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古代妓男玉势调教 堕落警花h

2022-11-08 10:13:10情感专区
警方搜集到的所有证据,都对战子期很不利,这让江以宁心中除了困惑之外,多了一股燥意。 在战子期被带走的当天,作为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霍霆琛察觉到江以宁的情绪后

        警方搜集到的所有证据,都对战子期很不利,这让江以宁心中除了困惑之外,多了一股燥意。

        在战子期被带走的当天,作为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霍霆琛察觉到江以宁的情绪后,故作诧异的说:“这事情怎么会查到子期的身上呢?他怎么会是袭击我的人呢?就他那样的状态,怎么可能有那样的身手能够伤到我,警察一定是搞错了,我现在就去警局找他们说清楚。”

        陆家上下的人,与战子期稍微有些接触的人,都表示不相信他会是袭击霍霆琛的人,沈漫和陆念念就更不用说了。

        江以宁更是直接找上了警局。

        来到刑侦大队,面对负责战子期案件的大队长,江以宁询问道:“陈队,你们把战子期从陆家带走,可曾了解过,他根本就不具备伤人的能力。”

        “所以你们根本就是搞错了,袭击霍霆琛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战子期。”

        话到最后,因为心中气愤已经带了些许质问的语气。

        陈队在听完江以宁的话后,把一份关于战子期智力测试的检查报告,递送到了江以宁的面前,“江女士,您先不要这么激动,我明白您所知的是什么意思,这是一份对战子期先生智力的检验报告,上面明确的说了,战子期先生智力已经恢复正常,所以他是具备伤人的基本条件的。”

        “况且,根据令千金陆念念和陆家几位佣人的证词,战子期曾多次在私下里与鹤闻人先生发生过争执,有几次甚至动过手。”

        “所以,我们很有理由相信,战子期就是袭击鹤闻人先生的凶手。”

        警察口中所说的一切,江以宁压根都不知道。

        在听闻这一切之后,顿时惊讶至极。

        江以宁从刑侦大队出来,进入拘留所,神情了对战子期的探视,见面就问:“子期,你是不是已经神志恢复了,为什么要瞒着我?”

        战子期在被迫接受警方检测时,他就知道事情再也瞒不住了。

        看到江以宁的到来,战子期只得与之坦白说:“我的确已经恢复了,隐瞒你并不是故意的,我的恢复是慢慢一点一滴的恢复的。之所以瞒着你和家里的人,是担心你们知道我已经恢复了之后,不愿意让我继续待在陆家,把我从陆家赶走。”

        话落,战子期羞愧的低下了头。

        江以宁看着因为被跳透了秘密,在自己面前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战子期,轻声询问:“你到底是不是袭击鹤闻人的人?”

        战子期立即否定,说:“以宁,你要相信我,我没有袭击鹤闻人。”


 

        至于是自己派人去袭击的鹤闻人,这事情战子期隐瞒了下来,不说是因为他不想江以宁对自己的误解太深,而被鹤闻人给利用。

        只是继续说道:“而且我都没有靠近过鹤闻人的住处,所以那些监控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以宁,我告诉你,那鹤闻人绝对不简单,他知道很多dark组织的事情。”

        江以宁看着面前逻辑清晰,说话条理分明的战子期。

        完全相信了他已经恢复的检查结果。

        她对着神情有些慌乱的战子期,缓缓点了点头,说:“你说的我都知道了,鹤闻人的身份不简单,我一直也都是清楚的,所以我从来没有相信过他,你不用这么担心。”

        眼见的因为自己的话,战子期情绪稳定了下来。

        江以宁开口安慰他,说:“你在里面不要多想,外面我会让陆氏的律师团跟进你的案子,只要你没有干过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我就一定会把你给救出来的。”

        战子期听言,知道江以宁并没有因为自己隐瞒而对自己产生隔阂,心中对江以宁的依恋愈发的深沉。

        ......

        江以宁见过战子期之后,心中有了数。

        她在联系过陆氏的法务顾问后,径直回了陆家。

        一直焦灼的等候在家的沈漫陆念念以及想要了解第一手情况的鹤闻人,都等候在客厅内,见到她回来,连忙迎上前来,询问道:“怎么样?情况怎么样了,子期没有跟着你回来吗?”

        对上三人同样担忧的神色,江以宁眼神在从鹤闻人身上扫过时,略微停留了一瞬,这才波澜不惊的扯起谎,说:“子期,他已经承认了,就是他袭击了你。”

        说话间,江以宁眼神望向了鹤闻人。

        “这怎么可能!”鹤闻人闻言一阵惊讶,此时他心中是真的受到了惊吓,因为他是最了解内幕的那一个,所以听闻战子期竟然这么快,就认下了袭击自己的事情,他满心的不相信。

        江以宁却没有去搭理他,转而继续说:“战子期不光是承认了袭击的事情,警方还对他的智力做了检测,他其实早已经恢复了神志,却一直都隐瞒着咱们。”

        说着,江以宁气恼的对沈漫说:“所以妈也不要再为他担心了,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以后他的生死跟咱们陆家不相关,我以后也不想再搭理这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