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啊…啊再快点好深 唔小东西你那里真紧

2022-11-09 10:19:15情感专区
“我只是战斗祭司,并不是天族人,所以触碰不到天族的核心秘密!!”妖姬说道。 “那天之力呢?”老者再次问道。 “这个倒是接触了

        “我只是战斗祭司,并不是天族人,所以触碰不到天族的核心秘密!!”妖姬说道。

        “那天之力呢?”老者再次问道。

        “这个倒是接触了一些,不过也是有限的!!”妖姬再次说道。

        “天族这么混下去,路也就越来越窄了!!!”老者非常不屑的说道。

        “那前辈能说给我们听听吗?在指点一下夏天,他烤肉也那么辛苦啊!!”妖姬开始撒娇了。

        “一顿烤肉,就想忽悠我传授给他阴天经?这买卖太亏了吧!!”老者非常不爽的说道。

        “不是一顿,是十天!!!”

 牛大宝晚上的时候包裹的严严实实,然后便和小慧,陈爽一起事先去了兴龙湖,在兴龙湖招待了邱成功,还有马国才。

        马国才走进去,看到牛大宝后,当时是又惊又喜,跟牛大宝握手的时候,他这个交警大队大队长也是显得极为激动。

        因为邱成功说了,马国才现在跟他是一条心,算是自己人,所以他也没有例外,因此便把自己的情况说出来后,于是转头问向邱成功:“邱局,我让陈爽带给你的口罩你有帮我化验吗”

        邱成功点点头,然后便说道:“刚开始我只是将东西交给化验科的人,后来也没有过多注意,昨天我去拿了检测报告,这里面还真有点问题”

        牛大宝差异地看着他,皱着眉头说道:“什么问题呢?”

        邱成功说:“这上面有三到四个人的指纹,其中一个是我们天心市原市长,也是现在我们中南省副省长冯向天,还有一个便是牛大宝你自己,另外两个人,一个是目前在天心市的副市长张涛,剩余的那一个便是他们的司机”

        牛大宝慌然大悟,立刻就明白了,看来天龙会在中南省为首的人便是这个副省长冯向天,而参与的二个人便是天心市副市长张涛,一个是司机。

        邱成功看到牛大宝脸色变了,于是便说道:“大宝,这两个人物确实在中南省的关系网比较宽,也不见得他们幕后的人是谁,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也不知道你就怎么得罪他们了,我们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去征对他们领导,我们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牛大宝却是笑了笑说道:“没事,我只要知道是谁就可以了?”

        知道是谁,牛大宝心里就有数了,但想想今天受的委屈,牛大宝便直接说道:“两位老哥,我接下来就要动莲花村了,我的家乡不能这样子被王天成乱搞,我不能不管我们村的老百姓,所以我会弄点动静,要是莲花村有什么事情,还请两位老哥通行一下”

        牛大宝是马国才的恩人,而邱成功和牛大宝又是铁杆兄弟,所以他们都心照不宣。

        不过马国才却还是尴尬地说道:“大宝兄弟,我为我们吴广镇的中队长丁一峰的所做所为向你道歉了,我们已经对他进行撤职查办了,希望你能消消气”

        可是牛大宝却是冷笑一声说道:“马队,你太客气了,这件事情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我觉得这个丁一峰有点本事,这种人虽然是贪婪了点,但也没有弄出人命,也不是罪大恶极,要是他没有地方去了,到时候可不可介绍给我用用呢?”

        马国才愣了一下,觉得很是疑惑,不禁问道:“这样一个腐败的人,你居然还想着用他,这是什么心态呢?”

        牛大宝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只是邀请他们吃菜吃饭。


 

        与此同时,吴广镇的交警中队,丁一峰接到通知肠子都后悔了,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得罪这样一个大人物,当然,也不是得罪这个人,而是他一直侥幸地从事这方面的贪腐事件,让他付出了代价。

        撤职查办,找了关系,归还了那十万块钱,撤职,从此离开交警队伍,成了一介平民,说重真的不重,说轻也不轻。

        他看着为他送行的人,他心里五味杂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些为他送行的人群中,他看到了很多人欢呼雀跃,也看到了昔日在他身上得到利益的那些人的鄙视,甚至是连送都没有来送他一下,删除了联系方式,拉黑了微信,qq,从此成为陌生人。

        他回到自己的家里,妻子黑着脸,连饭都没有做,指着他的鼻子便骂,说他就是一个窝囊废,更是一个只知道逞强的人,现在钱也赔了,连一辈子也毁了。

        妻子扇了他两个巴掌,提着东西跑路了,说是从此以后不会再回来,到时候让他直接去申请离婚等法院判决就行了。

        看着那个才三岁大的孩子哇哇的哭叫着,丁一峰感受到了人性的冷漠,也感受到了妻离子散的现实。

        只是现在自己的孩子都跟着妻子走了,他想留下孩子,可是连孩子都舍他而去,这让丁一峰显得极为绝望,恨不得醉死过去。

        他来到吴广镇的一个小摊贩前,要了一件啤酒,还有几个小吃,以前吃的时候,这些钱也就大约不到一百块,但是今天他吃完后,师父却收他二百六十元。

        当时他就愤怒了,但是老板却怼他,说是他现在不是交警中队的中队长了,只不过是一个平民,以前那是给他面子,现在没有面子了,怎么可能还会给优惠呢?

        丁一峰被人嘲讽,被人鄙视,一天之间,从见到牛大宝开始后,慢慢地从一个交警中队长变成一个平民,要不是自己动用关系,估计肯定要进去待上几天了。

        当然,丁一峰也挺纳闷,他找到的关系说办不成,但是后来却说是有人替他说了好话,上面的人才没有对他立案侦查,这件事情非常不符合内部处理的规定。

        只是现在想想,无官一身轻,虽然被嘲讽,但还是没有进去里面待着,这就比什么都强。

        他当时连拳头都举起来了,恨不得砸向这个摊贩,但无奈,他想清楚了,只能咬着牙,在那个老板的怒怼下,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拳头。

        “老板,这个客人的费用算我们的”

        小慧突然间出现在丁一峰的跟前,当时丁一峰吓了一跳,这不是昨天那个被拦的司机吗?

        “别惊讶,你也别好奇,我们老板想让你过去跟他喝上一杯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