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他的手指撩拨她的腿间湿润 隔着肚兜揉虐娇乳

2022-11-14 10:14:31情感专区
听着耳上带着的耳机内传出的声音,马为坤将手握拳,抵在了唇边轻笑了一下。 很快,南将便从船舱内走了出来,同时身后跟着的,还有那位被盛引之带到船上来的女人。 此时的她

    听着耳上带着的耳机内传出的声音,马为坤将手握拳,抵在了唇边轻笑了一下。

    很快,南将便从船舱内走了出来,同时身后跟着的,还有那位被盛引之带到船上来的女人。

    此时的她身上并没有披着盛引之的外套,而是挽在手臂之上,不过一眼,便被高处的权温书注意到,猜到了那是盛引之的衣服,视线不由地变得有些发紧。

    心中更是疑惑在来到这里之后,盛引之与他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既然是你带来的,就别留在这里了!”

    南将说着,便大步上前,将原本还在手指间把玩着的银色手木仓的是马为坤轻撞了下,又在男人不解的眼神中,将手木仓抢过。

    那个女人僵硬地站在一旁,在听到了南将的话语之后,心中是有些许的欢喜,但是在抬眼的瞬间,便看到了盛引之和一个女人紧牵着的手,突然想起来,这个男人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人,心中的那股了狂喜终究是淡了些许。

    不过这一抹失望也没有让她失去理智,很快便从马为坤和南将身前路过,大步走到了盛引之的身边,“盛先生……”

    声音很小,带着些许的恐慌之中的颤抖嘶哑,能够轻易让人心生爱怜。

    盛引之并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对着权温书温和地解释,“这位是马为坤提出的要求,回去了再说,你先上去,我担心恐怕有变!”

    权温书当然是相信自己的丈夫,不过心中说不介意那肯定是假的,在这种场合,她还是能够分清主次,点了点头,便将手从盛引之的掌心中抽离,直接拉开了直升机的舱门,坐了进去。

    这时,盛引之才算是正眼看向那个手中还带着自己外套的女人,“你也进去。”

    “谢谢盛先生。”

    这个时候的她怎么还会不明白,眼前的这一对人才是真正的天生一对,自己的心中竟然还会有这么不切实际的幻想,真是可笑。

    动作麻利地进到了机舱内,和权温书相对而坐。

    她低垂着头,只能够看到权温书下-身穿着的宽松衣裤,即便是这般休闲的状态,也比自己现在这样浓妆艳抹,盛装出席的女人多了更多的气质。

    “小姐,对不起,我是今天跟着盛先生前来这里的。”

    “我和他之间并没有什么。这件衣服也是在当时赌桌上,盛先生看着我有些冷好心借给我的!”

    终究,她还是出声解释,对于这段还没有开始的情感便毫不犹豫地画上了句号。

    身为在酒馆中做了这么多年事的人,怎么会不懂得察言观色。

    她在盛引之身上根本得不到任何的东西,当然,除了这次的酬劳。


 

    权温书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一上来便会解释,其实在一开始见到女人身上的这件衣服时,不可否认,心中是有些吃味,但是对于盛引之的信任,让她知道,自己的男人是不会背叛自己,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可能只是出于好心。

    现在听着女人的话语,她也知晓了一些事情。

    结合之前马为坤交由盛引之的银行卡,稍微能够猜出一点东西,恐怕在盛引之找到自己之前,还经历一场并不平静的赌局。

    “没事!”

    权温书语气温和,伸出手,在女人裸-露在外的手臂上轻拍,入手,便是一阵冰凉,微微有些惊讶,“你怎么这么冷,是不舒服?”

    女人一颤,勉强地笑了笑,依旧未曾抬头,她的心中只觉得依照自己的身份,此生能够见到眼前的这两人已经算是幸运。

    “没有,就是有些……害怕。”

    终究,她还是没有隐藏自己心中的恐惧,毕竟是她第一次这么见到这么多人都手中执着木仓,毫无顾忌,不论是说话做事,都是带着匪气,似乎只要一个不顺心,便会将自己击杀。

    权温书了然,“别怕,放心,一定会带着你安全出去的!”

    她相信盛引之。

    “你把这外套穿起来吧,稍微舒服些。”

    此时的权温书已经完全不介意,甚至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怜,要不是因为自己,此生恐怕都不会经历这些事情。

    害怕是必然的。

    听着权温书这样说着,女人终究还是将手臂上搁置的外套搭在了肩上。

    “你可以给我说说,为何会到这里,在上船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吗?”

    权温书尽量地缓和着女人的紧张,视线看着门外,盛引之高大的身影遮挡着外面炙热的阳光,笔直地站在那里,和马为坤他们对话,在合上门后,并不能够听得很清晰,但是依旧能够感受到从盛引之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安定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