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抵在墙上律动撞击 摸屁股中间的小缝

2022-10-29 10:28:56情感专区
两人一直心心相印,相敬如宾,只差最后一步,就成了事实上的夫妻。 然而,一场战斗,就让两家矛盾激发,从而也直接摧毁了两家的姻亲。 这让当年的情侣,直接成了刀

        两人一直心心相印,相敬如宾,只差最后一步,就成了事实上的夫妻。

        然而,一场战斗,就让两家矛盾激发,从而也直接摧毁了两家的姻亲。

        这让当年的情侣,直接成了刀刃相见的仇敌。

        这如何不让文战野内心感到痛苦不堪。

        见周围的亲人是如此的疯狂与激情,他只好躲在一边,默然不语。

        随后,就重重叹一声,就准备离去。

        可是,在他刚要离开的时候,一只宽厚的手掌搭在文战野的肩头上。

        这让文战野一愣,转头一看,却见祖父文天龙微笑着望着自已。

        他不禁轻声说道:“爷爷,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台上带领大家开会吗?”

        “那个,战野啊。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现在,我们与刘家是死对头,这其中只能活一个家族。因为,这是无解的局面,任何人来了,也不行。”

        文天龙淡淡地说道。

        “我明白,只是,我能否说一个请求?”

        文战野说道。

        “什么请求,请说。”

        文天龙问道。

        “这次大战,你们能否留下玉仙的性命,其他人我不管。”

文战野盯着祖父的眼睛,郑重地说道。、

        “这个嘛,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不能保证其他人不会杀死刘玉仙的。毕竟,她不是你的未婚妻了,而是你的仇人。是我们所有人的仇人。这次我们去攻打他们,刘玉仙肯定不会袖手旁观,一定会对咱们文家人大开杀戒,所以,我们为了自保,不能任由她去斩杀我们文家人啊。”

        文天龙想了想,就马上回应孙子的话。

        他只是安慰孙子罢了。

        但具体如何操作,这只能到战场上才能保证。

        因为,他也无法向孙子保证,能保全刘玉仙的性命了。

        “嗯,我明白了。”

        文战野自然知道祖父的无奈之言,只好作罢。

        随后他就退出人群,走出文家的大院,来到一片葱葱大山上,向南方隐约可见的刘氏家族的方向瞧去。

        在那个地方,有着他最深爱的女子。

        想当年,他们两人策马西风,行走雪地,是多么的潇洒惬意。


 

        有多少花前月下留下他们两人的琴箫和乐,甜密私语,是那样的美好与幸福。

        但现在,一切成了昨日黄花,空留无限惆怅与失落。

        突然,文战野钢牙一咬,遂朝山上奔去,然后就消失在秘林当中。

        这让身后数名保护的卫士大惊失色。

        他们马上追赶过去。

        并且又有人折回,去向文天龙等人报告此事。

        因为家主有令,任何人,也休得进入大山深处。

        这是禁令,任何人也不能违反。

        进了大山深处,其尽头就是刘家的地界。

        因此,只要进了大山深处,那就凶多吉少,无生还的希望了。

        可是,等几个卫士进了深山,哪里还有文战野的身影。

        于是,他们只好分头寻找,并且传音回文家大本营,报告此事。

        毕竟,文战野可是天尊境界巅峰境界的大高手,他若走,没有人能留得住,更无法寻找得到的。

        此刻,文战野甩开身后的卫士们,以精妙绝伦的轻功身法,朝刘家的地盘疯狂冲去。

        他要在两家大战的最后关头,见心爱的女人一面。

        哪怕是死在心上人的面前,也是无所谓了。

        同时,他也知道,刘玉仙经常闭关修炼的玉竹林,就隔他们文家的大山不远,速度快的话,只需要半个时辰就可以赶到。

        他也相信,处于这种时局当中,刘玉仙肯定是非常的难过。

        所以,不管如何,他也要见心上人一眼。

        哪怕是死,也无所畏惧了。

刘家后山一条路上,刘玉仙带着四名心腹婢女,朝刘家聚义厅慢慢行去。

        护卫长刘羽则带着十名精锐卫士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一路上,刘玉仙满腹心事,暗自神伤。

        因为,刘文两家成了仇家,意味着她与情郞文战野成了仇人。

        这让本来相爱至深的两个人如何接受得了。

        因此,这段时间,刘玉仙除了闭关修炼剑道,就是独自沉思未来的路如何走下去。

        她也是一个极为传统的女子,将仁孝二字摆在最上面。

        一切都以父母或长辈的旨意为尊。

        虽然有时因为修炼的原因,而无意违逆了长辈们的话。

        但平时一直还是特别乖顺听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