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尿孔玩弄惩罚play 树林系列野战h

2022-11-08 10:23:27情感专区
但气运却不同,每个人的气运虽有天数,但并非是固定。 一些邪门的修炼功法,甚至是依靠气运催动,别的修士提升自己,都是靠潜心修炼,依靠自身气运带来的奇遇与机遇,一步

        但气运却不同,每个人的气运虽有天数,但并非是固定。

        一些邪门的修炼功法,甚至是依靠气运催动,别的修士提升自己,都是靠潜心修炼,依靠自身气运带来的奇遇与机遇,一步一步的提升实力。但掠夺气运的手段,却是一种捷径,试想一下,一个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奇遇,摔一跤能捡到万古神器,跌落悬崖能得到天级功法秘籍,甚至偶尔看看风景都能看到上古

        遗迹!

        这样的人,进步怎会不迅速,怎会不让人嫉妒?

        因此,修士最怕的事情,就是自身气运被掠夺,或是被不详染指。

        尤其是前者。后者的话,气运被不详染指,顶多是以后的经历之中,凶险倍增,但风险越大收获也越大,这是相辅相成的,有一些修士甚至还专门利用这样的方法,去提升自己的实力

        。

        只是这种方法太过危险,往往没有人能逃脱不详厄运,要么是死在了应运的奇遇之中,要么就是晚年不详,下场凄惨。

        而前者更是令所有的修士都感到恐惧。

        因为一个人一旦失去了气运,就等于变成了一个废人。

        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得到好处,哪怕是发现了什么上古遗迹,历经千辛万苦,最后却发现遗迹之中的宝藏早就因岁月风化而破裂,或者被人掠夺,成全了别人。

        甚至连修炼都会遇到问题,处处是瓶颈!

        邋遢道人的杀意,便是由此而来,无论是哪一个修士,被掠夺了气运,恐怕都会怒不可遏,除非是圣人。

        邋遢道人不是圣人,所以起了杀心。

        但很快,没等他下什么决定,天地之间的景色,再度变幻!

        清朗的天空,突然狂风大作,明明太阳挂在天际,可四周却是朦朦胧胧的一片,无数阴风吹袭,阵阵鬼哭袭来,让人仿佛一瞬间置身于无间地狱。

        整个山谷,就仿佛变成了地狱中烹炸恶鬼的油锅,目光所至,一切都沾染上了幽冥的气息,如幽冥帝王降临,带来的只有无尽的冰冷与死亡的寒彻。

        饶是邋遢道人道行高深,在这个时候,依旧忍不住的颤抖。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发自骨子里对于死亡的恐惧,天地之间,只身一片死寂。

        天魔乱相!

        祥瑞之尊,一瞬间变幻成为天魔,这种反差,甚至让邋遢道人以为自己中了幻术,体内法力疯狂涌动。

        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一切的根源,竟是来自吴敌!


 

        既是祥瑞之人,又具天魔乱相?

        “卧槽,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邋遢道人口吐芬芳,心中大震,却也只能全力运转法力,保持道心,生怕自己的灵台被这无尽的幽冥沾染半点。

        见到了祥瑞,邋遢道人就已觉得万般震惊,现在又看到了天魔乱相,他的心中除了卧槽二字,再无他想。

        好在,随着吴敌慢慢的睁开眼睛,这一切的异象,也随之烟消云散。

        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吃吃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充沛强大的法力,在他体内不断涌动,一股冲天剑意,更是直接冲天而起。

        三百里外的一座大城,城守史官记载如下:是日,城中异象,营中所铸之剑兵,尽震动。须臾,凌空飞渡,自东飞离,作一长剑洪流,若涓流入海,遮天。坊间亦记,由有炉中之剑,洞贯熔炉,飞将而去,城中皆

        惶恐,不知所为。

        顷刻之间,方圆数百里的所有的剑,无论是兵营里的战剑,抑或是民众家中收藏的装饰佩剑,仿佛全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牵引飞走!

        甚至在这个范围内,所有的剑修都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竟在强夺自己的灵剑。

        功力深厚一些的修士,用尽全力,勉强将自己的灵剑控制住,惊愕的看着剑尖朝向的方位,目露震惊之色。

        而功力稍浅一些的修士,则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本命法剑发了疯一般的飞走,躲在一旁瑟瑟发抖,根本无力阻止。

        “喝!”

        吴敌眼中精芒乍现,见漫天飞剑遮天蔽日,心念一动,这无数的飞剑,迅速落于星辰湖之中。

        噗噗噗噗——

        长剑没入水中,立刻斩开一朵朵水花。

        不多时,湖水尽没,只留下满满一湖的长剑,成了一座剑湖!

        但此时若有人伸手去触碰这些插在湖底的剑,就会发现,这些剑已经脆弱到了极点,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化作粉末。

        只因这些剑无一能承受吴敌强大的剑意,早就被剑意摧毁,徒留其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