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饥渴的领导h 玩弄到高潮h

2022-11-05 10:22:04情感专区
李卓航冷静道:“谈判时机。虽然王壑答应东西分治,然这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牵扯多少利益。把他晾的越久,他便越着急,谢耀辉和朱雀王也越着急。等他们急得上火了,也许会使

李卓航冷静道:“谈判时机。虽然王壑答应东西分治,然这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牵扯多少利益。把他晾的越久,他便越着急,谢耀辉和朱雀王也越着急。等他们急得上火了,也许会使出些手段。本王想看看他们究竟有何手段。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奸细又会如何兴风作浪。待牛鬼蛇神都跳出来,本王再收网。然后再去跟王壑谈,必能事半功倍。”

李菡瑶由衷赞道:“爹爹高明。”

李卓航盯着她问:“你不担心他?”

李菡瑶道:“不担心。”

李卓航摇头道:“爹爹不信。”

落无尘和鄢芸都忍笑低头。

李菡瑶道:“这有什么不信的。他要是连这点考验都不能经受,过不了爹爹这一关,便不值得女儿牵挂。”

李卓航拍桌道:“好!”

不愧是他李卓航的女儿。

李菡瑶是真的赞成李卓航要晾王壑一段日子的处理方式,她也能管住自己不去见王壑,然鄢芸和王壑的初见还是对她产生了影响,她有些不放心。

她和李卓航都不见王壑,在中间传话的人便只有落无尘和鄢芸了,总要有人去稳住他。

落无尘还好,若鄢芸跟王壑见的次数多了,谁知会发生什么事。自来男女之情最微妙,不知因何起,亦不知为何灭,缘起缘灭,都无规律可循。

李菡瑶是个有决断的人,既然不放心,便不会任由这这情形出现,所以,她要见王壑。

可是,王壑关哪儿呢?

李菡瑶看向李卓航。

她猜不透爹爹的心思。

总不能问鄢芸吧?

不能。

问鄢芸岂不显得她无能。

她一定要“算”出王壑下落。

李菡瑶一心二用,一边在心中推测王壑被关押的地点,一边跟李卓航等人商议政事,主要是办女学和开恩科的事。

按前朝旧例,乡试一般在八月,会试则在来年的二月,都是每三年一考。除此外,遇特殊情形可另开恩科。譬如新皇登基,一般都会降旨开科取士。

眼下李菡瑶就要开恩科。


这不仅是施恩于民,更是选拔官员。

她缺人呐,急需人才。

这是月国建立国祚后首次科举,其重要性自不必说,再加上有女子参加,注定要受到天下瞩目,而女学作为女子科举入仕的门径,也值得她全心筹划。

除此外,她也没忘记强兵。

文武并重,方能兴盛国家。

她下旨:令方勉、胡齐亚和江如澄从军中挑选年轻、机敏、健壮的将士入学,不学经史文章,只学兵法韬略和武技。半年一轮换,全力培养领军将官。

这旨意获得众人称赞。

鄢芸忘记了因王壑带来的惆怅,双目放出灼热的光芒,激情满怀道:“此举大善。不出三年,必能培养出一大批优秀将官,令月国军队所向无敌。”

落无尘也被鄢芸描绘的光辉前景所感染,眼含笑意,道:“胡齐亚将军和澄海大将军不在此地,方将军却在。不如叫方将军一同来商议,也好落实。”

李菡瑶立即道:“传方将军。”

小青忙出去传话。

李卓航看着李菡瑶,眼中满满的都是自豪和骄傲。他很不解:自己就是一商贾,自小教导女儿经商之道,谁知女儿做起皇帝来,发布的政令一套又一套,倒像是皇家精心栽培的君主似的,他自认比不上。所以,他毫无做皇帝的心思,安安分分地做太上皇,扶助女儿。

很快,方勉匆匆赶来。

胡清风也被叫进来了。

李菡瑶先传旨意,然后踌躇满志道:“告诉他们:朕会亲自给他们讲授兵法,凡进学的官兵,将来都是天子门生,和科举选拔的进士一样。任何人,不论出身高下,只要有能力,肯吃苦,都有身显名扬的机会。”

方勉听罢,眼中光芒闪烁,沉声道:“皇上英明。臣这就去选人。臣的意思是先从底层兵将中遴选。一来可让底层兵将看到晋升希望,可鼓舞士气;其二,眼下城中鱼龙混杂,高层将领轻易动不得,否则容易被敌人钻了空子;其三,不瞒皇上说,微臣自接手这支地方军后,除了日常练兵外,也常给指挥使以上将领讲解兵法韬略。只是微臣才能有限,不能很好地教导他们,正要奏明皇上,请名师来指点,谁知皇上就下了这样旨意,与微臣不谋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