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在熟睡夫面前侵犯我在线播放 地铁上玩弄H

2022-11-08 10:18:36情感专区
陆家大宅内沉睡中的陆家人,在周边温度猛然增高,浓烟呛鼻的时候,一个个苏醒了过来。 从睡梦中苏醒过来的人们,看着周边突起的大火,开始拼命的四处逃窜,想要寻求一个

        陆家大宅内沉睡中的陆家人,在周边温度猛然增高,浓烟呛鼻的时候,一个个苏醒了过来。

        从睡梦中苏醒过来的人们,看着周边突起的大火,开始拼命的四处逃窜,想要寻求一个逃生的出口。

        可所有的门窗都被封死了,压根逃不出去。

        浓烟滚滚中,氧气逐渐减少。

        每个人都痛苦难当。

        沈漫和严岩松也在努力的寻求出口。

        但门窗都早已经被封死了,他们又怎么可能逃得出去。

        在尝试了数次无果之后,陆家大部分人都只能在心底不住的祈祷着,外面的人在看到陆家起火后,前来解救她们,给他们一线生机。

        只是随着周边温度越来越高,他们的情况愈发不好。

        他们知道自己也许已经无法坚持到,救援之人的到来了。

        正当所有人都绝望之时。

        砰!

        门窗开始被人疯狂的砸。

        一个又一个门窗被打开。

        在众人的期盼中陆北城的身影,穿透浓烟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当中,他有条不紊的指引着陆家人,开始从密道逃出。

        陆北城来到沈漫和严岩松面前,有些歉疚的说:“妈,我来晚了,让你受惊了。”

        沈漫一把抱住陆北城痛哭失声。

        她真的是怕了。

        就在刚刚她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在死亡来临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有那么的牵挂和不舍。

        她不想死。

        尤其是不想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被烧成一块黑炭,连儿女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幸好,她的儿子来救她了。

        沈漫抱着陆北城的手越收越紧,直到把他勒的差点喘不上气。

        陆北城知道此时母亲的心中肯定很不安,任由她紧紧的抱着,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柔声安慰着:“妈,现在可不是哭的时候,咱们得先离开这里再说。”

        沈漫是知道陆家有密道的,只是面对大火,她一时慌了神,也就把这茬给忘得一干二净,现在在陆北城的引领下,悄无声息的撤出陆家大宅。

        ......


 

        出了陆家。

        陆北城把所有人安置在一处安全地带,这才跟沈漫解释说:“妈可能会感到疑惑,我不是在长水村,怎么会知道家里出事了?对吗?”

        “嗯,你不说我也要问你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漫受惊的双手紧握着手中的茶杯,紧张的盯着陆北城。

        陆北城对着她笑了笑,轻声说道:“这些都是大嫂的安排,她说最近陆家可能不太平,让我借口去长水村找林烟,然后从陆家出来,明面上离开a市然后再悄悄的回来,潜伏在暗处留意陆家的安危。”

        听完陆北城的话,沈漫想起来江以宁这些日子一直叮嘱自己的话,顿时一颗心揪了起来。话脱口而出,“难道这一切,真的跟鹤闻人有关吗?”

        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件天大的糊涂事,差点就让陆家百十口子人,全都搭上了性命啊。

        陆北城从她的神色中,已然看透了她心中的想法。

        伸手握住她还止不住发颤的双手,轻声安慰她,说:“妈,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多想了,你现在需要的是好好的休息一下,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和大嫂来做。”

        沈漫自然没有二话的点了点头。

        心中想着若是证实了这次的事情,跟鹤闻人有关系的话,那就是她轻信人造成的后果,她怎么还敢轻易插手她们的事情呢。

        与陆北城一番交谈后,沈漫带着内心的愧疚,以及心底的忏悔和严岩松回去休息了。

        陆北城送走了沈漫,则是神色淡定的拨打了火警和警局的电话。

        ......

        随着陆家大火被扑灭后,陆家一百多口人惨死火中的新闻,也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网络上个个平台也都充斥着跟陆家大火相关的新闻。

        而远在长水村拍摄的江以宁,因为剧组收走了所有通讯设备的原因,一直也没有得到什么消息。

        直到半天后。

        节目组的副导演找上向勤,吃惊的向他通报了这样一则消息,询问他是不是要通知江以宁的时候,她们才知道陆家发生的事情。

        向勤阻止了副导演,想要立即告诉江以宁的想法。

        他想了想对副导演说:“这事情我会寻一个合适的机会,跟江以宁沟通的,你现在就不要去找她了。”

        向勤和江以宁关系匪浅,剧组所有人都知道,听闻他这么说副导演也没有过多的坚持,点头应下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