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道具h 调教 产乳 长篇肉辣文小说TXT下载

2022-11-07 10:09:28情感专区
遥想当年,他为了拍摄阿凡达,花费了超过2.8亿美元,还要给电影公司面子,不能把成本弄得太高了,到底还是有些束缚手脚。 但现在林启山这副轻描淡写,老子一个人就可以

        遥想当年,他为了拍摄阿凡达,花费了超过2.8亿美元,还要给电影公司面子,不能把成本弄得太高了,到底还是有些束缚手脚。

        但现在林启山这副轻描淡写,老子一个人就可以出20个亿的底气,那真的是有钱为所欲为!

        更为所欲为的是,林启山再说了:“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更多资金也是可以商量的,我可以给你相当自主的拍摄权力,来完成这篇大作。”

        “你的要求呢?”

        卡梅隆问,这么巨额的投资他说实话真的心动了!因为一个电影人的梦想,那必然是好的剧本,好的演员,然后没有预算上限!

        现在差不多就是了。

        林启山说:“要符合本书的主旨,它多方面是基于华夏人的思想出发的,我希望在主要角色上,都要体现原著的精神,当然为了国际化,其他次要角色是可以进行一定修改的,不过我也不希望太过于政治正确,因为作品本身就是存在对各种主义的讽刺行为,没了就少了很多味道了。”

  李代桃僵,浑水摸鱼,萧华雍抓了神勇军,定然是一个个严刑拷打,这些人虽然都是经受严酷训练,但没有经历过战场的洗礼,他们的毅力必然是有限,绝不会如同巽王一样无坚不摧。

        “此举,或会让陛下生疑。”沈羲和也不确定陛下会不会猜疑。

        好歹是军士,无调令不得私自行动,他们怎会突然撤离跑到行宫来护驾?尤其是那句话,更是极其刻意。

        “呵呵呵呵……”萧华雍愉悦笑出声,“那两人只是做神勇军打扮,实则是嘉辰太子之人,嘉辰太子为何这般做,自然是要暴露陛下的私心,与我何干?”

        沈羲和蓦地看向萧华雍,他眉目从容,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陛下不会认为萧觉嵩和萧华雍会早有预谋,串通一气,因为陛下想不到萧觉嵩已经病入膏肓,命不久矣。所以在陛下看来,萧觉嵩若要与萧华雍联手,定不会如此突然暴露,必然有大图谋才对得起他这些年潜伏暗处,汲汲为营。

        既然不怀疑他们串谋,就不会想到那两个假冒他暗卫,故意到行宫来救人,要暴露他私下养兵的人是萧华雍的欲盖弥彰,只会觉得纯粹是萧觉嵩恶心他的手段。

        好一招瞒天过海,萧华雍把萧觉嵩撬出来,扰乱了陛下的视线,利用萧觉嵩吸走了陛下全部的注意力,而他以两边受害者的角色,掌控了整个局势,得到了全部好处。

        “日后,殿下多了一层面具。”沈羲和不得不赞叹萧华雍的深谋远虑。

        萧觉嵩要死了,只有萧华雍知道,祐宁帝想不到,以后萧华雍要做什么,就能伪装成萧觉嵩所为,借助萧觉嵩一点点将自己掩护起来。

        这一局,萧华雍不费一兵一卒,折损陛下两百多精锐将士,其中十余人活捉,且陛下还不知情。

        陛下训练的精锐,实则已经能以一敌百,萧华雍根本没有军队,他不能这个时候让陛下肆无忌惮,神勇军一旦出动,大获全胜,陛下就会信心大增,一定会大肆扫荡沈岳山或是步拓海,亦或者直接朝着外族发兵,以战绩来让神勇军正大光明被人接纳,被百姓拥戴,从而理所当然取代西北军或是蜀南军。


 

        萧华雍一次诛杀数百人,在陛下这里一个活口未留,会让陛下怀疑神勇军的能力,会不敢轻举妄动,为他自己争取了有效的时间来继续筹谋。

        事实上,歼灭这二百多人,萧爵嵩几乎全军覆没,萧华雍也算是费尽心思,可陛下不这么认为,因为萧爵嵩全身而退了,他有多少人手,才能做到这一点?

        陛下自然不会想到,能够全身而退,是有萧华雍这个内鬼,这个内鬼被对方用了毒,冲着要他性命的剧毒,所以他要继续躺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只怕要几度危急,要让陛下知道他多可怜多惨,才会越发不信他会和萧爵嵩联手。

        萧爵嵩轻轻松松跑得不见踪影,会让陛下深深忌惮,日后萧华雍假借萧爵嵩的名头,无论掀起多大的腥风血雨,陛下都会觉得可信,会越发忌惮一个早已经死了的人,永远看不清真正兴风作浪的人,就每日在他眼前,扮演着孱弱命不久矣的待宰羔羊。

        “知我者,呦呦也。”沈羲和轻易就想到,日后萧觉嵩就是他的一层皮,迷惑外人的皮,令他心情愉悦,总有一种他们心心相印的默契。

        “殿下曾说,幸得我非殿下敌人。”沈羲和嗟叹,“今日,我将此言还与殿下。”

        她也庆幸,他们不是敌人,否则有这样一个敌人,真是令人防不胜防,心惊胆战,寝食难安。

        “我对你坦诚以待,不是望你惧我畏我,是盼你能知我明我。”萧华雍低声道。

        “我叹服殿下的智谋,佩服殿下的手段,折服殿下的及高。”沈羲和淡淡一笑,自有一派自信的光彩流转于她的身上,“我并不畏惧殿下。”

        她的光彩夺目,令他挪不开眼,他深深凝视着她,深情而又灼热:“你是苍天对我的怜悯。”

        这人总是这样,三句话不离撩拨她,偏都说得好似肺腑之言,她不想接这话,又不好质疑于他,瞧他得意洋洋的模样又觉得碍眼,忍不住就怼了一句:“那你便是苍天对我的惩戒。”

        萧华雍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倒头就躺下,翻身背对着沈羲和。

        这下换沈羲和忍俊不禁,不过她忍着没有笑出声,但也不打算去哄他,他这番作态,不就是指着她哄,之前不喝汤药的事儿,她都没有和他计较,这会儿又开始闹脾气,哄多就会把他给惯坏,沈羲和索性转身,把长榻上的案几推到尾端,扯过薄被,脱了外袍,仍是合衣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