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和同学第一次啪啪好爽 爆粗口到高潮的h文

2022-11-14 10:17:22情感专区
盛引之敏锐地察觉到了眼前女人的不自在,终究决定不再是等待,直接将女人再次拉进了一些,双手很快移到了女人的脑袋之后,而两人此时已经是唇瓣相接,似乎是得到了发泄口一般,两个

    盛引之敏锐地察觉到了眼前女人的不自在,终究决定不再是等待,直接将女人再次拉进了一些,双手很快移到了女人的脑袋之后,而两人此时已经是唇瓣相接,似乎是得到了发泄口一般,两个人站在那里,像是要融为一体,互相抵着对方,权温书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发地无力,全部都是依靠着盛引之才能够勉强地维持着站立,之后,而从口腔之中传来的酥麻感,更是让她难以恢复理智,只能够顺应着盛引之的动作,不断地被动承受着。

    两人的呼吸越发地急促,周边的空气似乎都要被两人消耗殆尽。

    终于,就在权温书感觉到自己要窒息的节点,盛引之松开了她,男人的手依旧搂在她的背后,灼烫的掌心让她的身体都不由得震颤,两个人都不断地急促呼吸着。

    权温书面色红润,眼中满是晶莹,看向盛引之的时候,眼角的红晕让她更显魅惑。

    盛引之心中一紧,放在权温书身后的手再次一搂,将其带进怀中,与之再次缠绵。

    这一顿晚餐注定吃得不是和顺畅。

    等到两个人坐上餐桌的时候,窗外已经被夜幕笼罩,各色的灯光在远处亮起。

    这一次,权温书特意坐了个和盛引之远远的位置,吃饭的时候,故意不去朝他看,直至现在,她都感觉自己的嘴唇一圈酥麻不已,在镜子前看过,还泛着红,真是不知道用了多大的气力,接个吻都能够让人嘴唇发痛。

    盛引之显然也是没有料到自己会没有控制住,看着女人坐在远处的模样,终究还是心软。

    不过当时的情况,自己能够控制住只是纯粹的接吻,就已经很不错了,那种将欲-望控制了这么多日,还被女人撩拨的心态,真的是已经是竭力克制下的结果。

    不过最终还是自己的原因,不该那般的用力,只能够怪当时的权温书过于诱人,自己又定力不足。

    过去的他根本不敢想象,自己动了爱情会是什么模样,如今他终于知晓,不是折磨,更不是慌乱,而是一种幸福,一种克制,一种陪伴。

    现在自己和权温书这样安安静静地坐在餐桌前吃饭,岁月静好,这样的时光,都已经让他感受到了幸福和一种想要将时间永远留存在此刻的想法。

    只是,若是权温书能够和自己的距离靠得更近,自己会更为开心。

    端着碗,盛引之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直接将屁股抬起,快速挪动到了权温书的身边,随即便在她的身边坐下,“温书,怎么样,菜味道还不错吧?”

    权温书原本是有些气恼,气恼着男人这样不懂得珍惜爱护自己,但是在看到男人如同小奶狗一般的眼神时,终究还是没有能够忍下心。

    夹了最近的一道菜放在碗中,“还行吧!”

    “至少不难吃!”

    权温书抬眉,并没有看向盛引之,语气淡淡。


 

    对于盛引之来说,能够得到权温书这样的评价已经很不错了。

    压住嘴角的弧度,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随即也和权温书一般,夹了同一道菜,然后送进嘴里,缓缓咀嚼,等到彻底咽下,才继续出声,“你要是不喜欢,我再去做点别的吧,这些先不吃了!”

    语气带着极致的可怜,那种委屈似乎都要会实质,狠狠地超着权温书涌来。

    余光注意到男人的身影就要站起,连忙放下碗筷,直接伸手将他的手臂握住,然后抬眼,“不用……了!”

    话在嘴边,已经说出去了,但是此刻的权温书只想自己刚刚狠狠心,不去理会。

    自己望过去的时候,男人分明是没有想要站起的冲动,只是在伸出筷子准备夹菜,而自己则是误以为男人的行为,出手抓住。

    尤其是盛引之看向自己的眼神,那种带着促狭得逞后的笑意,让权温书感觉,自己欺骗过后的怒火有隐隐冒出的痕迹。

    “温书?”

    显然,盛引之也是察觉到了权温书的心思,连忙变换了神情,再次委屈,“我实在是高兴!”

    “你不嫌弃我,我真的很开心!”

    盛引之的话的确发自内心,他一直以来都是以情感淡漠为基础,从小便是如此,只有在面对着自己的母亲时,才会有其余的表情,那个时候的他,从未想过,会娶妻,用那种过去自己并不想触碰的爱情来伤害自己,毕竟当初的母亲和父亲便是如此,但是当他自己真正地体会过后,才发现,这是一种甘之如饴,一种情不自禁。

    不论过去的自己是多么的冷漠,在权温书的面前,也终归是变得没有了锋芒,只会用温暖和爱意去包裹着她。

    “行了,先吃饭吧!”

    权温书不想再听男人多说话,总感觉每一句都是别有深意,她不愿意去动脑子猜测,好不容易吃个饭休息,可不能够再让自己累着了。

    好在盛引之后续也不再多言,两个人平静地吃完了晚餐,盛引之主动地收拾好残余,而权温书则是蹲在电视前是寻找着看哪一部电影。

    这里收藏的尽数是市面上现存少有的光碟,也不知道盛引之怎么养成了这种收藏的习惯,平视也不见着他多喜爱看电影。

    随意挑选了一部,放进了放映设备,便坐在了沙发上等待着盛引之的到来。

    感受着唇瓣上依旧残留的些许的痛感,并不明显,但是只是这一丝丝的触感便能够轻易地让自己回味到之前的疯狂。

    自己竟然会和盛引之站在那里不断地长吻那么久,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