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公交车强奷蹂躏屈辱系列小说 把红酒瓶推入h

2022-11-11 10:23:41情感专区
低落的心情已经因为她而放晴:“这世上有多少娇娇滴滴、白白嫩嫩的姑娘,那我不管,毕竟跟我没关系。我只管你,我只喜欢冠九秧。” 冠九秧还是第一次听见他表白。

    低落的心情已经因为她而放晴:“这世上有多少娇娇滴滴、白白嫩嫩的姑娘,那我不管,毕竟跟我没关系。我只管你,我只喜欢冠九秧。”

    冠九秧还是第一次听见他表白。

    他说喜欢。

    她是信的。

    两人虽然相识不久,但是彼此都被吸引,她也很喜欢他的。

    不然,她又怎么会不远千里远嫁过来?

    但是,他忽然这样表白,青天白日的,让她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她红透了脸,脸上有笑意,也有抱怨:“哎呀,你这样,你、你这样……”

    季修璟:“哈哈哈,怎么了?”

    冠九秧:“你这样让我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呀!”

    季修璟:“哈哈哈哈哈哈哈!”

    放晴的心情就这样,变得爆好。

    两人谁也不说话,默默品茶。

    一壶茶喝完了,季修璟心知她害羞的紧,便转移话题道:“殿下将我的师兄弟们都安置在光熙宫了。今晚有庆功宴,你跟我一道去吧。”

    冠九秧:“我听说光熙宫以前是太子太傅在宫中的府邸。”

    季修璟吃了一惊:“是吗?”

    难怪规模上看,虽然不大,但却处处尊宠,内还有藏书阁,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充满奢华与知性气息的休闲会所。冠九秧:“是真的,我听小叶子说的。小叶子虽然年纪小,却自小在宫里长大。因为往后要将这里当成家,所以我闲暇时候都会去储妤宫逛逛,有时候娇姨会找我聊天叙旧

    ,我也会从他们那边获知宫廷中的状况。”

    季修璟吃了一惊:“娇姨?”

    冠九秧摊开双手,无奈地解释:“对啊,我爷爷跟娇姨的父亲一辈,我阿爸跟娇姨一辈。你别看我年纪不大,但是我辈分大呀!”

    季修璟:“哈哈哈哈哈!”

    季修璟好奇地望着她:“我之前想问,又怕冒昧。你的名字叫九秧,有什么讲究吗?”冠九秧:“冠是姓氏,九是根据我的命格来算的,缺九这个数字,就在名字里补全了。爷爷又说,我们做皇室内家子的,不论何时都要接地气,要低调,要淳朴。原本阿爸

    想叫我苗苗来着,苗苗就长在土地里,多接地气呀!可是内家子中有一位长辈就叫苗苗,我阿爸又想着,秧苗秧苗,都是一样的,而且九秧比九苗好听,我就叫九秧啦。”

    季修璟若有所思:“命中缺九……九为数之极,天地之至数,始于一,至于九焉,至阳之数为九九,也是天下最大的数字,所以老人的重阳节也是九九。九还有龙的寓意。”

    冠九秧笑了:“被你发现了。”


 

    季修璟:“所以,你命中缺九,那你是至阴的生辰?”

    “对,”冠九秧又道:“我从小就听我阿爸说,我们九秧将来长大了,还不知道要被哪个道士和尚给拐跑了,因为除非高人,否则护不住我。”

    季修璟恍然大悟!

    他重新握住了冠九秧的双手,道:“我有种……有种我们的婚姻就是天作之合,是上天注定,是冥冥之中自由安排,是……”

    “行啦行啦,”冠九秧脸又红了:“你别再说了。”季修璟道:“你家人不是说,没功夫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刚好我师兄弟们这次也在,我想,要不然等川太子大婚后,我们也赶紧把婚事办了吧,也好让我师兄弟们留下来喝

    两顿喜酒再走。”

    冠九秧却提醒道:“你现在是有主子的人了,还是要跟主子请示商量一下,不要自己私下决定。”

    季修璟:“好的好的,都听你的!”

    晚上五点,暮川等人已经浩浩荡荡赶来了。

    暮川夫妇、小栋、赞誉、暮寒、糯糯、百里栀柔跟陈福寿。

    八个人,进入院子的时候,院子里满是拿着手机,摆着各种造型,在拍照修图的男人们。

    如果不是小栋跟赞誉昨晚接的他们,所以记住了几张脸,他们看肯定想不到,在镜头前卖萌拍照的一个个,居然就是奋战了一夜辛苦除妖的道士们。

    “小陈御侍?”

    “小陈御侍来了,还带了人。”

    有的看见陈栋的,已经商量了起来。陈栋微笑着道:“各位师兄!我给各位师兄介绍一下,这是太子殿下,这是太子妃殿下,这位是三公主殿下,三驸马昨晚跟我一起接的你们,这是二皇子殿下,这是四公主

    殿下与我弟弟福寿。”

    刚刚还热闹的场面,一下子就变得更热闹了。

    屋子里的人梳头、更衣,照镜子,然后风风火火地冲出来。

    院子里的人更是迅速整理了一下衣着,争先恐后跑过来跟暮川夫妇行礼问好。

    暮川含笑道:“各位道长不必客气,你们都是功臣,庆功宴定的是六点,但是我有心想要过来跟你们多多交流,所以提前了一个小时过来,希望不会让你们觉得叨扰。”“不会不会!”十五师兄心里紧张,却还是要争取:“殿下,我与掌门师弟感情最好,掌门师弟一个人下山来到南英,孤单的时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心里实在是……要不,我就不走了吧,我、我就留下照顾他,您看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