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敌国皇子被肉禁np禁忌 啊 娇喘 呻吟 王爷

2022-11-03 10:12:49情感专区
结果迎着初升的太阳欢欢喜喜回府的两人,在府门口刚下了马车就见门房一脸惊喜的表情跑了出来,先是有些狐疑地看了下脸上照样抹了些黄粉扮丑的周衡,随后便一叠声地催促春雨&ldquo

结果迎着初升的太阳欢欢喜喜回府的两人,在府门口刚下了马车就见门房一脸惊喜的表情跑了出来,先是有些狐疑地看了下脸上照样抹了些黄粉扮丑的周衡,随后便一叠声地催促春雨

“快,快去外书房,你们俩昨儿下午把王爷都给惊动了,快去,暮云队长如今就在里头等着呢!”

毕竟还在府门前,忍住了没问她们俩昨晚为何一直没回来,虽说只是两个丫鬟,但春雨可不是一般的丫鬟,听说还刚定了亲,沈嬷嬷保的媒呢,姑娘家名声要紧,晚上没回来这事可不能随便乱说。

周衡和春雨没想到回府面对的竟然是这般情形,听了门房的话便相互看了眼,之后春雨很是惊讶地跟他求证

“昨天下午我们被一些事情给耽搁了,但派了人回来送信的,难道你这边没有见到什么人过来吗?”

得到了否定的答复。

两人便又对看了眼,看来出了点岔子啊,当着门房的面不宜多说,周衡甚至也没跟那本来认识的门房告知自己的身份,还是赶紧去外书房问问暮云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吧。

结果刚进了外书房见到了暮云,对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立马吩咐旁边的一个侍卫“快马加鞭去兵部衙门跟王爷禀报一声,就说春雨她们都已经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眼看那侍卫得了令转身疾步出去,再看一眼暮云颇有些严肃的神色,周衡不禁也收起了微笑打招呼的神情问他“你们昨天真的没有收到信?”

自然是没有,暮云摇摇头。

春雨顿时慌了,虽说夜赏昙花这事是表小姐决定的,但为此弄得王爷一晚上担心,那自己可难辞其咎啊,想了想,终是觉得不甘心,便对屋内两人说了句“要么,我再去府门口看看?表小姐,按说咱们当时可特意交代了,那信要当面交给门房才能得赏钱的。”

那客栈不是说找的人很靠谱么,靠谱到竟然连赏钱都不要?不会是昨晚天黑找不到地方,今早再送过来吧?那也应该送到了啊,如今太阳都有些晒了。

“好,你去门口等等看。”周衡嘴里说着,心里其实不太抱希望,明摆着的,为何昨天傍晚自己特意交代那送信的人要靖王府门房收了信才能给赏钱,要的就是昨晚之前就让沈复知道此事,如今时间已过,现在再把信送来已经失去了意义,那送信之人想必也不是傻子。

所以虽然春雨看着还是心存侥幸,但周衡却觉得定然是对方嫌晚上太麻烦没有过来,而照目前情形,昨晚自己和春雨一夜未归,看那门卫和如今暮云的样子,可想而知,王府昨晚定然不得安生,沈复也很是担心,今早去衙门前想必还交代了暮云一番,等着自己的消息。

也是,如今三公主还在暗中窥伺不说,自己如果出了事,周家那边也不好交代。

想到此,周衡不禁紧了紧手里抱着的木匣子,有些小心地问暮云“那个,王爷,是不是…有点生气啊?”


 

小时候出去串个门还得跟外婆报备一下呢,更何况是在音讯不通的古代,还是夜晚,可想而知沈复心里会如何生气。

说好了让自己申时就回来,还特意让春桃在那角门处守着,唉,可怜的春桃,回头也得跟她道个歉。

春桃那边倒好说,只是沈复这边…周衡有些发愁,不知下午该如何面对他。

暮云对此倒没怎么多说,只说了句“王爷昨晚没怎么睡,很是担心您。”

完了!

情急之下,周衡倒是盼着出门去等人的春雨能如愿等到那个迟来的送信之人,如此,回头见了沈复,自己也有话可说。

可惜比她还要急切的春雨在府门前从早上等到中午,又从中午一直等到她家王爷回府,依旧没有等到那个送信之人,只得在沈复黑脸下马之后行了礼讪讪地跟在他后头说了句

“王爷,表小姐她在外书房等着您呢,昨晚,昨晚确实是派了人回来送信的!”

可惜还未说完,沈复已经一阵风地走掉了。

而手里抱着画轴和那放了昙花的小匣子早早候在外书房门口的周衡,也是眼睁睁地看着一身官服的沈复从自己面前走过,刚来得及讨好地说了句“回来啦,不好意思,我跟你说—”就听他跟后面跟着的晨风说了句“把门关上!”

不是吧,这是生了多大的气啊,周衡暗自嘀咕一声,本来还想夸他这一身石青色的朝服很帅气,两肩和胸前绣着的龙形图案更是让他看上去威风凛凛呢,真是的!

嘀咕归嘀咕,既然如此自讨没趣,接下来周衡觉得自己还是抹不下脸来跟着进去,便把手里的两样东西都交给了门口的侍卫“麻烦你等下交给王爷,就说是我昨晚买来的,请他不要再生气了,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说完了,便转身朝不远处站着的春雨挥了挥手,两人一起回了柳风阁,却不知,就在她们身后,外书房的门很快便又开了,晨风出来,一声不吭地从那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两样烫手山芋的侍卫手里迅速接过了画轴和匣子。

之后沈复看着摊在书桌上的画作和打开的匣子沉默不语,一副月下昙花图,两朵看着像是枯萎的昙花,底下垫着的还是自己的帕子,这是什么意思?

是说自己跟她这段意外的相遇,就如,昙花一现么?

想到此,沈复只觉一阵急怒攻心,一把抄起一旁的茶盏给直接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