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乖宝贝张开腿让我爽一下 列车情事NP

2022-11-10 10:16:08情感专区
说来巧,帝此时也隐隐心烦意乱。一会儿去接见那个“皇后”到不是个事儿,帝根本没放在心上。他照样处理完国事,到小书房休憩一下。 但是,也是拿起书看,怎么都看不

    说来巧,帝此时也隐隐心烦意乱。一会儿去接见那个“皇后”到不是个事儿,帝根本没放在心上。他照样处理完国事,到小书房休憩一下。

    但是,也是拿起书看,怎么都看不踏实,就是心神紊乱,注意力不集中,躁得很。他还叫內侍把窗子打开,小风吹进来应该很舒畅了,依旧定不下心……

    “陛下,曲主儿已经到重华殿了。”

    “嗯。”帝如常翻书,看上去毫无异样。

    来报的內侍看一眼站边儿上的玉山,有些着急,前头都准备妥当,也已等候多时,帝这不急不慢,啥时候才肯移驾重华殿呀。

    玉山歪头再看看帝,稍沉口气,轻步上前,“陛下,重华殿那头也等些时候了,是不是可以……”啪,轻一声,帝合上书,揉揉眉心,“我知道。”可还不见挪步,玉山等也再不敢开言催促。

    帝合着眼,靠在椅背上又休憩良久,

    终于睁开眼,以为要移驾啦,

    忽,他手边儿上的手机振动——这是帝的私人手机,和他父皇一样,里头都有些谁,谁也不清楚。

    只见帝还是从容接起,但听了会儿里头的内容,一下起身,一副惊慌!——真的,玉山等也内心震动,出什么大事了?从未见过帝如此形于外的“慌怯”!

    “都拦截住了吗!”帝厉声厉问,

    随着对方的言语,帝已经开始疾步往外走,玉山等肯定要跟着呀,哪知帝回头厉喝他们“不准跟!立刻,所有的宫门全部封禁!襄阳!”他一喊,他的侍卫长应声而出,“在!陛下。”

    “屏蔽所有宫廷信号,所有人原地待守,不得妄动!”“是!”帝也已挂断电话,独自疾走,下了台阶后,就是跑,也不知去哪儿,看方向,好像是祈年宫……

    帝边跑,也终于晓得今日为何会老心神不宁,

    他肯定知道今天子牛在祈年宫附近执勤,这会儿一定在宫里!

    刚才给他打来电话的,是他留在德普的最心腹章学,章学紧急向他汇报,说“被囚禁的英茧”得到一只手机,不过已经收缴过来,通过翻看“最近通话”,好在还没有打通一个电话——但是,看看,已足够叫少帝惊慌!他怕什么,英茧打给谁他都不怕,就怕英茧联系到子牛,告知她一切真相……

    帝跑着,慌切已然让他有了疯念。

    当听到章学汇报英茧拿到一只手机,帝心简直立刻被一把火吞噬!他觉得自己就要失去子牛了!

    哪怕之后章学忙道手机已收缴并查看,帝依旧心如火焚!要是已经打出,英茧删了电话记录呢?


 

    这越想越怕,越想越疯:

    不能让子牛这么离开我,就算她再也不能原谅我,我也不能这么失去她!

    ……

    “子牛!”寂静的大殿回响帝的喊声。

    本来祈年宫就人烟稀少了,加之他刚下令禁封全宫,人员不得擅自走动,这祈年大殿更是静默得一颗针掉落都听得见!

    “子牛!!”他知道她一定在这里,为什么不回答他!帝更慌乱,

    “子!……”准备更大声地喊,忽,一个身影在那边殿廊下出现,

    “找我吗,”

    要知道以帝这个角度看过去,她身后拖着长长暖暖的阳光,那束光是帝心里唯一的光亮了……再也控制不住,帝向她跑去,紧紧抱住了她!

    子牛当然懵乍,也不敢动,“怎么了,”憨憨问,

    帝已经开始疯狂地亲吻她的脸侧,心口的炽烈火烧汹涌而出,滚烫地晕染着子牛的耳侧。

    按说,帝忽如此之举,她该惊诧,该害怕,

    但,子牛不也正不对劲儿吗,帝这烫热一口气袭来,子牛忽觉背脊的强烈感受再次涌来,不过,不是痛,不是痒,不是不自在,反倒格外舒畅,仿若有羽翼在缓缓扇动,摇摆着背心处如有千万小手在按摩,暖气倒流,注入全身,让骨酥魂轻……

    可子牛理智上还是在推却,她蹙紧着眉头,“你怎么……”

    帝一沾上她的味儿仿若就开始坠入深渊,

    他双手紧紧捧住子牛红扑扑的双颊,眼神热切得哦——子牛是他的命!

    “子牛,我不能没有你!你别离开我,永远都别离开我!……”终于,把埋在心底这么长时间的话儿,都说了出来,

    子牛的双眼已蒙上了一层雾气,依旧带着迷惑,又点点不自知的萌媚,

    她推他,子牛何尝不想保持清醒,

    “你的皇后还在等你,那才是你爱的人!”

    “不,我爱的是你!子牛,我不要皇后了,我只要你,只要你!”

    空辽的宫殿,

    帝死死抱着她得偿所愿往下坠,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听到叶青的话后,汪家的这十个筑基之境的武者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没有人回应叶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