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勾住已婚直男h文 英语老师的胸软软的

2022-11-05 10:18:37情感专区
李菡瑶道:“对不对,要你们自己去验证。这是朕给你们布置的课业。接下来你们不妨留心查看,昊帝到底被关在什么地方,若有新的发现,再修正之前的猜测。如此,一边当差,一边学习观

李菡瑶道:“对不对,要你们自己去验证。这是朕给你们布置的课业。接下来你们不妨留心查看,昊帝到底被关在什么地方,若有新的发现,再修正之前的猜测。如此,一边当差,一边学习观察人事,才能长进。”

绿儿和小青振奋道:“是。”

看李菡瑶的目光更崇拜了。

李菡瑶顺势教导了学生兼臣子后,望着莲花湖上连绵的碧波,暗自思忖“王壑被关哪儿呢”?

忽听绿儿道:“皇上,姬少爷来了。”

李菡瑶转身一看,一俊俏的少年公子正沿着湖边游廊走来,忙提高声音招呼:“姬少爷。”

姬澜薰见她隔了那么远叫自己,仿佛至交好友般,答应也不是,不答应又失礼,总做不到像她一样言笑随心,又是欢喜又是自惭,忙加快脚步来到近前,才躬身施礼道:“小人见过月皇,有话禀告月皇。”

李菡瑶忙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他胳膊,笑眯眯道:“快免礼。咱们也是旧相识了,别称什么小人。”

姬澜薰身子一僵,不自觉抬头,撞入一双黑亮的星眸,笑吟吟一张芙蓉面,头上是明晃晃的皇冠,顿时眼也花了,脚也软了,俊脸通红,连耳根都红透了,秋水眼盈盈欲滴,垂眸不敢直视,小声道:“谢皇上。”

李菡瑶体贴道:“站稳了。”

她感觉少年有些摇晃。

姬澜薰更羞了,道:“无……无碍。”

李菡瑶这才放手。

绿儿和小青都觉这姬公子太害羞了,却没笑他。她们觉得这很平常。月皇就是有这样的魅力和气魄,令见到她的人都心生敬仰和爱慕,张皇失措。

李菡瑶示意姬澜薰坐下,自己在他对面坐了,看着他笑问:“姬公子有什么话,请直说。”

姬澜薰还在紧张,双手紧紧交握,又不自在地瞟了绿儿一眼,暗自斟酌该怎样措辞。

谁知绿儿警惕心极强,怀疑她做这副样子是想让月皇支开她们,当即道:“我们是月皇贴身丫鬟,也是近身侍卫,你若想支开我们,别怪我怀疑你别有用心。”

姬澜薰吓一跳,忙摆手道:“不不……”

那脸就更加红了,像块红布。


 

李菡瑶瞅了绿儿一眼,示意她不可放肆,一面对姬澜薰笑道:“姬……公子的来意,朕约莫猜到一些。不妨直说吧。这两孩子很忠心,嘴也紧……”

绿儿和小青听李菡瑶夸她们,高兴地挺了挺胸。

姬澜薰窘迫道:“不,我没想要背着人。我……本来就想坦白,就是……就是……我是个姑娘!”

他一咬牙一闭眼嚷出来。

说完,深深垂头。

绿儿和小青张圆了小嘴——

这转折太突兀了!

李菡瑶却噗嗤一声笑了,道:“朕早就看出来了。”

姬澜薰猛抬头,惊道:“皇上瞧出来了?”

李菡瑶笑眯眯点头,道:“朕当年化名木子玉,与令尊大人成了忘年交,曾听他说过:他膝下共两女一子。算起来,姬公子今年才十一岁。哪里又多出来你这么个儿子?所以朕猜,大概是姬姑娘女扮男装。后来你对朱雀王说,令尊大人在湖州任上替你定了一门亲,你此来是议亲的,朕便更加肯定了。因为令尊大人当年确实提过把女儿许给朕。朕因为是女儿身,吓得连夜跑掉了,再不敢上姬家……”

“哎呀皇上,别说了!”

姬澜薰羞得捂住脸。

李菡瑶安慰道:“姬姐姐,这有什么可羞的。做不成夫妻,咱们可以做好姐妹嘛。”

姬澜薰心想,说得容易。

当年,她父亲在湖州任官,被同僚陷害,有杀头抄家之危,幸得十二岁的木子玉出谋划策,助父亲斗倒了贪官,并立下大功,官升两级。从那以后,木子玉就成了姬家的座上宾,父亲视其为忘年交和智囊。一天,她和妹妹偷窥了木子玉风采,从此便不能自拔了。

父亲也有意将她许给木子玉,将自己最宝贝的白玉印章送给木子玉做信物,承诺日后但有所求,姬家必全力支持。

木子玉收下了信物。

一年后,父亲暗示结亲。

木子玉说婚事由父母做主,婉拒了。

次日离开,再未登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