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啊…嗯啊好深轻点动态图 两个猛男玩弄一个熟妇

2022-11-10 10:33:06情感专区
傅老爷子一副看出来了她的为难的样子,越发的笃定,就是自家重孙子没有好好的待人家,才闹出这么多事儿来,不得安宁。 于是,他侧头看向傅胜安,举起拐杖,就敲了他的腿一下:&ldquo

    傅老爷子一副看出来了她的为难的样子,越发的笃定,就是自家重孙子没有好好的待人家,才闹出这么多事儿来,不得安宁。

    于是,他侧头看向傅胜安,举起拐杖,就敲了他的腿一下:“你说句话,不吭声是个什么意思?啊?”

    这一下,敲得可不轻,都能听见一声闷响。

    陆依姮眨眨眼,才反应过来……傅胜安挨打了!

   他面无表情,好像没有疼痛感似的:“我该说的都说了,祖父。”

    “你现在当着姮姮的面,再重新说一次!”

    傅胜安只是回答:“……就当是我对不起她吧。离婚,也是我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

    “对不起”这三个字,听起来格外的刺耳。

    一定是做了对她不利的事情,才会说对不起啊……

    “哥!”傅云歌都听不下去了,“你这……这多伤嫂嫂的心啊。你怎么能算计她呢?”

    陆依姮张了张嘴,想解释,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想了想,索性就保持沉默。

    现在,傅家人都是站在她这边的,傅老爷子替她撑腰,傅云歌替她鸣不平,傅君临……

    陆依姮心里一动,悄悄的看了傅君临一眼。

    这是傅家的上一任家主,睿智聪明,他也会相信这是傅胜安为了离婚,设下的一个局吗?

    傅君临只是沉静的坐在那里,双手放在膝盖上,这个样子看起来,他还是很有气质的,五官还是和傅胜安有几分相似。

    英俊,眉眼深邃。

    傅胜安还是那句话:“该说的都说了。”

    “你……”

    眼看着,傅老爷子的拐杖,又要再一次的落下来。

    傅云歌都看得心疼:“哥,你别这样啊……等会儿,祖父家法伺候,你受不住的。”

    傅胜安抿了抿唇,抬眼,目光却是落在一直不吭声的傅君临身上。

    “看你爸做什么?他也救不了你!”傅老爷子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对姮姮来说,是多大的伤害!”

    “我和她的事,我们会谈。”

    “好啊,好,我今天……”

    “祖父!”陆依姮忽然起身,走到傅老爷子面前,蹲下身,按住他又要抬起拐杖的那只手,“别气坏了,身体要紧啊。”

    “没事,你别管,我今天非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臭小……”

    深呼吸一口气,陆依姮连忙打断:“祖父,真是辛苦你一大早的,为了我和胜安的事情,特意跑一趟。”

    “我要是不来,你打算瞒我多久?受委屈多久?”

    “……也没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因为,你们好像误会了。”

    傅老爷子和傅云歌同时惊叫道:“误会?什么误会?”

    “就是,这不是傅胜安设下的局。虽然,酒吧是他让我去的,他也早早来了酒店,但……”

    说着说着,要不是陆依姮知道,阮寒烨那性格,谁都使唤不了他,左右不了他,而且傅胜安一直都想一年后再离婚,她都要差点相信了。

    “但事实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他没有算计我。他没有及时上楼去酒店房间找我,是以为我……我和阮寒烨发生关系了。其实,什么都没有,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我很清白,他也清白。”

    只是,傅胜安挨了一拐杖。

    肯定很疼。

    不过想一想,傅家人这是来给她撑腰,为她出气啊。

    婆家人都这么挺她护她,真是太难得。

    陆依姮呵呵的笑道:“祖父呀,您这样打他,也没有什么效果啊。”

    傅老爷子盯着陆依姮看了好一会儿,最后点点头:“行,行,你非要拦着,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动他了。”

    “谢谢祖父。”

    傅老爷子叹了口气,“你这丫头,哎……算了算了。”

    傅云歌很不解:“啊?是我们误会了?”

    “对。”陆依姮点点头,“根本没有的事。”

    “那不是一场乌龙……”

    傅君临忽然站起了身:“胜安默认,你却解释。你们两个,好像意见并不统一。”

    “爸……”

    傅君临抬手,制止她继续说下去:“就算都是误会。可是,离婚却是他口口声声提出来的。”

    陆依姮无话可说了。

    傅胜安这么也不事先跟她说一声?

    昨天晚上他到底干什么去了?受什么刺激了?

    “还是你们夫妻,自己先统一意见。”傅君临抬手,搀扶着傅老爷子,“让爷爷这么大年纪了,还为你们跑一趟,真是不孝!”

    陆依姮不好意思的咬着下唇,低下头去。

    傅云歌特意逗留了一下,然后凑过去:“这才结婚多久,怎么能离婚呢?不许离,我第一个不答应!”

    看着傅家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走出客厅,陆依姮才松了一口气。


 

    她刚想转头跟傅胜安说句话,却见他的动作更快一步,已经转身走人了。

    “喂!”她喊道,“你怎么也走了?”

    “洗澡。”

    “先聊一下,你为什么一个人跑去傅家说,你要离婚啊!”

    “没空。”傅胜安已经上楼了。

    “你是有多忙啊,连商谈离婚都没时间?”

    傅胜安终于吝啬的回头看了她一眼:“非常忙,脚不沾地。你可以选择在我洗澡的时候,来我旁边说。”

    陆依姮:“……”

    行,他去洗他的,她就在这里等。

    一大早就莫名其妙的来这一出,她都懵了。

    谁知道,半个小时后,傅胜安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步伐稳重又快速的下了楼,径直往外走去。

    “哎哎哎……”陆依姮叫住他,“你当我是透明的吗?”

    “回来再说。我要去公司。”

    “……”

    他就这么的不想跟她独处吗?

    是不想吵架?还是不想看见她?

    陆依姮咬咬牙,起身追了上去,结果……晚了一步。

    傅胜安已经上了车,正在倒车,一打方向盘,车子掉了个头,径直的扬长而去。

    留下陆依姮……气得半死。

    什么人啊!

    ………

    傅氏集团。

    会议室里。

    傅胜安冷着脸,如同黑面阎王,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好惹的气势。

    公司上上下下的员工,都看过了那条八卦新闻,也看了照片,私下里议论纷纷,但谁也不敢在公开场合,提起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