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狠狠的撞进去啊H 台球h文

2022-11-10 10:14:51情感专区
“安隐!”说实话,子牛对这些人真不痛心。是了,她最近脾性似乎也变得更冷酷,要从前,她再生气也会不忍堵眼前血腥,可现下,不慈悲。但她还是喊住安隐,像唤住了自己的占士

    “安隐!”说实话,子牛对这些人真不痛心。是了,她最近脾性似乎也变得更冷酷,要从前,她再生气也会不忍堵眼前血腥,可现下,不慈悲。但她还是喊住安隐,像唤住了自己的占士。安隐忙跑来。“快送它去御医处,宝格难受死了。”子牛心疼地说,她眼里只有自己的小豹子,“芸芸众生”的血唤不起她一丁点悲悯……

    安隐低低说了句“对不起”,抱起宝格就快步走。后头的“哀鸿遍野”还有人踉跄想追,子牛一回头……这些人愕然停步,被她凌厉的眼神吓到!真的,这姑娘这一瞬,有种君临天下,再过来,她格杀勿论之感!

    ……

    帝正与神明等几位智库议事。

    玉山匆忙走近,在帝耳旁低说了几句。只见帝猛然放下手里折子,起身就往外走!——走了几步,才像意识到这边手头事也重大,回头,指着他们点了点,“你们今晚务必拿出方案,随时呈上。”侧头立即离开。

    神明望着他背影好一会儿,才再投入议事中……

    ……

    帝坐在车上已听到“宝格被迷昏”这件事全貌,包括之后安隐刺伤多位大侍。帝大怒,车里都直起身一捶坐垫,愤恨至极地“查!九族都不放过!”

    至祈年宫门口,帝下车真当一路小跑而来,

    整个祈年宫一片寂静,着实叫人心寒凉。

    帝走来内殿,

    内侍掀开门帘,默默躬身下去,却无人敢出声。

    帝看到,

    那边从前父皇总拥着她一同坐着看书的塌子上,她抱着还没醒的宝格,望着一个小侍从书架上拿下几本书,放在一只小箱子里。

    “还有《通物极》。”她说。

    “是。”小侍恭敬找,全是她的漫画。

    子牛低头再摸摸宝格,抬头时,望见他了。

    她身子也没动,不过一颔首,但冷漠,“陛下,您来得正好,一会儿我收拾好会带宝格离开,在此向您告别了。”

    那个正在找书的小侍一听“陛下”,也停下手里的事,转过身,两手放前颔首静立。

    子牛也看他一眼,“他叫安隐,刚才他刺伤了不少人,一切后果我愿为他负,不过待我安顿好宝格,自会回来领罪。”

    “你知道他是谁么,”帝站在那处说。那流苏的幕帘旁,灯光十分微弱。

    “他是谁不重要,他一直照顾宝格很好,宝格也离不开他,所以我也要带他走。”


 

    “他姓曲,全名曲安隐,是曲妙智的亲哥哥,你也不在乎?”

    子牛着实稍有一愣,

    又看向那边小侍……安隐始终低着头,规矩而立。

    “不在乎,他对宝格好,我只认这。”

    “你的意思是我对宝格不好,所以你要带宝格走,甚至我一句解释都不想听!”帝走出,这才看出他双眸通红,且怒视安隐,“你出去!”

    安隐依旧恭顺规矩,不过,他是先向子牛一颔首,再向帝的方向一躬身,转身离开——先后,一目了然!

    帝走来,

    这里没人,

    要有人看见会大惊失色的吧。

    帝在她塌子前曲下了双腿,跪着,

    “子牛,你原谅我这一回,我知道我说多少,没有保护好宝格都是错,我认错,我定会叫欺负它的人付出成千万倍的代价!只求你别走,别离开……”帝想说“别离开我”,可最后还是说的“别离开这里,”——“子牛,”帝抬头,跟从前每次“仰望”父皇怀里的她一样,仰望着,乞求着,“现在父皇与皇姐不在身边,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求求你,别走……”

    帝这样突然爆发式流出的“乞怜”,说实话,也震惊到子牛了。

    “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子牛想,我何德何能能成为你的亲人,但,想起他的父皇、皇姐眼下确实与他分离,他还得用“不竭的精力”去处理永远也处不完的国事,自己为宝格“这点小事”来跟他怄气,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眼看小子牛稍有软化,她噘起嘴,低头摸了又摸宝格,“我还是先把它带回家,等英茧他们回来了,再把它送回来……

    “子牛!”帝一下抓住了她的手,“你把宝格带回家跟你离开有什么区别!你现在还愿意深入这宫殿里呆一会儿吗,没有宝格,你踏都不想踏一步进来吧。子牛,”帝双手捉着她的手抵在了自己额心,“你就当可怜我,帮帮我,你和宝格都同往常一样,留在这儿,像父皇和皇姐还在……”

    子牛还噘着嘴瞧着他握住的那只手,

    却哪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