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公主被调教到高潮喷水小说 老板强脱我小内内

2022-11-14 10:40:24情感专区
“自然不能让敏儿白死。” 章老爷看向袁老爷,“我倒是有个主意,咱们坐下来慢慢说。” 袁老爷被袁敏的死乍然刺激到了,一心只想着让

        “自然不能让敏儿白死。”

        章老爷看向袁老爷,“我倒是有个主意,咱们坐下来慢慢说。”

        袁老爷被袁敏的死乍然刺激到了,一心只想着让顾钱偿命。现在听章老爷这么一说,失控的情绪缓过来了一些,领他去了主院的花厅,落座后道,“章兄有什么替敏儿报仇的方法?”

        “敏儿死了,我也是悲痛万分。我一心为袁兄琢磨替敏儿报仇的方法。诚如我刚才所说,就算有了仵作的勘验,顾钱也不会背太大的罪,稍微使点银钱就会没事了。顾家家大业大,倾我们两家之财力也不见得是他的对手,所以,无论明处暗处,我们都不可能是顾家的对手。”

        “因此,我替袁兄想了一个办法,不如,就让顾家赔钱,他当初不是一个玉镯敢要一百万,咱敏儿的命自然要比玉镯值钱,咱们要二百万!”

        袁桐不同意,“我妹妹的命岂能是用钱能买来的?”

        “贤侄先不要激动,要银子只是前奏,你们想想,顾家再有钱,如果一下拿出二百万两,差不多也掏空了家底,到时候顾家会一蹶不振,逐渐败落下去,之后,我们再联手对付他,岂不是易如反掌?”

        “退一万步说,顾家没有因此落败,可顾钱那个老家伙心里一定不舒服,说不定还会抑郁成疾,一命呜呼。若只剩下了那个傻小子,也许不用我们出手,他就能把家业败光。想想他跪在我们面前乞讨求饶的画面,岂不是更痛快?”

        花厅内陷入沉寂,袁家父子眼前仿佛真的出现了那种场景,尤其是袁老爷,想着那日在顾家被顾义连连逼问,却还要陪着笑脸的情景,咬牙,“章兄说的对,就按你说的办。”

        ……

        袁家父子和仵作一起回了县衙。

        县太爷重新升堂,顾钱和刚才一样跪在大堂上。

        衙役已经回来禀了县太爷,他没能领着姚大夫进去。

        是以,县太爷刚坐下,便重重的拍了下惊堂木,“袁成,你家的大门可是金贵啊,连我这派去的人都进不去。”

        袁老爷已经听管家说了刚才的事,一个头磕在地上,“小女骤然离世,府中上下都很悲痛,尤其是管家从小看着小女长大,才悲痛之下拦了人,还请大人饶过他。”

        县太爷也没想真的发难。

        “看在你刚丧女的份上,本官不与他计较,如果再有下次,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多谢大人。”

        “仵作,勘验结果如何?”

        仵作摸了摸袖带里的银票。

        “禀老爷,袁小姐确实是因为伤势过重去的。”


 

        县太爷再次拍下惊堂木,“顾钱,你有何话可说?”

        “草民无话可说,任凭大人发落。”

        “好,既如此,我便……”

        “大人且慢!”

        袁老爷出声阻止。

        县太爷惊讶的看向他,毕竟他刚才来的时候,恨不得当场就想要顾钱偿命,如今仵作证实袁敏死于伤势过重,完全是顾家的责任。

        这要判顾钱有罪,他怎么又开口阻止?

        “大人……”

        袁老爷往前膝行了一步,“对于敏儿被打一事我也有责任,毕竟当初是我答应的,也是我带着顾家的小厮进的府。所以,不能全怪到顾家身上,而且,敏儿已经去了,就算是治了顾家人的罪他也回不来了,所以,我想私了。”

        “私了?”

        县太爷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当着自己的面说私了的,很是惊讶。

        “是。”

        “不过我说的这私了并非素日里人们说的私了,我想让大人作证。”

        那岂不是有钱可拿?

        县太爷来了兴趣。

        “说说你的条件。”

        “我条件有三:一,顾家赔偿二百万两白银……”

        县太爷都没能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瞬间看向顾钱。见他神色平静,丝毫没有被这二百万两吓倒,脑中不由的猜测,顾家到底是多有钱?

        “二,顾家那两个行刑的小厮交由我处置。”

        “三,让宋宛月和顾义给我女儿披麻戴孝。”

        “谁?”

        县太爷没听清。

        “顾义的未婚妻--宋宛月,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宋宛月是谁?”

        领着宋宛月几人去袁顾的衙差出列,“禀老爷,是宋举人的妹妹。”

        县太爷再次倒抽了一口凉气。

        宋思刚中举,风头正盛,就连他这县太爷都要礼让三分。

        此时间,让他妹妹给袁敏披麻戴孝?袁成可真是敢想。

        袁老爷也是吃惊不小,这几日他倒是听说了宋思中了举人,却没想到宋宛月会是他妹妹,可既然话已经说出,断然没有收回的道理,咬牙,“王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别说是宋举人的妹妹。”

        顾老爷面上浮上嘲讽,“敢问袁老爷,宋家小姑娘犯了何罪?是不应该去当玉镯?还是在看到玉镯被调换了以后默不作声?还是任由你当铺里的伙计对他们欺辱?”

        “事情起因,本就是你做生意心思不正,用一个价值几两的手镯调换我顾家的祖传手镯,你想讹诈我一些银子也就算了,竟然还妄想欺辱我儿子和儿媳妇,你不觉得你的梦做得太美了吗?”

 县太爷差点震惊的站起来,眼睛睁的的老大,宋举人的妹妹是顾钱家未来的儿媳妇?

        袁成没想到顾老爷一出手就将事情扭转了局面,正欲跟他力争。

        “慢、慢着!”

        县太爷出声,“你们两个谁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老爷给他说了事情的始末,也提及了宋宛月,但没有说是宋举人的妹妹,更没有告诉,她是顾家的未来儿媳妇。

        “犬子今日和宋姑娘定亲了,她是我们顾家名正言顺的未来的儿媳妇。”

        县太爷这次在心里倒抽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