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破冰行动宋倩趴在光头身上 清冷双性受羞耻play

2022-11-12 10:09:27情感专区
接着,唐若雪又对大口喘息的杨翡翠伸出了手。 杨翡翠看着唐若雪一笑:“唐总,谢谢你!” 她抓着唐若雪的手上来。 “杨小姐,我们虽然逃出了危险区域,但

    接着,唐若雪又对大口喘息的杨翡翠伸出了手。

    杨翡翠看着唐若雪一笑:“唐总,谢谢你!”

    她抓着唐若雪的手上来。

    “杨小姐,我们虽然逃出了危险区域,但这附近还是有不少豺狗。”

    韩四指看到众人上来,就连忙出声催促:“我们马上穿出巷子去街道尽头找车子离开。”

    “催什么催?”

    杨翡翠对韩四指发泄着情绪:“没看我快累死了吗?哪有力气挪动?”

    “再跑,我估计要心脏瘁死。”

    “而且几千豺狗围杀我都挺过来了,还怕那些零星的废物?”

    “再说了,你们不是十七署吗,武器精良,质素极高,还怕那些废物?”

    “我不管,我跑不动了,也不想动了,你们去把车子开到巷子入口。”

    “不然我就等杨家的车子来接我。”

    说完之后,杨翡翠就拿出手机,调动杨家援兵过来巷子接应自己。

    韩四指皱起眉头:“杨小姐,此地不宜久留……”

    小心驶得万年船。

    唐若雪也点头:“杨小姐,我们还是走吧。”

    “唐总,别理会他们,别走。”

    杨翡翠拉住了唐若雪:“今晚已经累死,这里也足够安全,没必要再跑了。”

    “你们要想安全带我们离开回去交差,就自己去开车子过来巷子接我们。”

    “不然就有多远滚多远。”

    “我是不会因你们救了我们就感恩戴德,那是你们应该做的,也是我爹宝贵机会换来的。”

    杨翡翠今晚算是栽了大跟斗,心里非常憋屈,对十七署这么支援来迟早有不满。

    等她看到叶堂在会所没有杀光豺狗徒众,对十七署更是充满了怒意和不爽。

    所以她找借口向韩四指发泄。

    “听到没有?让我们走,就弄车子过来巷子口。”

    杨翡翠再度对韩四指娇喝:“不然我们就等杨家车子,不劳你叶堂大驾了。”

    “行,那你们稍等,我们去把车子弄过来。”


 

    韩四指忍住了怒意,拿出手机走到巷口,让人去调几辆车子过来。

    “杨小姐,没必要这样斗气。”

    唐若雪站起来无奈一笑。

    随后她伸出手去拉杨翡翠:“早一点回去,早一点安全!”

    “今晚九死一生活下来,靠的是唐总拼死拼活保护我,而不是十七署。”

    杨翡翠拉住唐若雪的手掌缓缓起身,嘴里还对韩四指他们露出轻蔑一声。

    只是她身子刚刚直立到一半时,唐若雪突然神经一紧下意识抬头。

    一个红点疾来。

    爬出洞口的清姨吼叫一声:“小心!”

    几乎同一时刻,扑的一声,一颗子弹飞射而来。

    杨翡翠瞬间脑袋开花。

    她笑容一滞,眼神一黯,一头栽倒。

    唐若雪尖叫一声:“不——”

    韩四指他们下意识回头,看到这一幕也都一愣。

    不远处一个天台,一个面具男子缓缓松开扳机。

    他看着视野中横死的杨翡翠,露出了一抹会心笑容。

    “游戏又开始了……”

    他呢喃一句,很是得意。

    只是没等他开心太久,只见黑暗中,一袭危险从背后袭来。

    面具男子全身汗毛炸起,吼叫一声本能丢掉枪械一滚。

    “扑!”

    几乎是他刚刚动作,一道光芒就射中他肩膀。

    一个血洞迸射出来。

    面具男子前所未有惨叫一声,但很快咬着牙就地翻滚。

    他像是灵蛇一样滚出了十几米。

    接着他一跃而起半跪在地,目光怒视着前方。

    视野中,叶凡像是魅影一样带着独孤殇闪出,嗅着空气中熟悉的气息开口:

    “老朋友,这都不死,不愧是老K啊。”

    他一边笑嘻嘻说话,一边蕴含着左臂能量。

    “叶凡!”

    面具男子看到叶凡显身,眸子凶光一闪:“王八蛋,总跟我作对!”

    叶凡耸耸肩膀:“何止要跟你作对,还准备弄死你呢。”

    他原本在悠哉看戏。

    结果独孤殇发现人群中,混合一个熟悉身影,很可能是跟他死磕过一番的老K。

    独孤殇对那个差一点要了自己性命的家伙太熟悉了。

    于是叶凡马上带着独孤殇悄无声息搜寻。

    比起看豺狗围杀杨翡翠的热闹,叶凡更想早一点揪出老K看看是谁。

    最后,叶凡他们锁定老K上了这天台。

    叶凡和独孤殇摸到这里,正见开出一枪的老K得意忘形。

    叶凡没有浪费机会,马上给了他雷霆一击。

    只可惜老家伙不仅比唐熙官他们狡猾,境界也比他们要高。

    偷袭一击竟然没有要他的命。

    这让叶凡生出一丝遗憾。

    “弄死我?”

    K先生狞笑不已,随后声音一沉:“你刚才是用什么偷袭我?”

    他这辈子受伤不少,但从来没有这样严重过。

    他感觉肩胛剧痛不已,连带着左臂都快失去力气。

    K先生对叶凡震怒之余,也生出了一丝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