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爽⋯好舒服⋯宝贝好大李总 激情岳女双飞

2022-11-10 10:39:04情感专区
白善道:“我以为你会有属意的人选。” 满宝想了想后摇头道:“都可以,本来地方医署就是在摸索,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样的,太医署这么多学生,我并不能了解他

    白善道:“我以为你会有属意的人选。”

    满宝想了想后摇头道:“都可以,本来地方医署就是在摸索,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样的,太医署这么多学生,我并不能了解他们每一个人的想法,既然如此不如随缘,不管来的是谁,我们互相磨合,互相启发便好。”

    白善一听,觉得有道理,于是不再管她这件事。

    用过饭,周满便给萧院正去了一封信,和折子一起交给白善,大爷一般的道:“明日递出去吧。”

    嗯,驿站也归县衙管,除非密信,不然这信还真是要交给县衙后送到京城去。

    白善接过,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揉了揉额头后上床抱住她,被子一蒙便道:“快睡吧,明儿还得下乡呢。”

    下乡是个苦力活,一般尽职一些的县令每年都会选择几个乡里去看看,了解了解民情,劝课农桑;

    非常尽职的县令呢就和当年的杨和书一样,走遍所辖地的每一寸土地。

    白善便是打算尽量每个乡里都走一遍,至少要知道粮种和播种情况。

    不过和喜欢只带了一个小厮就进村的杨和书不同,他不仅骑着马,带了护卫,还带了董县尉和衙役,后头还拉着两车粮种。

    满宝也带上了西饼,随行还带了一些常用的药材等。

    董县尉问,“大人想从何处看起?”

    白善道:“顺着往外看吧,先去李庄。”

    那是往西南方向去,出了城骑马小跑两刻钟左右就能到,董县尉没想到他会先去这么近的地方,愣了一下后点头。

    于是众人先去了李庄。

    李庄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李姓,一个家族的,里长也姓李,管着附近三个村子。

    靠近城池的村子发展得都要比别的村子好,村子里已经有人在播种,朝廷每年支援的粮种并不是每家每户都有,也并不是能包下一个家庭一整年的粮种。

    所以家境还不错的人家,没有谁是真等着粮种播种的。

    白善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儿,所以他只解了一下村子里的人口情况,然后就带着人去地里看人播种,摸了摸他们种子,问了一下去年的收成。

    白善抓了一把种子在手里,一颗一颗的按了按,扭头问周满,“我记得我们发种要等它发芽的。”

    满宝点头,“泡两天就发了。”

    白善便好奇的问村民,“你们这里不泡发种子吗?”


 

    村民道:“以前泡过,说是中原那头传来的法子,但我们泡了之后长得老长,撒下去的时候很多芽都给掰断了,还不如不泡呢。”

    白善沉吟道:“这会儿泡发……昨晚上是有些闷热的,所以可以子时左右起来泡发,第三天早上应该差不多。”

    少去一个白天的功夫,芽苗应该不会这么长。

    但农户们脸上有些不甘愿。

    他们的种子虽然大多是自己留种的,但也留得很辛苦,并没有太多多余的,要是泡坏了,还得上县城里买粮种,很不划算。

    白善见了也不勉强,笑道:“可以选两三斤泡了看看效果,我们南方就是这么育种的,每年的出苗率很高。”

    县令不勉强,农户们反倒又犹豫起来,不由问道:“大人也会种地?”

    不怪他们这么怀疑白善,实在是他长得太白了,和上一任看上去精明强干又发黑的路县令很不一样。

    白善便笑道:“说不上精通,但也从小下过地的,种地也和读书一样,可以多试几个法子,我也知道,农户们不好冒险,所以每年可以只在几块地上试验一下衙门给的新法子,若是高产自然最好,明年其他地也都能跟上,若是不能高产,对你们的影响也不是很大,来年再换一个法子就是。”

    他们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对种地特别感兴趣,为此翻了不少农书和杂记,上面记载有各地耕种的方法,还有周满找来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法子,他们全在自己的小农庄里试验过。

    大部分都成功了,当然,自然也有失败的。

    七里村的人和白老爷都习惯了看他们折腾,也由着他们满地撒野的折腾,折腾出效果了,他们第二年就紧跟上,没有就笑眯眯的和他们说一句,“吃一堑长一智”。

    白善认为天下的农民都需要这样的吃一堑长一智。

    围观的村民不少,大部分人都不太愿意去费这个劲儿,但也有人愿意冒险尝试一番。

    正如白善所言,拿出三四斤的粮种试一试就是,就是这点粮种废了影响也不是很大。

    白善见有人愿意听便高兴起来,于是与他们交流,问道:“你们这里肥料是如何解决的?”

    白善和村民在沟通时,满宝则听科科的话在田间和山边挖了一些东西,跟在她身边的多是一些半大孩子和村里的女孩子们。

    满宝还特意叫上了村子里的几个小媳妇,问她们:“你们生病是自己抓药吃,还是进城去看大夫?”

    “吃什么药呀,熬一熬就好了。”

    满宝问:“孩子呢,也要熬吗?”

    “孩子就比较难熬,一般会去镇上找大夫抓两副药。”说话的小媳妇叹气道:“养孩子最怕发烧了,我家那孩子今年就烧了两次,每次我都心惊胆战的。”

    她还不知道周满是太医,打量了她一下后笑问,“夫人是不是也生孩子了?我看大人和夫人都是性格极好的人,生的孩子肯定也很好带吧?”

  满宝便笑道:“还没有生孩子,我是医署的署令,来这儿便是想告诉你们青州医署暂时落在了北海县城,所以你们今后生病了可以去县城里的医署看看。”

    她道:“凡是下户,带着户籍去看病都是不要钱的。”

    才开口的小媳妇瞪大了双眼,连忙问道:“那中户呢?”

    他们家家境还不错,是李庄的村长家,所以她才被派来招待周满的。

    满宝便笑了笑道:“我可以免了你们的诊费。”

    小媳妇纠结起来,“为何给下户就免了诊费和药费,我们却不免?”

    满宝道:“陛下和朝廷诸公怜惜天下万民,害怕贫苦的百姓看不起病,所以特意免了下户的诊费和药费,对于中户也可减免诊费,除此外,每有疫情,每年交季,医署也都会出防疫的药汤,万民都可免费去领取。”

    她叹息道:“陛下和国库都穷,现在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要想中户也免药费,甚至天下万民都免费,那还得诸位共同努力。”

    边上的小媳妇、大姑娘和大孩子们都惊住了,用手指指着自己不可置信的问道:“我们?”

    满宝点头,“就是你们啊。”

    她认真的道:“这是涉及天下万民福祉的事,自然需要每一个人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