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娇嫩承受灌满h 男生做一次多久算是正常的

2022-10-28 10:39:09情感专区
“‘在我们之中有一个杀手,正打算一个个暗杀掉我们。’”林三酒转头看着那个一直不说话的女人,低声问道:“我说得没错吧,管南?”“你说

    “‘在我们之中有一个杀手,正打算一个个暗杀掉我们。’”林三酒转头看着那个一直不说话的女人,低声问道:“我说得没错吧,管南?”

“你说管南建立了一套叙事,”木牙的质疑声,第一个打破了室内的寂静。“证据呢?你怎么知道她不是真心害怕而已?再说,她有了推测,不代表她就是存心要获取信徒吧,你的结论太武断了。”

    在摇曳的火光与淡淡白烟中,林三酒眯起眼睛打量了他几眼。

    “你在海滩上的时候,应该很头疼吧。”当她开口时,她没理会木牙,却对管南说道:“不肯参加晨医生记录系统的人,加上你也只有三人,如果你要在我们之间找传声筒,你的Message必定会在记录系统中出现至少两次,那时你就暴露了。

    “况且,自己可信度残缺、人人十二分小心的情况下,不管要传播什么都不容易。你比任何人都更早地察觉到了在这个副本中获胜的关键,可是一面有记录系统碍事,一面又找不到能说的故事增加信徒……在进入黑漆漆的第三个场景时,你想起了姜甜的那一番话。”

    管南的嘴角紧紧拧着,目光又冷又沉;哪怕没出声,她的厌烦与愤怒仍旧清清楚楚。

    “你想说是我杀了晨医生?”她慢慢地说,“就为了创造那个什么……叙事?”

    “既瘫痪了记录系统,又创造出了一个任你解说的‘事件’,这不是一举两得吗?”林三酒笑了笑,“你一进入第三个场景,就立刻歇斯底里地害怕起来,就是为了要给我们留下一个‘管南害怕杀手会趁黑动手’的印象,给以后的叙事铺路。你害怕在先,晨医生死亡在后,就更能进一步证实你的话没错了。至于晨医生的死……作为一个普通人,你竟然能干脆利落地说杀人就杀人,我倒是实在没想到。”

    原本站在管南附近的原始人,匆匆往后退了几步,问道:“真、真是她?”

    “你说了这么多,无非都是你自己的揣测罢了,”管南不为所动地轻轻叹了口气,说:“你有什么证据吗?”

    不等林三酒说话,她先一步继续说道:“你不可能有我杀人的证据,因为我没有杀过人。可是我却有我不是凶手的证据。”

    “诶?”鸭绒忍不住吃了一惊。

    连林三酒也没料到她居然能拿出证据,一时皱紧了眉头。

    “杀死晨医生的进化能力,不是我的,我给你们演示一下我的进化能力就行了。”管南几步走进屋子中央,说:“说来不好意思,我从小就很羡慕买得起飞行器的进化者,所以我选择的也是浮空能力……”

    不像进化者,工厂内的普通人只可能拥有一个进化能力;如果她的能力是浮空的话,就不能杀死晨医生了……林三酒思虑时,目光越过管南瘦小的身体,在她身后众人身上扫了过去——万伏特忽然微微圆睁的眼睛,像一道电似的在她脑海中打了过去。

    “我相信你能浮得起来,”她扬声打断了管南,说:“在你展示证据之前,你不介意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吧?”

    她哪理会管南到底情不情愿,立刻对众人问道:“在场各位之中,谁的能力是浮空,请举一下手。”


 

    “诶?”鸭绒的连连吃惊,简直像是复刻重放出来的。

    “那、那个……我选的也是浮空。”万伏特犹犹豫豫地说话时,好像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双脚已经逐渐脱离了地面。

    “谁的能力,是通过灌输黑色物质杀人?”林三酒对管南迅速苍白下去的面色视而不见,继续问道。

    这一次,没有人主动出来承认了。众人面面相觑,海娜问道:“你不是说,那能力是管南的吗?”

    “不,我只是说管南用黑色物质杀了晨医生,”林三酒紧紧盯着管南,说:“但我没说她的能力,就是那种黑色物质。多亏我恰好记得……我想,你当时选的进化能力,应该是【Streaming Service】吧?”

    想不到管南作为一个普通人,竟然这么有眼光,选中了连林三酒都看好、像变色龙一样的能力。

    她简短用几句话解释了【Streaming Service】之后,抬头看了看众人,目光在文亚身上顿了顿。“既然是她借用了你的能力杀人,你此刻站出来承认,只会证明你自己的清白。”

    文亚的腮帮上,咬肌浮凸起来。“是我的,”他咬牙说道,“当时你去检查尸体,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了,所以一直跟在你后面看……我看清时真的气死了,世上怎么有这么巧的事。”

    能把此前的劲敌钉死,他似乎也感到了一股难言的痛快。文亚手掌向下一翻,一股浓黑缱绻、粘稠水波似的物质,果然就徐徐涌了下来——刚才退到他身边不远的万伏特,立刻在空中紧跑几步,又逃开了。

    “我可不记得有这种能力,浮空飞行是很多人的梦想,碰巧选了一样的并不奇怪。”管南的胳膊死死抱在胸前,说:“你现场随便编一个,我们又怎么知道真假?现在嫌疑最大的人,不应该是文亚才对吗?”

    林三酒没出声,抬起手,将睫毛上粘着的最后一部分【面部毛发】也拿了下来。

    久违的力量再一次充盈了她的身体,如同行将枯萎的枝叶重新被汁液舒展满足了,她甚至想要发出一声叹息来。

    说来也奇怪,普通人与进化者在外表上并无区别,但二者互相一打眼,却往往能把对方认出来,就像是认不同人种一样轻而易举。

    只不过,当普通人被赋予了暂时性的进化能力后,他们的辨认能力似乎也因此受了影响——林三酒将【面部毛发】收入了卡片库后,众人仍旧愣愣地,一时反应不过来。

    “那些是假毛发?为什么要戴那种东西?”海娜不太确定似的,“你好像不太一样了……”

    “这不是长得不错嘛,”鸭绒咕哝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