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好烫我要尿你在里面bl 又色又爽又黄的美女裸体

2022-11-14 10:39:56情感专区
袁夫人哭的昏了过去,袁桐背着她出来,袁老爷跟在后面,一眼看到了宋宛月,眼里的恨意翻江倒海般涌出来,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你们给我等着!” 顾义想要说什么

        袁夫人哭的昏了过去,袁桐背着她出来,袁老爷跟在后面,一眼看到了宋宛月,眼里的恨意翻江倒海般涌出来,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你们给我等着!”

        顾义想要说什么,被宋宛月拦下,等他们走了以后,围观的人群也散去。

        县衙里面也没了顾老爷的身影。

        顾老爷被县太爷请去了后衙,命人上了茶给他压惊,细细的询问怎么回事。

        顾老爷毫无隐瞒的说了,一个字也没多说。

        县太爷语重心长,“老顾啊,这件事可有些难办,如果真的验出了那袁家小姐因为别的原因死的还行,如果验不出……”

        “所以,我想恳求大人,能不能让我家里的大夫一块跟着去验尸?”

        “这不符合规矩。”

        顾老爷下意识的去袖带里摸银票,没摸着。这才想起自己今日是从宋家来的,没有来得及回去拿银票,而县太爷又是个贪财的,没有银票自然不能让他松口。

        县太爷端了茶盏装作喝茶,眼角余光却瞄着他的动作,见他手伸进袖子里去,正要高兴的喝口茶,却见他又空空如也的收回来,顿时不高兴了,茶叶不喝了,把茶盏放回去,打起了官腔,“规矩就是规矩,我是清平县的父母官,自然是不能破坏了。”

        “顾某明白,只是今日顾某来的匆忙,没有……”

        话没说完,被门口的衙役打断,“大人,顾公子来了!”

        县太爷看了顾老爷一眼,顾老爷当即起身,“大人,还请允许我去见见小儿。”

        “去吧,别出前衙。”

        顾老爷出来见到三人,当即让姚大夫去酒楼拿一万两银票,又把顾义和宋宛月领到僻静处,“一会儿银票拿回来,我便请求大人让老姚跟着去。你们两人呢,去酒楼等消息,尤其是义儿,没事别过来,你放心,爹不会有事的。”

        “我跟着一起去。”宋宛月道。

        “不行!”

        “不行!”

        顾义和顾老爷同时反对,如今袁家人正在气头上,可能会把这笔账算在宋宛月头上,如果她跟着去了,出个什么意外,他们后悔都来不及。

        姚大夫很快拿了银票过来,交给了顾老爷。

        顾老爷返身回了后衙,把银票塞给县太爷,“除了小儿以外,家里的大夫也跟着来了,还请大人行个方便,让他跟着去袁家一趟。”

        县太爷张装模作样的为难。

        顾老爷又说了许多的好话,县太爷才“勉强”答应,“好吧,就让衙役带他过去一趟。”

        顾老爷谢了又谢。

        县太爷唤了一名衙役进来,吩咐他带着人过去。

        衙役带着人刚走出县衙,宋宛月跟他套近乎,“我看这位官爷面熟,是不是前几日去过宋家报喜。”

        提起宋家,衙役很高兴,毕竟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给过十两银子的报喜钱。

        “是啊,不过你怎么知道?”

        “我叫宋宛月,宋思是我大哥,“还请衙差大哥行个方便,也带我们去袁家。”


 

        “这……”

        宋宛月塞了一块碎银子给他。

        衙役顺手滑进袖子里,估摸着有三四两,高兴了,“行吧,不过你们到了那里不许多事,不能给我添麻烦。”

        “那是自然,我们只是去看看。”

        ……

        袁家门前挂起了白幡,却没有哭声传出来。

        从县衙跟来看热闹的人围在袁家门前,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

        衙役领着宋宛月三人走到门口,还没说明来意,袁家管家已经认出了宋宛月,当即怒目,“你来做什么?我们袁家不欢迎你。”

        “大胆,我是奉了县太爷之命带他们过来的!”

        “官爷,您是不知道,我们小姐之所以没了命,都是因为他们。今日我绝不会让他们进府,就算是大人问罪我也绝不让他们进。”

        衙役咣当抽出腰间大刀,“闪开!”

        管家不仅没有后退,反而还往前了一步,身体直接抵在大刀上,“官爷要是非要带他们进去,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你!……”

        一辆马车飞奔着过来,围观的众人纷纷闪避,马车在府门前停下,章老爷从马车上下来,急匆匆的往府里走。

        管家急忙迎上去。

        “章老爷,您怎么来了?”

        袁敏辈分小,又是未出阁的姑娘,按习俗章老爷不应该过来。

        “我听说仵作来验尸了?”

        管家更咽着点头。

        “你们老爷糊涂啊,快,带我去!”

        管家急忙带他往里走,眼角余光看到了宋宛月两人,脚步似乎是微微顿了一下。

        看着他急切的脚步,宋宛月眯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