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用内裤勒进H 他狠狠撞进她深处

2022-11-10 10:13:29情感专区
虽说父皇此举也可看出他疼爱子牛到了何种地步,竟然要拿自己儿子大婚来给她冲喜!可是,这对帝来说,是何其大的折磨!他也爱子牛,对,就是爱,这样长时间来,子牛是他最遥不可及的一个念

    虽说父皇此举也可看出他疼爱子牛到了何种地步,竟然要拿自己儿子大婚来给她冲喜!可是,这对帝来说,是何其大的折磨!他也爱子牛,对,就是爱,这样长时间来,子牛是他最遥不可及的一个念想,她治愈他的孤独,曾给予他莫大的精神力量,他已然如此卑微地藏起自己一颗心,为什么还要这样把他逼得退无可退!我也想要子牛好,但非要这样残忍地牺牲我一颗爱她的心吗!

    帝的悲愤终于冲破临界,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好。”帝口上答应了。太皇很欣慰,双手握住儿子的胳膊,“谢谢你,孩儿。”但,已然再温暖不进帝的心底了……

    英茧亲自把弟弟送出来,走了半程,她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皇姐,你回去吧,照顾好子牛,她是父皇现下唯一的抚慰了。”

    英茧环抱握住了弟弟的胳膊,姐弟俩小时候也常有这样的亲热,不知从何时起,竟这样疏远……“孩儿,”英茧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唤弟弟的小名了,“我也打心眼里感激你肯为父皇若此,子牛这样,累你提前大婚,虽说听着荒谬至极,但是我也是真心感谢你为了她能这样做。不过,人选上,你还是得自己拿定主意呀,”英茧重重握了握他胳膊,仰头既忧虑又诚恳地,“皇后是要陪伴你一辈子的人,她不仅是一国之后,更是你的妻!慎选,慎选啊……”

    英孩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姐姐的一片诚心告诫呢,这不仅仅因着那曲妙智伤过宝格,遭英茧厌恶,他姐这是真的在关键时刻还是首要考虑他的幸福!但,一切都晚了,伤害已抵达帝的骨心里,变成了“刻骨铭心”,此时父皇与皇姐再“温情脉脉的亲情抚慰”也改变不了帝下定的决心了……

    ……

    真是天运不是,帝要大婚的诏书一颁布天下,当天,子牛醒了。

    举世瞩目的后冠人选也尘埃落定,曲家妙智果“不负众望”,将成为少帝皇后!

    英茧闻讯,叹息摇头,但也尊重弟弟的选择。

    可喜的是,子牛醒后迅速恢复健康,一直专门照看她的御医甚至欣喜告诉太皇,子牛的哮喘迹象似乎也好转不少!这不由叫太皇更相信自己的那个梦,相信子牛是上天给他的至贵圣物……

    可谁又知道,子牛醒来后,最常想念的,竟是梦里自己身后的那异美四翼。她爱上了站在镜子前回头看自己的背脊,想象着那两双丰翼破骨而出,她也知道那会有多痛,但是比起它们壮丽招展,带着她遨游天际,那样的痛,子牛觉得自己似乎又能忍受了……

    太皇进来,望见她抱着披毯,光洁细嫩的美背对着立镜又在看。太皇坐下来,仰望她,他的子牛随着年纪增长,定会愈加美丽不可方物。这种美,圣洁也妖艳,子牛就是愈加给人这种感受……

    “长垣公主今年百岁寿诞,我们定是要去德普为她庆贺的,你真不去?”问是这么问,太皇伸手去拉她披毯角,笑容宠溺纵容。想想,如此霸意的千古一帝自有他的荡魅。

    “不去,”子牛一噘嘴,她一转头来,已到肩下的黑发有卷曲地拂到颊边,小嘴巴不点而红艳,真真可人!

    太皇还拉扯着她披毯角,仰着头摆摆,笑着小声求她啊,“家里那边的事先放放,你不去,我怎么过得?”


 

    子牛娇气走来扑倒在他怀里,太皇也缩进她披毯里,子牛挨着他耳边,“长垣公主是你姑母,你去为她庆贺百岁,是孝心。我舅舅一年一次的身体检查,我定要在他身边,这也是孝心。你不能因为……”“好好好,是我自私了好吧,我可不就舍不得离开你一天……”披毯里,子牛化成水融入骨,太皇叹喟,如果真能这么拥着她随心所欲,落个放浪形骸至死,也无憾就是……

    哎,想着也就至多一周的分离,太皇自是带着英茧出访德普。哪里想,永载史册的“21夺权”早已暗地铺陈开来,离开他的小子牛竟会这样漫长,再回来,彻底的物是人非……

    ……

    苏肃倒了后,茂渊回归“田园”,心上的事少了,人过得倒也自在。子牛孝顺,不忘定期给舅舅检查身体,这次不随太皇去德普,回北州就是为这件事。

    这次回去没有乘高铁,翀心开车来接她,因为还有好些东西子牛想捎回老家。

    小未那头也凑热闹,说他也想回家看看,叫翀心顺道来把他也捎回去。

    如今小未已经从新冰连出来,正式入空二院。

    翀心的车开到这边路口,进不去了,翀心烦躁地给他打电话,“你们学校搞车展啊,这多鬼车子往里挤,你自己滚出来,我是不往里开了!”

    坐在副驾的子牛也是好奇地往外瞧,这些车都还不便宜咧……

    过不了一会儿,只见小未骑着个超mini的小电动滑板车出来,停在副驾这边,摘下可爱的头盔递给里头的子牛,“给你买的,回去石桥那边兜风爽岔气!”

    子牛就扒着车窗往下瞧,欢喜得很,“好骑吗,”

    “你下来试撒,”

    翀心赶紧拦住,“走走,这里乱糟糟的。”

    小未就把滑板车折叠放到了车后备箱,打开后座上来,也是骂了句,“一只野鸡升天,牛鬼蛇神都来舔屎了。”

    “咋了?”翀心边倒车问,

    小未狂野地独自赖在后座躺着,哼一句“曲妙智要当皇后了撒,都是赶来‘跪见’主子狗日养的……”

    “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