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受触手捆绑调教 解开奶罩揉她的奶头

2022-11-08 10:16:14情感专区
买了戒指和相连后,在霍霆琛的坚持下,三人又在商场逛了一圈,为江以宁添置了几套衣物,霍霆琛才如愿的把人送回陆家。 ...... 回到陆家。 送走霍霆琛

        买了戒指和相连后,在霍霆琛的坚持下,三人又在商场逛了一圈,为江以宁添置了几套衣物,霍霆琛才如愿的把人送回陆家。

        ......

        回到陆家。

        送走霍霆琛后,沈漫一把拉住想要回房的江以宁,再也忍不住开口询问:“以宁,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之前,不还一直在强调,让我提防着小鹤吗?今日你怎么突然就答应了他,要跟他在一起了呢?”

        江以宁把陆念念送走,却选择了把婆婆留下来,也就没有打算继续对她隐瞒。

        所以在听闻她的问话后,眼睑微微下垂,轻声说:“妈,我一直都有跟你说,我不信任鹤闻人,到现在也是一样。”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妈,我不信任他。”

        沈漫一听就不乐意了,急声驳斥说:“以宁,这样不行。”

        “妈,你听我把话说完。”江以宁不等她把话说完,打断了她的话,沉声继续说道:“我答应他的追求,为的不过是想要看看,他这样接近咱们家,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江以宁说完,沈漫更加着急。

        她就知道江以宁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一个人,今天霍霆琛突然说她们要在一起了,她怎么听都感觉心里不踏实。

        果然,江以宁根本就没有放下对霍霆琛的猜忌。

        沈漫望着江以宁,很是不认可的摇了摇头:“以宁,妈不同意你这样做,若是小鹤他没有问题,只是你多想了而已,你这样岂不是玩弄了别人的感情吗?”

        江以宁听言神色冷淡的说:“妈说的没有错,但这事是鹤闻人自己主动提出来的,并不是我找上的他。”

        说着,对上沈漫满脸不认同的神色,江以宁开口反问:“妈这样为他着想,那我请问您,您活这么大的年纪了,可有见过哪个正常人,愿意自己主动的给别人做替身,他看上去是一个没有尊严的人吗?”

        一句话,问的沈漫彻底哑口无言。

        她很想要说出反驳江以宁的话,可是活了这么大的年纪,别说是见了,哪怕是听她也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人。

        江以宁见婆婆终于不再开口为霍霆琛说话,冷声说:“所以不管他落得怎么样的下场,都是他自己找的,与旁人无忧。”

        沈漫被江以宁逼得无话可说,只是低叹一声:“好吧,你想怎样行事,妈没有意见。”

        “但是以宁,妈想让你知道的是,妈希望你能够从新拥有幸福,至于其他人,若是对你或者咱们家包藏祸心,那他也是妈的敌人。”

        江以宁知道她所指是霍霆琛,缓缓点头:“妈别担心,要相信我。”

        沈漫也同样点了点头。


 

        两人就此分开,各自回房。

        江以宁回到自己的房间,接到陆念念打来的电话,电话刚刚接通就传来陆念念软糯的问话:“妈妈,你为什么让阿蛮把念念送来长水村啊?念念不想跟妈妈分开,念念想妈妈了,念念想回家见妈妈。”

        女儿一声声的思念,听得江以宁心微微发颤,等到陆念念话落,江以宁一遍遍的安抚着女儿,直到最后说:“念念在长水村,跟林烟阿姨好好的,等妈妈忙完这一阵子,就去接你好不好?”

        两人通完电话。

        江以宁躺在床上,脑海中浮现陆执的身影。

        面对霍霆琛的有意接近,她刚刚没有跟沈漫说的是,会同意跟霍霆琛在一起,她还有着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她想要通过与霍霆琛的接触,去打探下陆执的下落。

        从鹤闻人出现在身边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有一种感觉,鹤闻人一定和陆执有着某种牵连。

        因为有些东西,只有她和陆执清楚是怎么来的。

        可鹤闻人总会在误打误撞中,流露出与陆执一样的反应,就在自己想要把他当做陆执的时候,他在生活中的某些小细节,又会打消掉江以宁的这种错觉。

        所以她决定要接近他,看看在他的身上,为什么会让自己产生这样的错觉。

        又或许,有可能借由他,找到陆执的下落。

        ......

        第二天一早。鹤闻人带着一大束鲜花,赶在江以宁出门前来到了陆家。

        “以宁,送给你。”

        “你这是做什么?”江以宁诧异的望着他递送到面前的花,“以后不要送这些,我现在又不是那些小女孩,对这些不感兴趣的。”

        霍霆琛听言,并没有气馁。

        而是一转头笑着说道:“那你喜欢什么?”

        江以宁神色清淡的说:“我喜欢研究医术。”

        “那可就麻烦了,我对医术可是一窍不通。”霍霆琛笑了起来,说罢想要找到与江以宁的共同点,笑着说:“不过,以宁我可以跟你一起参加录制节目,或者是咱们进同一个剧组,我也一样可以陪着你的,是不是?”

        一听这话,江以宁明白他这是在提醒自己,之前,因为她跟亲子节目的向勤打了招呼。

        不得自己的允许,绝不可以让他进节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