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厨房里舌尖卷住花蒂 让人看得留水水的故事

2022-11-01 10:07:27情感专区
  苏鹤喝上一口女儿煮的花茶,吐出一口气,随后道,“阅人这么多年,他给我的第一感觉不太舒服。通过谈话,我能感觉到他十句话,一半都是假话,很多时候都有些心虚表现,所以我怀疑

  苏鹤喝上一口女儿煮的花茶,吐出一口气,随后道,“阅人这么多年,他给我的第一感觉不太舒服。通过谈话,我能感觉到他十句话,一半都是假话,很多时候都有些心虚表现,所以我怀疑他隐瞒了什么信息。不过骆宝儿又不是我的孩子,我说不是,不说,好像也不太对,有点无奈。”

  “那你打算怎么办?”洛瑾可不认为自己这个父亲是真心替骆宝儿着想,毕竟他自己也说了,不是他的孩子。

  “既然她选择这个男人,那以后一旦发生让她后悔的事情,我不会插手。”苏鹤的确没打算管骆宝儿,也不想为她付出任何的情感。

  因为房英的缘故,他了提点几句,至于听不听也就是她自己的事情。

  正是因为他看不上骆宝儿,便眼不见心不烦的跑来女儿这边。

  苏洛瑾知道苏鹤这种凉薄的性格,好歹苏洛美和苏诚诚与其一起生活十几二十年的,一点感情都没留下。当然,他对她这个女儿倒是真心实意的,她也就没去多想。

  她注意着苏鹤的茶杯,茶水见底后,立刻满上。

  连清枫也坐在一旁陪苏鹤聊起天,她便开始看起手机。

  这个时间点,猴子一条短信都没发过来,她主动发送一条短信过去,“猴子,还在ktv?”

  这条短信如同沉入大海一般,渺无声息。

  就在她准备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一通陌生的电话响起,这个电话铃来自江然的手机号码。

  她犹豫几秒后接起电话,因为没听到声音,她也保持沉默,这时候,她顺手开启手机的录音功能。

  在洛瑾快不耐烦的时候,对面说话了。

  “江然,如果你不想出事,那就不要再出现在学校里,如果被我看见你还敢来学校,我便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声音似男似女,明显用了变声器。

  洛瑾看了一眼号码,也是显示网络号码,预计查不出什么东西来。

  “哦?你要怎么让我后悔?”洛瑾表情自然地站起,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讥笑。

  她移步到庭院中,并不想让清枫他们听到她的对话。

  清枫一直盯着洛瑾的背影,脑子一直回想她刚才的笑容,陌生又带着冷冽,他心底对来电话的人产生疑惑。

  “江然,运气好逃过一劫,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或许是你这条贱命。”对方虽然用变声器,但她还是能听见声音中所带的愤恨和怒火。

  她现在可以肯定,这个人并不是赵琴,“呵呵,那不好意思,我天生就是运气好,有什么本事尽管来,一个只敢躲在暗处,不敢出现的蟑螂,还需要我多费心思?”

  “你就用嘴强撑吧,很快你就会后悔了。”对方也有些恼羞成怒,说完迅速挂断电话。

  洛瑾眯起双眼,她对这样的人完全看不上,但也不能小瞧,免得阴沟里翻船了。要是被她抓到那个背后的小人,她绝对不轻饶。这般小人行径,为了自己的目的,伤害他人的性命,不仅仅是犯法,还有道德上面的问题。

  她收起手机回到客厅,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对于通话内容,她不打算对任何人提起,因为就算提起,也只是徒增他们的担心。

