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娇妻满足我的绿帽欲 我和小 在车上疯狂

2022-11-08 10:19:07情感专区
看着在自己怀里,沉稳睡着的陆念念,霍霆琛的眼神中有着一丝挣扎。但最终他还是抱着陆念念,走出帐篷,向着与江以宁和向勤相反的方向走去。 营地在野外。 周

        看着在自己怀里,沉稳睡着的陆念念,霍霆琛的眼神中有着一丝挣扎。但最终他还是抱着陆念念,走出帐篷,向着与江以宁和向勤相反的方向走去。

        营地在野外。

        周边都是偏僻的无人区。

        霍霆琛抱着陆念念来到一处僻静之处,上了早已经等候的的车子。

        ......

        车内江柔的助理,早已经等候着了。

        看到霍霆琛抱着陆念念上车,嘴角满意的翘了翘,拿出手机给江柔拨打了视频电话。

        电话连通。

        车子缓缓启动了起来。

        视频那一头的江柔,看到霍霆琛怀抱着陆念念,眼里流露出一抹恶毒,果然贱人的孩子长得跟她一样,那么碍眼:“陆家所有人都死在了大火中。现在,只要你把怀里的这个小孽障给弄死,那陆家就只剩下陆北城那个废物,以及江以宁两个人了。等江以宁得知她所爱的人,全死于非命后,我跟你保证她都不需要咱们动手,就会成为一坨最不起眼的烂泥,到那时,我就把她交给你,任凭你来处置。”

        霍霆琛听闻她已经把陆家所有人给解决了,其中包括那个真的把他当儿子一般的沈漫。

        他的心底有了一丝浮动。

        江柔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说完,却没有得到霍霆琛的回应,通过视频察觉到他的异样,眉心微蹙:“霍霆琛,你在干什么呢?还不快点动手把那个小孽种给解决了。”

        霍霆琛在她尖锐的话语中,回过神。

        就在他的手伸向陆念念细软的脖颈时,江柔诡异的笑着说:“等一下。”

        说完,吩咐坐在霍霆琛身边的助理,“帮他把过程录下来,待会儿好发给江以宁看。我要她亲眼看着,她和陆执的女儿惨死在‘陆执’的手中,这样的画面才更加有意思。”

        霍霆琛听言,明白江柔这是想要江以宁彻底的崩溃。

        江柔说完,带着些兴奋且疯狂的又再一次开口催促道:“霍霆琛,你可以动手了。”

        她尖锐的嗓音传入耳中,霍霆琛望着在自己怀里熟睡的陆念念,竟是犹豫了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怀里的小人儿,在他的心里划下了印记。

        他恨着江以宁,且也知道只要自己的身份曝光,江以宁必然不会放过自己。

        她们之间早已经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了。

        但陆念念这个孩子,她还什么都不懂,只是一心的喜欢依恋他。


 

        这让他怎么下得去手......

        江柔见无论自己怎么催促,霍霆琛竟然还迟迟不肯动手,她一张脸立时变得狰狞可怖,质问道:“霍霆琛,你在想什么?你不会又一次沦陷在了江以宁的温柔乡里,让自己的心变得柔软了吧?”

        “你可不要忘记了,江以宁曾多次想要置你于死地的啊。”

        “再说了,你现在把这个小孽种放了,你说江以宁在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后,她会不会感激你呢?”

        不会,她会在第一时间要了他的命!

        霍霆琛想法刚刚闪现在脑海中,江柔的话再一次响了起来。

        “当然不会,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找到你,然后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江柔的话在霍霆琛的耳边,无限循环的想着,刺激的他手不知不觉的抬起来,向着陆念念柔软的脖颈袭去。

        就在他的手伸到了陆念念的脖颈前,刚刚要收紧的时候。

        陆念念缓缓睁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带着浓浓的鼻音,奶声奶气的说:“鹤叔叔,念念饿了。”

        霍霆琛的手再一次顿住,改为轻柔的拍打。

        “念念乖,等一会儿就有的吃了。”

        眼见的霍霆琛的出手无疾而终,视频那头的江柔气恨的咒骂,道:“霍霆琛,你这个蠢货,你这是在做什么?你是不是忘记了她是谁的女儿,你可别忘了,都是她的那个母亲,才会把你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的,你不要为自己曾经受过的苦报酬了吗?”

        江柔的咒骂也只是让霍霆琛眼神闪了闪,但却没有再对陆念念动手。

        看着这一幕,江柔心底的怒火彻底被点燃,怨毒的话语从她口中吐出,“霍霆琛,你这个废物,活该你就应该被江以宁那个女人看不起,现在别说是她看不起你,就是我也看不起你。你现在立即给我交出那个小孽种,我就当事情没有发生过,咱们以后还是最好的搭档,要不然你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转过头,对自己的助理下令。

        “立即给我把那个小孽种处理了。”

        江柔看着窝在霍霆琛的怀里,与江以宁多有相似之处的陆念念,心中恨意滔天。

        她一定要让这个孩子死。

        因为只要那样才能让江以宁痛不欲生。

  “你的对手可是我!”

        见银僵朝着小院冲去,轩不智心中更急,灵力卷起长枪,立刻杀奔而去。

        叮叮叮——只可惜,无坚不摧的银龙枪,刺在银僵的后背上,竟没有一点办法,只发出一阵金铁交加的声音。

        银僵头也不会,尸气一震,轩不智手中长枪脱力,震飞出去,整个人也被震飞,重重的撞在旁边的墙上。

        “轩大哥!”

        苏巧见到这一幕,惊呼出声,就要跑去关心轩不智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