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乞丐之没完没了 办公室play高H男男

2022-11-08 10:15:15情感专区
霍霆琛挂断电话,正思量着要去什么地方去跟江以宁庆祝时,接到了江柔的电话。 盯着屏幕上闪烁的一串数字,霍霆琛心底竟生出一股排斥之意。 但最终他还是摁

        霍霆琛挂断电话,正思量着要去什么地方去跟江以宁庆祝时,接到了江柔的电话。

        盯着屏幕上闪烁的一串数字,霍霆琛心底竟生出一股排斥之意。

        但最终他还是摁下了接听键。

        “喂,霍霆琛做的不错,战子期进入了监狱,也就不会碍手碍脚的了。有了一年半的时间,也足够咱们把江以宁和陆家给收拾了。”

        江柔的话入耳,提醒着霍霆琛他的梦也应该要醒了。

        此时的他,再也不是以往的那个他了。

        而江以宁要嫁的也不是他霍霆琛。

        江柔说完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奇怪的皱了皱眉:“喂,霍霆琛你在听吗?”

        “嗯,在听呢。”霍霆琛沉声应了一句,继而又说道:“有件事要跟你报喜。”

        “哦?除了把战子期弄进去了,你还有什么喜事跟我说?”江柔有些亟不可待的询问着。

        霍霆琛笑着说:“江以宁已经答应嫁给我了。”

        话出口,他自己都没有留意到,那里面包含了些许的甜蜜。

        他没有发现,但隔着电话的江柔却听的一清二楚,心底升起了些些担忧,忍不住的开口提醒说:“霍霆琛,你有多久没有笑的这样欢畅了?”

        “江以宁答应了你,你可别被眼前的一切给蒙了双眼,她答应的是被我制造出来的鹤闻人,可不是你霍霆琛。”

        “霍霆琛,你最好是记住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江以宁的面前,别忘记了自己的仇恨。”

        江柔句句直戳霍霆琛心脏,命中他心底最深的暗伤。

        痛的他差点直不起腰。

        等到江柔终于停下话语,霍霆琛一张脸铁青,满是阴郁的说:“你放心,我很清楚自己现在在做什么,我和江以宁的仇,我永远也忘记不了。当初在太阳城,江以宁她是怎么样狠心的,把我跟那些怪物一起锁在地下密道当中,让我饱尝那种蚀人心骨的痛。”

        “最终,让我变成如今不得不顶着别人的脸生活,我怎么可能忘记。”

        江柔听闻他这样带着满满仇恨的话,才满意的继续说道:“你能记住这些就好,那就再相处一段时间,等完全得到她的信任后,就可以展开计划收网了。”

        霍霆琛没有了交谈的欲望,只说:“我知道了。”

        直接收线。

        挂断江柔的电话,霍霆琛驱车来到了江边,一个人寻了一处僻静之所默默抽起了烟。

        他现在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

        ......

        当天,晚上。


 

        江以宁回到陆家,霍霆琛已经等候在了家里。

        而没有得到她的允许,他并没有跟沈漫说自己的来意,只是在陆家的大客厅内,陪着沈漫快意的聊着闲天。

        沈漫见他穿的西装笔挺,开口询问了他的来意,在被霍霆琛一语绕过之后,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

        今天陆念念被小儿子接走了。

        她正感觉无聊,霍霆琛却过门来探望,沈漫自然很是热情的招待了他。

        江以宁进门看到他,眼神微微一闪。

        上前招呼,说:“不是说好了,我会带着妈过去吗?你怎么还赶过来。”

        “反正我也要回家收拾,就顺道过来接了你和阿姨一起。”霍霆琛笑意温柔的对她说出自己的想法。

        见此,江以宁也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走吧。”

        霍霆琛听言,伸出手去搀扶沈漫。

        直到此时还被蒙在鼓里的沈漫,诧异的望着两人,问:“这是去哪儿?”

        霍霆琛看了一眼江以宁,见她只是静默的站在一旁,没有回话的意思,对着沈漫认真的说:“阿姨,以宁决定跟我在一起了,您会不会不高兴?”

        什么?

        沈漫惊讶的抬眸望向江以宁,她很想问问她,霍霆琛说的是不是真的?

        可霍霆琛就在身边,若是自己真的这样问,只怕会引起霍霆琛的误会,所以她掩下心底的疑惑,只说:“以宁虽然说是我的儿媳妇,但在我的心里她就像我的女儿一样,我自然还是希望她能够幸福的。”

        霍霆琛抓准时机立即表态,“阿姨,您放心,我一定会给以宁幸福的。”

        沈漫望着他与儿子相似的脸,心中对江以宁的决定还是满心的疑问,但却全都被她压下,只笑着说:“那就好,那就好。”

        霍霆琛带了两人到自己一早定下的餐厅,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后,又提议要带两人逛商场。

        沈漫没有反对,只说听江以宁的。

        江以宁心中有着自己的打算,也没有拒绝。

        三人一起来到商场,霍霆琛为江以宁挑选了一枚价值百万的钻戒,又特特为沈漫挑选了一条数十万的项链。

  柜台前——

        霍霆琛满是真挚的对江以宁,说:“以宁,阿姨,以我现在的能力,这是我能给你们最好的了,但我跟你们保证,以后我会努力,为你们添置更好的饰品。”

        沈漫想着他刚被盛世给净身出户,现在也刚进入陆氏没有多久,这些钱连连摆手,说:“我的就不用了,这些东西我也都不缺。”

        说着,笑意盈盈的望着两人。

        “再说,这是你们俩小年轻的事,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也就不跟着你们掺和了。”

        江以宁不出声,她只是保持着微笑,偶尔点头附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