喊了一名膀大腰圆的婆子带宋宛月去搜身。

        宋宛月朝着刚才给了银子的衙役伸手,“差爷,麻烦把您的腰刀借我用用。”

        袁成黑了脸。他之所以喊了这么一个婆子,就是想要给宋宛月一个好看,宋宛月却识破了他的想法。

        看衙差果真把腰刀抽出来借给她,声音沉沉的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要防卫啊,若是有人想趁着搜身的时机对我做些什么,我当然不能客气。”

        这话就差直白的说,袁府的人想要害他了。

        袁桐气得七窍生烟,上前一步,“臭丫……”


 

        宋宛月手中的腰刀抵到他胸膛上,“袁少爷慎言,我这人被家里人宠坏了,脾气不好,要真的生了气,可是不管不顾,谁都敢砍的”

        “你敢!”

        宋宛月幽幽一笑,“袁少爷想试试吗?”

        “桐儿!”

        袁成阻止,他看的出来,宋宛月真是个敢动手的主。

        众目睽睽之下,袁桐欺负她在先,她要真的动了手,就是到了县太爷面前他们也讨不了好。

        袁桐愤然的退后了一步,狠狠盯着她,眼睛几乎冒出火来。

        宋宛月不以为意,拖着腰刀转身,“带路。”

        婆子匆匆看了袁成一眼,低下头在前面带路。

        宋宛月拖着腰刀跟在后面,刀刃在地面几乎划出火花。

        借给腰刀的衙差差点没心疼死----果然不能沾人便宜,他这腰刀可是值些银子的。

        姚大夫借着捋胡子的姿势挡住了上翘的嘴角。

        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婆子便领着宋宛月回来了,朝着袁成躬身,“老爷,什么也没搜到。”

        袁成摆手,婆子退下去。

        宋宛月把腰刀还给衙差,跟着姚大夫还有几个衙差往灵棚走。

        灵棚内外一片哭声。

        “都别哭了!”

        所有的哭声戛然而止。

        袁成站在灵堂外,示意姚大夫和宋宛月可以进去了。

        姚大夫背着医箱,宋宛月跟在他身侧进入灵棚,几名衙役留在外面。

        到了棺材边,姚大夫刚把药箱放下,正准备拿出银针查验,袁夫人由丫鬟搀扶着跌跌撞撞的过来,“住手,你们住手,不许动我的敏儿!”

        “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