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怪兽塞一天的感受作文 她的小手握住了他的灼热

2022-11-14 10:26:22情感专区
随着手里的力道全部使出来,那女人死透了。 此时的房间里,血腥味极浓,根本就进不得人,雪白的墙壁已经被染红了,两具尸体倒下旁边,死不瞑目。 看上去,就仿佛电

        随着手里的力道全部使出来,那女人死透了。

        此时的房间里,血腥味极浓,根本就进不得人,雪白的墙壁已经被染红了,两具尸体倒下旁边,死不瞑目。

        看上去,就仿佛电影里头的惊悚电影一样。

        阮清一个人拖着沉重的身躯,她跑过去开窗户透气,每走一步,地上就一个红脚印,蓝白的病号服下裤已经染红了。

        肚子剧烈痛了起来,心就像是被上千只蚂蚁在撕咬一样,一下又一下刺痛    ,她伸手挡了挡刺眼的阳光,看见的是一手血。

        她手里有不少人命,但是却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红过,她看得出神,双手朝窗户扑腾过去。

        绿化草地上一片红……

        数年后,一个白发苍苍的男人拄着拐杖,买了墓碑上女人最喜欢的花,眼神里是藏不住的爱意,男人双眼雾蒙蒙,艰难挪着脚步,靠在墓碑上说起了从前那些事。

        天空突然飘起了大雨,不只是墓碑上那女人原谅他了还是驱赶他,故意下的雨。

        这场雨下的很稀奇,下了足足又半个月,后面很长一段时间,正逢清明节,给亲人挂亲的人意外发现了墓碑旁边那具佝偻的尸体。

        全剧终。

        将军府……

        正值花样年华的少女把书本合上,哭得泣不成声,“阿娘,为什么结局这么惨。”

        雍容华贵的美妇人,接过婢女手里的手绢擦掉女孩儿脸上的泪珠子,看着落山的红霞,叹息道:“阿阮现在还小,以后就懂了。”

        女孩儿靠在母亲的身上,把眼泪擦干,眼睛笑成月牙,碎碎道:“阿娘,我也想去你们那个世界?”

        美妇人闻言轻笑一声,刮了一下少女的鼻尖,“你啊,还是不要想了,在我们那个世界,王子犯法是与庶民同罪。”

        “你若真是去了,阿娘也救不了你。”

        “不嘛,阿娘,阿阮也想像阿娘书里的阮清一样厉害,好不好嘛。”

        美妇人愣了一下,推开女孩儿,“不可以,书里始终是书里的故事,不可与现实混为一谈,你要是这样,等你阿爹行军归来,该是要生气了。”

        “那好吧,阿娘,为什么书里的女孩子叫阮清,那不是和阿阮的名字撞了吗?”

        这倒是没有想到,那美妇人抿了抿朱唇,好一会儿才道:“顺口,怪阿娘。”

        “阿娘,阿阮一点儿也不怪阿娘,因为阿阮最爱阿娘了。”


 

        美妇人脸一红,随后笑开颜,“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知羞。”

        指尖轻轻点儿一下,一点儿也不痛。

        女孩子笑得更加灿烂了,“阿娘,阿阮爱老虎油。”

        美妇人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搂紧了女儿身躯,纠正道:“不是爱老虎油,是i        love    you。”

        门口婆子喊了一声,“夫人,门口有位小公子说是认识小姐,让我知会一声。”

        美妇人看着女儿问,“小公子?我怎么不知道你认识了哪家小公子?”

        女孩儿梳着两个发髻,可爱眨巴着眼睛,“阿娘,阿阮不知道?”

        “罢了,女大不留娘,你出去看看吧。”

        “玄秋,你且跟着去瞧瞧。”

        “是,夫人。”

        那婆子恭恭敬敬应下。

        将军府的门口有一颗桃花树    ,阿阮推开大门,就看到一个墨发束冠,模样俊俏的小公子拾了一支桃花,稚嫩伸出手。

        “阿阮,送你的。”

        阿阮不似寻常深闺的大小姐,笑不露齿,行为举止端庄大方,她愣了两秒,就捂着嘴笑了,走过去。

        “你是何人?”

        “你怎知我唤阿阮,又怎知我喜桃花。”

        “莫非你是爹爹派来的人?”

        “还是那家小公子欢喜有意于我,想上门提亲的。”

        那小公子眼神纯净,唇角含蓄的笑,“都不是,我也不知道,只是师傅让我下山,找将军府里一个叫阿阮的姑娘。”

        “你师傅是何人?”

        那小公子抿唇有些不齿道:“我也不知,只知我师傅是一写书的女先生,听师叔说好像是唤夜璃,其余的我就不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