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千仞雪被啪到娇喘不停 挺进朋友的娇妻身体里

2022-11-05 10:17:47情感专区
王静辉瞥了他一眼,不悦道:“做都做了,有何不敢当的。”王壑食指点点桌面,道:“那就说说,为何要陷害我。你憎恨堂叔害了你母亲,我深感理解,但我不过是见你年纪轻轻便

王静辉瞥了他一眼,不悦道:“做都做了,有何不敢当的。”

王壑食指点点桌面,道:“那就说说,为何要陷害我。你憎恨堂叔害了你母亲,我深感理解,但我不过是见你年纪轻轻便遁入空门,于心不忍,所以代堂叔接你回王家,本是一片好心,为何迁怒于我,将我出卖?”

王静辉讥讽道:“只是好心吗?”

王壑点头道:“嗯,也有私心:我想通过你交好你姐姐。对月皇麾下的臣子,我都尽力交好,不指望能策反他们,至少在联姻一事上,争取他们的支持。”

王静辉又沉默了。

王壑皱眉道:“你不会是恨上了王家所有人吧?看你也不像那偏执不讲理的。到底为什么?”

他心里梗着这事,难受的很。

王静辉又瞟了他一眼,正瞄到他鲜艳的红唇上,怕自己破了色戒似的,忙将目光转向窗外,幽幽道:“我并不恨他,他虽然有错,母亲也有错。”

说到这,又停下了。

王壑不得不催问:“那你是为什么?”

王静辉道:“都犯了错,为何母亲落个家破人亡的下场,被千夫所指,而他却什么事都没有,甚至被你重用,推举到江南来做官?就因为他是男人?”

王壑如雷轰电掣般,根本不用王静辉再细说,全明白了,然王静辉开了头,却越说越激动。

他站起来,质问王壑:“凭什么男人就能为所欲为?男尊女卑吗?什么狗屁的规矩!小爷这就打破它!所以小爷要帮月皇!这理由够不够出卖你?”

王壑点头道:“够了。”

十分够!

各为其主嘛。

他真够倒霉的,成了王静辉的投名状。

他多谨慎的一个人,算无遗策,谁知百密一疏,栽了这大一个跟头,心中郁闷可想而知。

不过想想刚跟鄢芸和落无尘的会面,他眯了眯眼,觉得自己也许因祸得福也未可知。

“多谢你。”他对王静辉道。

王静辉愕然——


 

这人莫不是气疯了!

王壑没有气疯,心平气和地放王静辉走了,临别时叮嘱他放宽心,说自己不怪他,让他专心辅佐月皇,争取名垂青史,告慰他母亲在天之灵,切不可再做和尚。又托他去请江南王,说自己有重要事与江南王相商。

王静辉是怀着内疚的心情离开的,去时脚底打飘,目光直直的,心里默念:“果然他胸襟磊落、襟怀宽广、胸有丘壑、海纳百川、雄才大略、仁心仁德……”

好惭愧,怎么办?

算了,先去见江南王,帮他说说好话,若能促成和谈成功,避免内战,也算是一场功德。

想罢,加快脚步去了。

他自己当然见不着江南王,他先去找姐姐欧阳薇薇,由欧阳薇薇带他去见江南王。

欧阳薇薇正要找他呢。

昨晚他们私会被族人捉拿,其实是掩人耳目,趁乱将王壑及其随从全押入欧阳家去了。闹得动静太大,影响了欧阳薇薇的闺誉。这种事不好解释,向来是越描越黑的,尤其是他姐弟并非血亲。思来想去,欧阳薇薇决定,带着弟弟出去溜一圈,什么也不说,人家自然知道王静辉回来了。回来看她这个姐姐,不是人之常情吗?而王静辉身份尴尬,不敢光明正大上门,偷偷找她再正常不过。

出行时,她让弟弟骑马。

坐在马上好让人“瞻仰”。

王静辉明白姐姐用心,笑嘻嘻道:“别人爱怎么说,就让他们说去。弟弟不怕。大不了……”他差点说出“大不了我娶了姐姐便是”,又怕吓着欧阳薇薇,住了口。

欧阳薇薇浑不在意道:“我也不是怕,就是带你出去走走,告诉大家,你回来了。”

王静辉一怔,红了眼圈。

他这样的身份,回来还值得昭告乡里吗?但姐姐显然还当他是亲弟弟,并不以他为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