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铃口难受放开尿磨开高潮 玉足缓慢上下搓动

2022-11-11 10:19:54情感专区
从工地回来,季修璟带她去看自己所有的宝贝竹子。 他真是个爱竹成痴的人,他讲的很细,每一个品种的竹子,背后的起源、历经的朝代、最重要的事迹,他都能引经据典侃侃而来。

    从工地回来,季修璟带她去看自己所有的宝贝竹子。

    他真是个爱竹成痴的人,他讲的很细,每一个品种的竹子,背后的起源、历经的朝代、最重要的事迹,他都能引经据典侃侃而来。

    一天下来,冠九秧发现季修璟的学识非常渊博。

    她望着他的表情,一点点有了变化。

    晚餐后,四人一起散步。

    散完步回来,临睡前,冠九秧很不好意思地找了倪暮凡,小声:“殿下,能、能不能借我一片面膜?”

    倪暮凡觉得冠九秧真的太可爱了。

    她微笑着:“不用借,我有很多,用都用不完,我可以送你。”

    她牵着冠九秧的手就出了院子,直接开车载着她去后宫泡温泉去了。

    温泉处有人值班,倪暮凡带着她沐浴泡澡,做了精油SPA,还让人专门给冠九秧剪了个适合她的发型,用药水帮她把头发拉直,下摆处带着往内收的法式大卷。

    两人在那里吃了小火锅做夜宵,这才回来。

    倪暮凡还给她拿了好几套面膜,一套护肤品,还有一套适合她的化妆品。

    冠九秧回房后,默默拿出小本子,开始记倪暮凡教给她的化妆步骤。

    她又上网,看了很多攻略。

    最后实在是太累了,她倒头就睡。

    第二天早上起来,冠九秧把眉毛画成了蜡笔小新,不好意思出门,发短信找倪暮凡求救。

    倪暮凡过去帮她改了妆,细细教她,一直到她学会为止。

    庭院里。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地坐着。

    怎么都等不来自己的另一半。

    凤云震苦笑:“女为悦己者容,季先生要多多担待些。”

    季修璟淡定得多:“九秧是个务实懂事的好姑娘,能遇见她,是我的福气。她过去常年在部队特训,应该没有化过妆,我等等也无妨。”

    凤云震吃惊:“她在部队特训?”

    季修璟:“她没说过,但是我发现她掌心有常年握枪留下的茧。”


 

    凤云震恍然大悟:“难怪她单纯的好像一张白纸。如果她一直在部队里,只知道训练,没有出来受过社会的毒打,也没有看过外面的花花世界,就是很单纯的。”

    季修璟:“万幸!”

    凤云震:“何解?”季修璟叹气:“如果她是个见多识广、有更远大抱负的、独立新型的女性,那她也看不上我了。我不过是个还俗的道士,还要拖着她在这高高的宫墙里,为我生儿育女,与

    我共度一生,是我对不住她。”

    凤云震端起石桌上的茶,对着季修璟道:“我敬你一杯!”

    两人茶杯相碰,互相抿了一口。凤云震道:“一般男子,只能看见伴侣给自己带来多少麻烦,又或者只能看见伴侣之外的女子多么美好,很少能反省到自己其实有亏欠伴侣的地方。就凭这一点,我觉得九

    秧姑娘嫁给你,一定会生活的非常幸福。”

    倪暮凡终于牵着冠九秧下来了。

    打扮过的冠九秧,整个人变得跟女明星一样漂亮。

    季修璟望着她,眉眼间舒展开,嘴角漾起温暖的笑意。

    他感受不到传说中,人世间那种龙旋风般来的很快、又轰轰烈烈的爱情,可能是相处的时间太少了吧,他只感受到,他真心想跟这个女孩子细水流长地过完一生。

    她赠他以信任。

    他予她以温柔。

    当她有些害羞地朝着他走来的时候,他忽然相信:不久,将来,甜蜜的爱情,他们也会有的。

    季修璟陪着冠九秧在宫中玩了三天,第三天下午,两人一起登上了飞往B市的航班。

    暮川从飞机型号、状态、机长、机组成员等种种方面,亲自过问,生怕飞机出事。

    他对待季修璟的态度,就像是对待一件珍贵的国宝。

    等陈坚在B市打电话说接到人了,暮川这才松了口气。

    “快来试试大婚祭天礼服!”

    小妍笑呵呵地捧着两套衣服过来。

    暮川跟陈绾绾分别拿走自己那件,分开两个房间,在小栋跟小叶子的分别协助下,换好了衣服。

    两人再一碰头,古风情侣装的龙凤祭天礼服,被他们穿出了巴黎时装周的时尚既视感。

    两边的设计团队赶紧上前。

    从各个方面开始精细测量与记录。

    其他套房里,也有相应的人员在忙碌着。

    当糯糯换好了观礼的皇室礼服出来,设计师上前,用力勒了下她的腰腹,壮着胆子抬头,问:“殿下,太自大婚前,您还能再瘦15斤左右吗?”

    糯糯不满地转了个圈圈,看着镜子里美丽的自己:“我才130,很胖吗?”设计师:“……”这话,他不敢接啊!

  设计师正在额头冒汗。

    糯糯忽然自己大度地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大哥跟大嫂就结一次婚,我还是为了他们的婚礼,减减肥吧!”

    设计师松了口气:“好的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