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bl肉香推文 顶得越大力叫的越大声结合处对着镜子顶

2022-11-10 10:38:06情感专区
董县尉端着一个碗靠在门框上道:“白大人心地善良,心机手段也都不差,最要紧的是,他足够用心。” 见宋主簿挑眉,董县尉就笑了笑道:“你也说了郭吴两家的事算

    董县尉端着一个碗靠在门框上道:“白大人心地善良,心机手段也都不差,最要紧的是,他足够用心。”

    见宋主簿挑眉,董县尉就笑了笑道:“你也说了郭吴两家的事算不上什么大事,要是往常,除非吴大富提刀把郭家的人砍杀了,不然多半是报到里长那里,郭里长组织了郭吴两家宗族商量着解决了,根本就报不到县衙这里来。”

    “报上来的,多半就是郭家的人命案了,到那时郭吴两家也就全毁了。”董县尉负责的就是北海县的治安问题,自然知道过了那股劲儿后吴大富就没那个胆气再提到杀人了。

    可是人都怕一个万一。

    “这样的小案子就是报到县衙里来,也多是像白大人说的那样,按律,刁氏坐监三年,郭大财打一顿板子,吴大富去服役了事。看着是公平公正了,但这样一来同样后患无穷。”

    “郭家出了一个坐监的媳妇,而吴家不仅失去了一个孙子,儿媳妇还病重卧床,儿子又去服役,出去后一年的收成也毁了,极有可能日子一落千丈,甚至会落到卖儿鬻女的地步,”董县尉道:“两家经此一遭算是结了死仇。”

    “可白大人费了两天功夫,郭家被罚得心痛了,却免了牢狱之灾,对后世子孙的影响降到了最低,”董县尉道:“吴家更是不必说,从破家之局变成了现在还有一线生机的局面。就凭这两点便可看出他心善又有手段和心机。”

    董县尉说到这里一顿,意有所指的道:“我们这一位大人可不好糊弄,为民者脾气多有强硬之处,只怕这一位的脾气不比路县令小。”

    宋主簿没说话。

    董县尉就捧着碗溜溜达达的走了,宋主簿回神,连忙喊道:“你上哪儿去,不吃饭了?”

    “吃饱了,你今天叫的鸭子炖得也太油了些,不好吃。”董县尉说着话走远了。

    白善骑着马和满宝跑了半条街,又走了一条巷子才到她说的宅院。

    白善下马,左右看了看,发现这是一条副街,根本不是什么大巷子,左右两边还有临街的铺面……

    好吧,大半铺面都没开,连摆摊的摊贩都只延伸到这条街的路口而已,靠着门和墙的一边有的还放着木柴之类的杂物。

    的确不像是街面,而就是一条巷子。

    白善看着杂乱的街道,觉得他急需整理城中的洁净样貌。

    房东还没走,正带着家人在里面收拾东西,毕竟要出租了嘛,自然要给人收拾收拾的。

    拎着脏东西的房东一家人才出门就看到穿着官袍站在他们门前的白善。

    房东的手就有点儿抖,连忙放下手上的东西上前行礼,他不由偷偷去瞄周满,“大人怎么又回来了?可是落下了什么东西?”

    “没有,”满宝看了一眼白善道:“只是白县令想看看房子。”


 

    白善忍不住感慨道:“这地方是很偏僻呀。”

    在往里就是一堵墙,他很好奇,“这是谁家的宅子?我看它横跨了两条巷子,想来里面不小。”

    这个格局,很有点儿他们当初在益州租的宅院的格局呀,隔壁就是个大宅院,偶尔还能翻个墙什么的。

    这么一想,再看向拦在巷子口的院墙时,白善目光就不对了。

    房东道:“这是宋老爷家的宅子,他家的宅子可大了,从这儿到后头都是,听说比县衙后头县令家的院子还要好看。”

    那是自然,看这布局,整个宋宅只怕跟县衙差不多大了。

    白善笑问,“是宋主簿家吗?”

    “不是,宋主簿只是宋老爷的一个侄子,这是宋老爷家的宅子。”

    满宝便也好奇起来,“亲侄子?”

    “堂的,”房东看了眼白善的身后,见跟在他后面的都是护卫下人,而没有县衙的衙役,这才压低了声音道:“宋主簿是旁支。”

    这有什么好避讳的?

    白善疑惑,旁支就旁支,嫡支便是嫡支,这不是客观事实吗?

    房东似乎知道白善在疑惑什么,小声道:“宋主簿想加入嫡支呢。”

    这下不仅白善,连满宝都好奇起来了,却不是好奇宋主簿想加入嫡支的事,而是好奇,“你怎么知道?”

    房东不好意思的道:“不瞒大人,小的母亲便是出自宋家,这事儿吧,小的就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

    白善:“……”

    他想了想,记得当时房契上写的是陆氏,于是道:“陆老爷倒是想得开。”

    他们才见第一面吧,便和外人说亲戚的逸闻,真的好吗?

    房东便嘿嘿一笑,正想继续,就听白善道:“但这也不能抹掉它太偏僻的事实。”

    房东连忙道:“但我们这院子大啊,夫人是看过的,我家虽然也是二进的院子,但门脸大,后头分了两个院子不说,最后还带了个小花园呢。”

    满宝就感叹道:“这宅子我又不是拿来住的,是拿来做医署,风景一类的倒也不需要太过好看。”

    白善补充道:“而且还远,从县衙过来得走上半条街,然后又走完了这条巷子才到。”

    房东一听立即道:“大人,我们这里离县衙很近啊,我们不走大街,我们走巷子,不必骑马,走路用不到一刻钟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