  她面部表情无懈可击,清枫也没看出一丝不对劲,该说小瑾太会隐藏还是说她根本没事?可是那通电话他听到了小瑾说的那句话,绝对没那么简单。

  如果小瑾不愿意说,他问了,也不好,只好憋在心底。

  洛瑾被清枫深沉地目光看着,一点一点的被吞噬。她稍微有点心虚,但这点心虚,她很好的隐藏起来。

  苏鹤唠叨着,本来要给骆宝儿十万的嫁妆,也不太想给了,因为他认为这是给白眼狼。这钱不如带阿英出去购物,让她开心一下。

  因为公司都脱手了,他现在真的是一身轻松,手头钱也够花,但是现在也比较省,不该花钱的地方,尽量不花钱。

  洛瑾绝对支持,“爸,我觉得你还是别插手太多了,拿钱买仇人。按照你说的,这个苏英杰有问题,以后真的出事,还不是会回来找你帮忙?感觉一身骚。”

  洛瑾这种人就是十分怕麻烦,也讨厌被纠缠,对她而,骆宝儿就是个麻烦,既然一开始选择不听长辈,那以后所发生的事情,就要自己承担。

  父女两聊了一会,知道房英打电话过来,苏鹤才回去。

  洛瑾伸了个懒腰,目送自己父亲离开,然后靠着清枫,“怎么?突然死气沉沉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清枫问出自己的想法。


 

  洛瑾抬头对上清枫认真地双眸,眨了眨眼就想要转移视线。

  但脸蛋被清枫一手抓住,看着圆嘟嘟的洛瑾,他继续问,“怎么?心虚了?”

  “没有心虚。”洛瑾吐字困难。

  可爱的小模样让清枫忍不住亲一口,“我知道我会担心你。”

  洛瑾点头,但有些事情,她觉得说出来只会让他有担心的情绪,“其实也不是什么事情,你应该相信我,相信我能解决。对我而,这些事情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罢了,如何事情牵扯比较大,我就会和你们说。”

  “会有危险?”清枫记得江然是被人恶意撞的。

  “不会,放心吧,就算有危险也不是我有危险。”洛瑾抱住清枫的手臂,露出大大的笑容让他安心。想要他放心,那她不能受到伤害,该好好保护好自己了。一旦受伤,她怀疑,清枫绝对不会这么纵容她。

  所有的包容都是有一定前提,只要不破坏它,那这个包容一直有效。

  她不是一个不知好歹的人,对于清枫的爱意和善意,她全部都记在心底,也会付出自己的人感情。

  清枫还是露出一抹失落的神色,她还是不愿意与他说。

  洛瑾虽然懂人,但却不够懂自己的男人,她习惯用自己的思维思考问题,也不想别人替她担心,实际上,她把自己看的太轻了,觉得自己在对方心底并没有这么重要。

  这样的思维,连清枫完全没想到过,因为在他眼底,洛瑾是十分有自信的女人。

  当然,对洛瑾来说,这和自信没什么关系,只是她个人认为自己在清枫心底不是那么重要而已。

  苏鹤给洛瑾打电话,他说把自己的身份证落在沙发上,让她送一下。

  她也找出身份证送去隔壁,这时候的骆宝儿早已经离开,听到房阿姨和父亲对话,是关于骆宝儿现在铁着心思要嫁过去,根本不愿意考察一段时间。

  “爸,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呢?”洛瑾把身份证递上去,顺便问道。

  “嗯,我和你房阿姨商量了,到时候我包个5万块钱红包就可以了,等他们结婚后,我们就出国旅游几个月。好好享受一下退休生活,你要是能在我我们回来的时候,给个好消息,那我以后就在家里等着带外孙。”苏鹤是想要个外孙,以后出去见老朋友喝茶下象棋都能带着。还能从小就训练他的思维,好让他长大后能够成为有用的人。

  洛瑾无语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爸,我还小,不着急,你也别着急了,想好好去旅游吧。”

  她和骆宝儿也不熟,她的事情,她不参与,也不会介入。

 苏鹤知道自己女儿的心理,也不会说让她把时间空出来去参加骆宝儿的婚礼,毕竟一个外人怎么都无法和自己的女儿相提并论。

  在女儿走之前,他继续唠叨,“最近也不知道你忙什么,有空和清风过来吃饭。”

  “知道了。”洛瑾摆摆手,潇洒地离开。

  房英靠在苏鹤的胸前,目光带着难以语的伤感,“要是宝儿能有洛瑾一半懂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