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进入稚嫩hH 老扒夜夜夜法蓉

2022-11-08 10:14:09情感专区
从他的眼神中,江以宁看到了他的用意,面色微顿,说:“中午,我要看看时间,未必就能与你一道吃饭。” 听话意,江以宁这是表示若有时间的话,就会陪着自己吃饭。

        从他的眼神中,江以宁看到了他的用意,面色微顿,说:“中午,我要看看时间,未必就能与你一道吃饭。”

        听话意,江以宁这是表示若有时间的话,就会陪着自己吃饭。

        霍霆琛非常高兴的,说:“没关系,我现在随时都有时间,你有时间就给我打电话,我随叫随到。”

        话至此,此行的目的已然达到,且还有了意外收获。

        霍霆琛与之又交谈了一番,才告辞离开。

        等到他转身离开后,江以宁望着他高大的背影,神色中流露出一闪而逝的深沉。

        ......

        中午。

        沈漫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去看看战子期。

        来到拘留所,看到仅仅一夜之间,就显得很是萎靡精神不振的战子期,沈漫心疼的直掉眼泪,“子期,你怎么那么傻呢?为什么要做这样额事情,你好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你应该知道我们大家都有多期待你能好起来啊。”

        战子期自从到陆家,因为他智商低于常人的原因,沈漫就把他当做和陆念念一样的存在。

        在沈漫的心里,战子期就如同是她的孙子一般。

        现在看着他沦落到这副模样满心的心疼,哪里还对他的那一点隐瞒,提起一丁点儿的怨恼呢。

        战子期因为与江以宁的约定,看着为了自己落泪的沈漫,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她说出实情,只是神情低靡的说:“阿姨,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瞒着您的,我不想离开陆家,我想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一听他是因为这个原因,选择隐瞒自己康复的事情。

        沈漫又是一阵难过,伸手拉着他又哭又笑,满是心疼的笑骂:“你这个傻孩子,你说了自己已经康复,我们只有高兴的,怎么会赶你离开呢?”

        在拘留所里,沈漫哭过之后。

        安慰了精神不振的战子期,自己一定会想办法把他救出来,也就从里面出来了。

        坐上车,沈漫还是不忍心战子期好好的一个孩子,刚刚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就因为一次冲动而失去自由。

        对司机说:“去公司。”

        来到公司内,沈漫直接找上江以宁。

        “以宁,妈知道子期做的事情,让你很生气。可现在小鹤他只是受了伤,也没有伤到要害,手臂养一养也不会影响以后的生活,你看咱们就帮帮子期,把他放了吧,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好。”

        江以宁面色冷沉的说:“妈,你就不要想了,我是不会帮他的。”


 

        沈漫听到她的拒绝,慢慢红了眼睛,嘴巴张张合合还想要再为战子期说两句情,可看着江以宁清冷的神情,她明白自己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

        江以宁现在动了真怒,她不出手对战子期施以惩戒已经是看在以往的情面上了。

        沈漫最终选择尊重江以宁的决定,满心晦涩的离开。

        江以宁在她离开后,给霍霆琛打了一通电话,说自己现在有些不开心,愿不愿意一道吃个饭。

        霍霆琛自是忙不迭的应下。

        ......

        两人在江景湾酒店碰上了面。

        一见面,霍霆琛关心的询问:“怎么了?一脸的不高兴,谁惹你生气了。”

        江以宁神情不耐的说:“今天我婆婆来找我,说是去探视了战子期,觉得战子期很是可怜,求我帮着把他给弄出来。可不说战子期对你做下的事情,就只说他欺骗我们这些人的感情,且还与dark组织有着密切的来往。”

        “我怎么可能放过他,就算是为了这个我也一定要他接受制裁。”

        霍霆琛口中说着:“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毕竟被战子期伤到的是我。”

        内心却恨意满满的想着,当初自己不也是被江以宁发现了,跟dark组织联系,所以才被她那么无情的对待吗?

        一番交谈后,霍霆琛领着江以宁来到早已经定好的包厢。

        等到饭菜上桌。

        霍霆琛踌躇一番后,抬手为江以宁夹了一块鱼肉,“以宁,你吃点这个味道挺不错的。”

        “谢谢。”

        见到江以宁把自己加给她的菜吃下去,霍霆琛嘴角微微上翘:“以宁,你们都说我跟念念的父亲很像,是真的吗?”

        江以宁夹菜的手微顿,沉默了一息缓缓点头:“很像。”

        “以宁,既然我和他那么相似,你不觉得太巧了吗?”霍霆琛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盯着江以宁的眼神炙热无比。

        听言,江以宁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她知道霍霆琛这话后,还一定隐藏着别的用意,她不开声静等他接下来的话语。

        果然,霍霆琛也没有让她久等,继续说道:“以宁,我可以做陆执的替身,我会竭尽全力给你和念念一个幸福的家庭,只要你愿意跟我在一起。”

        “那怕是做替身,我也不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