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撕开少妇湿润的蕾丝内裤 让它一直在里面把它想你了

2022-11-09 10:02:27情感专区
楚云玺沉声道,“如果忠伯有什么事打给你,也记得第一时间告知我!”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万晓峰不停地点头。 楚云玺这才摆

        楚云玺沉声道,“如果忠伯有什么事打给你,也记得第一时间告知我!”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万晓峰不停地点头。

        楚云玺这才摆摆手,嗤笑道,“滚吧,赶紧逃命去吧!”

  说完,楚云玺冲不远处的司机招了招手,司机立马跑了过来,钻进了驾驶室。

        随后楚云玺径直摇上了窗子,看都没有看张奕庭张奕堂兄弟两人一眼,直接让司机开车原路返回。

        看着车子消失在街角,张奕庭这才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用力的冲地上吐了口唾沫,骂道,“他妈的,什么东西!在我们面前装大尾巴狼算什么本事,有能耐去何家荣面前装去!”

        “算了算了,谁让我们有求于人呢!”

        万晓峰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动怒。

        他嘴上虽这么说,但是看向楚云玺消失的方向,嘴角却勾起一丝得逞的笑意,仿佛终于等到鱼儿上钩的猎鱼人。

        整件事看起来像是他们一直低三下四的帮着楚云玺和玄医门搭线,但实际上,他们三人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几乎不费一丝一毫的代价,空手套白狼的完成了借助楚家和万休两大势力的力量除掉何家荣的目标!

        而且不需要背负任何的风险和危险,全部都尽数转嫁到了楚家和万休两方势力的身上!

        接着万晓峰叫着张奕庭张奕堂走到一旁的树下躲雨,掏出手机打开叫车软件叫上了出租车。

        “你现在就直接去机场吗?!”

        张奕庭冲万晓峰问道。

        “对,既然我们的目标已经达成了,那我就可以放心的走了!”

        万晓峰笑着说道,“接下来,我们只要安心等着万休何时取掉何家荣的狗命就行了……不对……”

        说着他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更盛,说道,“在何家荣死之前,我们要想办法将他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的杀掉,让何家荣体会体会何叫切肤之痛!”

        “对,如果让他就那么死了,反倒是便宜了他!”

        张奕庭咬着牙恨声说道。

        “只可惜我身不由己,马上就要出国了,一些已经具体谋划好的计划无法由我亲手来完成了!”

        万晓峰皱着眉头十分惋惜的叹了口气,无奈道,“现如今,也只能交托给你们了!”

        听到他这话,原本满脸狠厉的张奕庭神情不由一变,顿时迟疑了下来。


 

        让他背后放放狠话还可以,但是让他直接冒着生命危险冲锋在第一线跟何家荣做对,他心里难免有些惊惧忌惮。

        “好,交给我们就行!”

        张奕堂倒是一口答应了下来,赤红着双眼咬牙道,“从今以后,我的生命中便只剩一件事,就是跟何家荣斗到底!”

        “回头我把具体的计划,以及一些已经打点好的人,全部都整理好发给你们!”

        万晓峰拍了拍张奕堂的肩膀。

        此时出租车也已经赶了过来,万晓峰跟张奕堂和张奕堂告别之后,便挥挥手上了车。

        “师父,去机场!”

        万晓峰长舒一口气,冲司机说了一声,接着侧头看着后视镜里张奕堂张奕庭两兄弟不断缩小的身影,嘴角同样勾起一丝先前那般得逞的微笑。

        这一刻,他内心都不由有些感激刘姐了。

        正是因为刘姐的失败,才让他有了一个充足的借口逃离这里,让张奕庭和张奕堂做他的傀儡,身先士卒的实施那些针对何家荣家人的计划。

        殊不知,何家荣的家人看起来比何家荣好对付,但实际上,却是凶险至极,因为这是何家荣的逆鳞所在,一不小心就容易丢了性命。

        而现在,他可以高枕无忧的在国外遥控着张家两兄弟替他卖命了!

        至于楚云玺,看起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但实际上,也是被万晓峰利用了,用整个楚家的力量和地位,换取了万休的承诺!

        否则,以万晓峰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就是给忠伯磕一万个头,也绝对换不来万休的合作!

        眼见自己先前谋划的事情一件件都落实了下来,万晓峰嘴角浮起一丝开怀的笑意,说不出的心满意足,用力的往坐椅上一靠,长舒一口气,整个人瞬间放松了下来。

        尤其是想到自己出国后,何家荣气急败坏的样子,他内心不由更加的舒畅自得,转头看着窗外的雨景,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不过就在这时,他突然触电般腾的坐起,脸色陡变,急声冲前面的司机喊道,“我说我要去机场,你这是要去哪儿?!”

  此时万晓峰突然发现,司机所走的这条路,并不是他所熟识的那条通往机场的道路。

        只见这是条小路,周遭路灯稀少,灯光昏暗,非常僻静。

        他心跳陡然加速,慌张不已,蓦地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被他这么一喊,前面开车的司机吓了一跳,转头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解释道,“这是条近道,从这条路赶往机场要快一些!”

        “我怎么从没听说过这条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