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巨龙挤进皇后白嫩 浓精 滚烫 囊袋

2022-11-01 10:21:25情感专区
  “哼,真是纨绔子弟,看见漂亮女人就迈不动腿了!程家日后若将家业交给此人,怕是也长不了!”大长老冷笑,随后挥了挥手:“尔等都散去,本长老要闭关了。”  &l

  “哼,真是纨绔子弟,看见漂亮女人就迈不动腿了!程家日后若将家业交给此人,怕是也长不了!”大长老冷笑,随后挥了挥手:“尔等都散去,本长老要闭关了。”

  “是,长老!”

  一众弟子悉数退离。

  但在这时,一名弟子匆匆跑了进来。

  “回禀长老,宗主召见!请您立刻前往宁武殿候见!”

  “哦?宗主出关了?”大长老有些惊讶。

  “宗主早就出关了,一直在等待着您这边的消息呢。”那弟子平静道,随后转身离开。

  大长老眉头微皱,但还是起身前往宁武殿。

  其实与程家的这场交易,宗主全程关注,迫切想要知道结果。

  因为穷州派之主近日修炼遇到瓶颈,久久得不到突破,非常需要外物相助突破修为。而就穷州派周遭,能拥有这等宝贝的势力屈指可数。

  程家就是其中之一。

  故而程家盯上了穷州派的这片地时,穷州派宗主就在考虑着要不要从程家身上捞上一笔。

  宁武殿内。

  大长老恭敬的走了进去,里头是一名盘膝而坐的身影。

  这身影于一片纱帘后,看不清模样,可谓是高深莫测,气息也浑厚精绝。

  大长老十分虔诚的作完一礼后,立刻将交易的过程述说于宗主听。

  “所以说,那块地换了三千血石跟南明菩提?嗯,不错!这些东西倒是对本宗主的修为突破有很好的帮助!大长老,你干得很好。”宗主连连点头,似乎对这些东西还颇为满意。

  “宗主,程家人说了,今后还得仰仗宗主您,因此他们特意又献上了玄彩灵芝一株,以表敬意,所有东西都在这,请宗主过目!”

  大长老双手拖着那几件宝贝,将其举过头顶,虔诚说道。

  “看样子程家人还是蛮有心的,拿过来吧,让本宗主一阅!”

  “是!”

  大长老恭敬而呼,随后小心翼翼的走上前,穿过纱帘,将东西呈了过去,却是不敢抬头,不敢直视这位穷州派的最高领导人。

  宗主接过那些宝贝。

  但在这时,他像是看到了什么,略微困惑的发出了声:“咦?大长老,你手上的这枚戒指是从何而来?为何以前不曾见你戴过?”

  “啊?这戒指啊是今日一名从宗外来的人拜访时赠送的。”大长老忙道。

  “赠送于你的?”

  “对宗主若是喜欢,尽管拿去。”大长老立刻说道。

  虽然他心里头是一百个不愿意。

  然而穷州宗主没吭声,盯着那戒指一阵,突然脸色凝沉,低声喝道:“你速把戒指摘下,让我仔细看看!”

  “是!”

  大长老忙不迭的取下戒指,心里头无比困惑。


 

  宗主这是怎么了?

  他虽然尤为不解,但还是照做,将戒指递过去。

  穷州宗主拿来戒指,仔细端详凝望。

  好一阵子,突然脸色骇变,吓得竟是浑身哆嗦了起来,手中的戒指都差点没拿稳。

  “宗主?”

  大长老脸色轻变,急忙呼喊:“您没事吧?这怎么了?”

  “你这戒指从哪弄来的?告诉我!这戒指究竟是谁给你的?”

  穷州宗主猛地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他,大声吼道。

  大长老吓了一跳。

  他还从未见过宗主流露出这样的神态。

  “宗主,我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戒指是是别人送我的”

  “送你?谁送的?”

  “两个从江城来的商人啊宗主,究竟怎么了?这这戒指有什么问题吗?”大长老呆呆的问。

  “你知道这是什么戒指吗?”穷州宗主瞪大了眼睛。

  “这这不就是枚普通的戒指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白痴!愚蠢!简直是井底之蛙!”穷州宗主毫不客气的破口大骂。

  大长老一阵愕然。

  却是听穷州宗主低吼道:“这枚戒指是东皇教的戒指!是东皇神戒!只有东皇神君才能佩戴的戒指!明白吗?”

  “什么?东皇教?”

  大长老大惊失色,突然,他反应过来什么,急呼道:“东皇教的现任教主不是林神医吗?”

  “那么,你说那两个人是来自哪的商人?”宗主狰狞询问。

  大长老瞬间软瘫在了地上。

  “江江城?难道说那个送我戒指的人是林神医?”

  突然,大长老想起林阳走之前的那句话。

  这句话足以印证了林阳的身份!

  “林神医居然把这种戒指赠送给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长老,你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另外林神医呢?他在何处?你可有好生招待?”穷州宗主猛然起身,严厉而喝。

  然而大长老却是双目失神,人彻底傻掉了。

  半响,他才呐呐说道:“他们被我赶下山了”

  “什么?”

  穷州宗主感觉自己快爆炸了。

 林阳跟苏颜可没开车上山,这种地方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打到计程车,网约车的服务更不在范围内。

  迫于无奈,二人只能徒步下山。

  好在是下山,走的想对轻松一些。

  “怎么会这样?”

  一路上,苏颜都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这回不仅没能把合同给谈下来,还赔了一枚戒指不菲的戒指。

  这可她心疼死了。

  “你有这样的戒指怎么也不说一声啊!”

  “能入的了那大长老眼的戒指,肯定不一般,这回咱们是亏大了。”

  “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任何事情都不跟我讲?我究竟还是不是你的妻子?”

  “你倒是说句话啊!”

  苏颜不断埋怨林阳,撅着嘴巴,明明很生气,但却让人感受不出她的怨气,反倒充斥着一股可爱劲儿。

  林阳笑吟吟的看着她,也不反驳。

  这可让苏颜更为郁闷了。

  见苏颜愈发烦闷,林阳无奈了,笑着说道:“行了小颜,别郁闷了,其实也没什么,一枚戒指而已,等下次我再去古玩街掏一掏,说不准还能得到更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