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宝宝坐上去自己摇 gl百合压到桌里面好湿

2022-11-05 10:20:55情感专区
鄢芸感受到李卓航的怒气,也不敢轻易回答了,迟疑道:“这个……晚辈也不知。”李卓航道:“这显而易见的。”李菡瑶听不下去了,插嘴道:“爹爹

鄢芸感受到李卓航的怒气,也不敢轻易回答了,迟疑道:“这个……晚辈也不知。”

李卓航道:“这显而易见的。”

李菡瑶听不下去了,插嘴道:“爹爹明鉴:鄢家遇难,昊帝碰上了当然要出手相救。女儿不也救了么!临终托付什么的,即便答应了也是为了宽慰长辈的心,免得鄢伯伯牵挂不安。但昊帝的性子和朕一样,绝不会被一句临终托付束缚住。朕看得很清楚,昊帝对苓姐姐并无男女之情,更无娶她的打算。相信梁大人也不愿勉强儿子执行这莫须有的婚约,否则当年就会明公正道地替你们定亲了。”

她的口气强势又果断。

这否定,不仅针对鄢苓,也是针对鄢芸。

鄢芸正容道:“微臣也是这么想的。姻缘讲究的是你情我愿,方能夫妻和睦顺遂。梁大人最尊重此点,别说昊帝对我姐妹无意,哪怕他对我姐妹有意,但若我姐妹瞧不上他,梁大人也不会强迫我姐妹的。”

李菡瑶满意点头,道:“你应对很妥当,既替自己,也替朕试探了昊帝心意。他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他最善攻心之术,以言语扰乱人心,真真假假的,叫人猜不透他的心思。你若为此迷茫,便着了他的道了。”

鄢芸听得是又悲又喜。悲的是李菡瑶果然毫不掩饰,就这么强势而坦荡地掐灭她心头那一点情愫;喜的是李菡瑶展示了堂皇霸气的明主风范,令她折服。

她躬身称颂道:“月皇英明。”

李菡瑶道:“并非朕英明,是爱卿你有主见,有凌云之志,否则就跟苓姐姐一样行事了。”

鄢芸听后默然无语。

李菡瑶又看向李卓航,她情急之下驳了爹爹的话,爹爹不会生气,怪她不听话吧?

李卓航并不认同李菡瑶刚才所言,认定王壑狼子野心,对李菡瑶行欺骗之术,但他管教女儿虽严格,却多以引导为主,断不会强逼她听从自己安排。因此,他轻哼一声,道:“你别自信,小心栽在他手里。”

李菡瑶忙道:“哪能呢。狮子搏兔尚且要尽全力,何况女儿面对的是昊帝。那是个焉儿坏的,下手毫不留情,可不会因为对手是女子就怜香惜玉。爹爹放心,女儿防着他呢。”她说的郑重极了,半点不敷衍。

李卓航:“……”

鄢芸:“……”

听不懂了。

这两人到底是有情呢,还是无情呢?


 

怎么看着像有情,说话行事却又毫不拖泥带水,出手狠辣果决,像是无情的样子。

李菡瑶又转向落无尘,问:“落爱卿呢?”

鄢芸后退一步,让落无尘上前,待双方擦身而过时,不动声色地瞟了落无尘一眼。

落无尘身形一顿,只一瞬间便想明白了:自己这回话同样不好挨。别的还罢了,当时他质疑王壑狼子野心,不相信王壑对月皇有真心真情,王壑回的那几句话,他必须如实回禀给月皇,这对他是何其煎熬!

可是,他不能不回。

于是,他也一字不漏地阐述了与王壑见面经过。末了道:“微臣和鄢大人向昊帝提出两个条件,昊帝丝毫不见惊讶,一口答应东西分治。微臣不信。昊帝说……”

李菡瑶听王壑说“因为落兄不明白在下对月皇的情义,既是对手,也是盟友,更是刻骨铭心的心上人,可伴她:上九天揽明月,下四海训蛟龙。”感觉心跳急了,却还能保持平静,因为她看见落无尘眼底的落寞。

为情敌传话,自然不好受。

李菡瑶暗自叹息,想:“无尘哥哥太执着了。”

自去年公开选婿后,她已经表明自己心意,但落无尘坚不放手,她也不好多劝,毕竟落无尘又没对她死缠烂打,劝多了,只会伤害落无尘的自尊。

不理会,她又会歉疚。

虽然这不是她的错。

待听到王壑说“距离远了,心却近了”时,她终于管不住自己,绽放出灿烂笑容。

她看向李卓航,问:“爹爹怎么看?”

李卓航也很是意外,不信王壑这么爽快答应东西分治,沉吟问:“他可有什么其他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