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干了赵露思 男生和女生一起怎么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2022-11-14 10:16:22情感专区
那神情,仿佛孩子是真的受了不少委屈一般。 好不容易送走了慕晚瑜,盛引之和权温书相互对视一笑,眸中带着些许的无奈,这就是长辈们无尽的爱。 “好了,现在该看的也

    那神情,仿佛孩子是真的受了不少委屈一般。

    好不容易送走了慕晚瑜,盛引之和权温书相互对视一笑,眸中带着些许的无奈,这就是长辈们无尽的爱。

    “好了,现在该看的也看过了,就咱们两个人,是不是该好好地休息了?”

    “休息?”

    权温书看着窗外的白光大亮,眼中闪过一抹不解,“现在还早,不急!”

    “是不急,只是这些日子你不在身边,我总感觉身体都快要虚脱了,一点都不得劲!”

    “好不容易回来了,还只能够拥着你!”

    盛引之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委屈,同时视线紧盯着权温书,却不像男人的声音所表现出来的那般的可怜,反而带着一股炙热,不断地从那方席卷而来,纷纷包裹在权温书的周身,让她逼逼无可避。

    “我看你是真累着了,再去睡一觉吧!”

    权温书可不会这么容易让他如愿,直接错开了身子,行走到了桌前,将一旁的水壶端起,哗啦啦地倒满一杯温水,看着水杯中的热雾蒸腾,视线变得迷离,语气终究还是变得柔和,“真的,去休息一下,瞧瞧你这黑眼圈,也不知道熬了多久,我晚上再陪你!”

    盛引之原本还有些颓靡的神情立马变得张扬,猛地抬起头,欢喜地盯着权温书,似乎生怕女人会出尔反尔,“真的?”

    “真的,真的,我怎么会骗你!”

    权温书忍着笑,故作严肃地点头,“赶紧去休息!”

    “是!”

    盛引之得了结果,终于是放下心来,心情欢喜,同时就感受到一直压在身上的疲惫席卷而来,原本今天早上该睡个好觉,但是自从二人昨晚回来的消息传出去后,不少人前来看望,扰了休息,如今终于是能够安心休息了。

    躺在床上,盛引之顺从着身体的疲倦闭上了眼,不一会儿,便沉沉地睡去。

    权温书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将杯中的茶水喝完后,便站起身来,脚步轻移,缓缓地推开了卧室门,看着床上那凸起的身影,柔和了视线。

    缓步上前,微微弯下腰,看着男人蜷缩在被中,脸颊甚至还被压迫地有些变形,眼中的笑意更甚。

    她少有的见盛引之这般温顺的模样,即便是醒着面对着自己,还是会伪装,伪装成开心,伪装成精神抖擞,是有现在,盛引之才是完全地放下了所有的心理,将最真实的一面展露。

    还真别说,这样看着,是有几分可爱的模样。

    脑中想着刚刚男人在客厅中,对着自己撒娇,想要一同休息的场景,就忍不住地轻笑,看着男人熟睡的模样,又不得不连忙伸手握拳,抵在自己的唇边,将声音压在体内。

    连忙抬起身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那股想要笑的心思按捺住后,这才将视线落在床上的男人身上。


 

    最终还是伸出手,将遮掩住了他半张脸的被子往下拉扯了一些,看着他真的熟睡了过去,这才真正地转身离开。

    卧室之中,窗户只开了小小的一扇,还被薄纱般的白色窗帘遮掩,外面的阳光只能够隐隐地透过些许的微弱光线,映照在地板之上,一室静谧,倒也是温馨。

    权温书并没有外出,来到了书房,原本在被马为坤掳走之后,便决定了将手中的那些事情都分批交由手下的专人管理,这次回来之后,也只是听盛引之简单地提起,说他已经着手改变。

    现在她准备去具体地了解一下,关于此次的变革,到底如何。

    当打开电脑,看着上面的工作邮件,她只觉得,盛引之是不是章长了好几个脑子,当时正忙着找自己,恐怕也没有多少的精力照顾到公司,但是不想,这里的所有都是按照条理,很是清晰地分开着,上面是各个项目工作组长发来的邮件,有序且规范,显然比自己一个人管理的时候要好得多。

    眼中不禁流露出了更多的笑意,同时也参杂着些许的心疼,难怪会这么累,原来不仅是找寻自己,还想着在自己回来之前,将公司的事情也能够处理好。

    就在她感慨的时候,一旁的手机震动起来。

    权温书看着上面显示的名字,眼中闪过一抹诧异,手指滑动,接听了电话。

    “小林?是出什么事了吗?”

    将电脑关上,靠在椅背之上,神情带着些许的担忧。

    “没有,就是想问一下,你打给我的报酬好像多了很多。”

    那边的女声带着些许的忐忑。

    “你说这个啊,没有,那是你应得的!”

    权温书知道,盛引之找上她是为了什么,也同样知道,因为自己的这件事,让女人受了惊,应有的报酬之上再加了一倍有余,不过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显然有些不相信,轻笑了一下,继续解释,“其实这件事该我感谢你。”

    “我知道盛引之找到你是因为马为坤的要求,当然这件事被你接上,也是一种缘分,但是让我觉得抱歉的是,让你受到了惊吓!”

    “毕竟那个男人是不能够用常理来推测,要不是因为你跟着盛引之一起来,他还不知道要想出什么样的招数来对付我们。”

    “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甚至于剩余的钱,就当做我们的一点心意,或者说,你要是觉得不少意思接受,就当做给你的精神补偿费,怎么样?这很合理吧!”

    “权小姐,这也太多了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