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稚嫩的小屁股坐在大腿上 在水疯狂里要了她h文

2022-11-03 10:06:46情感专区
刘青山就对着话筒说“刘突击手不在啊,听说带人去县酒厂了,要突击酒厂的酒窖,把那些高度白酒全都烧喽!”哈哈,电话那边,传出酒厂的厂长大老李的笑声“青山,恭喜你啦,

刘青山就对着话筒说“刘突击手不在啊,听说带人去县酒厂了,要突击酒厂的酒窖,把那些高度白酒全都烧喽!”

哈哈,电话那边,传出酒厂的厂长大老李的笑声

“青山,恭喜你啦,明天抽空来一趟县里,俺们这些人,要给你庆功,祝贺你成为新长征突击手。”

刘青山也嘿嘿两声“李叔,您这酒,只怕不大好喝吧?”

一旁的老支书也跟着嚷嚷“酒无好酒,宴无好宴,要喝酒,拉着酒罐来俺们夹皮沟,那才有诚意呢。”

说了几句玩笑,刘青山也就答应下来,还是过年的时候联络过,这都好几个月没见面,也该坐到一起唠唠,关系越走动越近嘛。

第二天上午,刘青山就开车吉普车去县城,照例先给二姐那边送点吃喝。

刘银凤已经开始高考最后的冲刺,满打满算还有两周的时间,所以连家里乔迁新居,都没回家。

从徐校长家出来,刘青山就把吉普车开进酒厂院里,大老李听到动静,早就乐呵呵地迎出来

“来来来,青山老弟,先参观参观酒厂,给提点意见。”

“别,你还是叫我青山吧,叫兄弟那不是差辈了嘛,俺听着身上起鸡皮疙瘩。”

刘青山嘴里闲扯着,大老李都四十多了,跟他最少差一辈儿。

大老李拍拍刘青山的肩膀“俺们也没拿你当过小孩儿,就当是忘年交吧。”

既然如此,刘青山当然乐意,不过嘴上却依旧开着玩笑“都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李老哥你啥意思?”

一听这话,大老李的酒糟鼻子都越发红灿灿的“老弟,俺是老实人,还能坑你咋滴,就是那帮小子包藏祸心,惦记你手里的美金呢。”

“那就甭惦记了,俺们村要开野菜厂,搞不好还得进口设备,这点钱够不够还两说着。”

刘青山来的时候,基本也猜到了,如今外汇紧张,企业想要发展,就需要进口先进设备,想不到连他这点钱,都被人惦记上。

两个人一边说笑,一边进了车间,工人们光着膀子,正把窖池里面已经发酵好的原料,装进一辆辆小车,然后推到另外一个车间蒸酒。

“老弟,听说现在南边都不烧酒了,直接勾兑,你说俺们酒厂请几个这样的师傅行不行?”

大老李请刘青山来,当然有事相求。

刘青山一听就皱起眉头,他想起了碧水县酒厂未来的遭遇几年之后,酒厂被私人承包,开始生产勾兑白酒,一年到头,都不见酒厂冒烟儿。

而眼前这些用了几十年的窖池,也全都给毁了。

窖池用的年头越久,里面各种益生菌越丰富,才能形成特殊的酒香,窖池毁了,酒厂的根基也就彻底毁了。

就像现在的碧水大曲,后来多少人都怀念不已,就是这种小县城生产的白酒,几千块钱也买不到一瓶。

破坏容易,想要再恢复,那就难喽。

酒厂如此,还有许多东西,也都是如此。

“老弟,青山老弟……”

大老李嘴里连声呼唤,这才把沉思中的刘青山唤醒,他指指眼前的窖池

“老哥,这些宝贝,无论啥时候都不能毁啊!”

见他说的严肃,大老李也就使劲点点头

“老弟你放心,只要俺在酒厂当一天厂长,就守好这窖池。”


 

刘青山不置可否,几年后的改革大潮,谁也阻挡不了,酒厂私营化是无可避免的。

大不了,等到时候把酒厂承包下来呗。

几年之后,要是他还没有那个实力,也就白混啦。

走了几个车间,最后来到酒窖,刘青山瞧着那一个个金黄色的大玻璃罐子,放眼望去,只怕有上万个,也不由一声惊呼

“老哥,你这是加工了多少虎骨药酒啊?”

“嘿嘿,不多,也就几百吨吧。”大老李脸上也有点尴尬。

自从去年广交会取得佳绩之后,上面帮着筹集不少药材,结果他和厂领导脑子一热,全都给用了。

这一下子,就压得他们酒厂喘不过气来。

药酒不像普通白酒,消耗量比较小,这么多药酒积压,职工的工资都开不出去了。

职工眼瞅着吃不上饭,就天天去厂长家堵门,把大老李给愁的,酒糟鼻子都快开花喽。

这次请刘青山过来,主要就是为了这事。

搞清楚原委之后,刘青山也直挠头“老哥,广交会后,还有国外的订单没?”

大老李使劲晃头“要是有订单,俺能这么愁吗?”

不仅是他和酒厂的其他领导,就算是县里乃至上边,也都错误估计了形势。

本来还以为药酒会一炮打响,供不应求呢,结果大错特错,才造成现在的局面。

事实上,因为中医和西医的竞争关系,国际上许多国家,根本就不想承认中草药,所以对这种药酒,也有抵触。

除非是喝了之后真正受益的人,会继续购买,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有购买的欲望。

在这个年代,类似这种盲目上马的事,并不在少数。

也不能完全怪企业和决策者,主要还是信息不畅,不了解市场所致。

就像这些药酒,好几百吨,就算今年的广交会,能推销一批,估计也是杯水车薪。

那就只剩下一个法子了,刘青山盘算一阵,很快便有了计较

“李老哥,打广告吧。”

“就是电视里面那样的广告?”李厂长家里有电视,电视里数量稀少的广告,一家人也能看得津津有味。

这个时代的人,还真不排斥看电视广告。

“对,直接在央视打广告!”

刘青山点点头,他记得,白酒在央视打广告,已经是九十年代的事情。

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句孔府家酒,叫人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