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丰满少妇自慰两腿间流白浆 我的老师在我胯下娇喘

2022-08-24 10:57:41情感专区
夏露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好东西了,加上她早上只吃了一袋干面包和一瓶水,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 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夏露不敢吃太多,也不敢吃太快。她慢慢的吃着烤肉和鹅肝,又吃

  夏露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好东西了,加上她早上只吃了一袋干面包和一瓶水,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

    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夏露不敢吃太多,也不敢吃太快。她慢慢的吃着烤肉和鹅肝,又吃不了不少肋排和小羊排,直到快要把桌上的食物全部消灭,夏露才意犹未尽的放下手,没再吃。

    她吃太多了,会很没有仪态。

    之后的几天,夏露一边尝试联系父母,一边继续借住在班长家里。

    她吃的,用的,所有东西都花班长的钱,包括话费也是班长给她充的钱。

    期间,夏露一直有联系其他爱慕者,看看能在他们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她看得出来,班长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大胆露骨,晚上他喝完酒回来,竟然敢对她毛手毛脚的,想要抱她。还好夏露机灵,躲了过去,回到客房里,把房门锁住。

    她听到班长在外面,笑了一声,有点冷又有点下流。

    夏露擅长玩弄男人,自然很了解他们的想法。她如今落魄,已经不是昔日娇贵的千金小姐,她只能借住在班长家里,吃他的用他的花他的钱,她和他被养在家里的淸妇没什么区别。

    男人想让她当他的淸妇,而这是迟早的问题。

    夏露迟早也要低下高贵的头颅,伺候他的。

    夏露对此其实不是太抗拒,她只是不太愿意当一个吝啬的男人淸妇。

    要是可以的话,夏露更想找一个大方又足够有钱帅气的男人,哪怕只能当他的淸妇,夏露也是愿意的。

    这是她最快能搞到钱,重返上流社会的方法。她只是很瞧不上班长这种男人,才给她那么一点小钱,就想和她上床?

    这是把她当成廉价的几女吗?

    夏露决定接下来几天,要换过一个住处,另找爱慕者接济。

    第二天,夏露奇迹般的接到父母的回电。他们有钱交话费了?

    “露露啊,你怎么不在医院了?”父亲苍老的声音从电话传出来。

    夏露心中冷笑,又是生气又是讽刺,“我早就出院了,你们根本就不关心!”

    电话那边的声音,寂静了几秒,才叹气道:“我和你妈妈最近在忙着其他事情,实在抽不出时间去医院看你。”

    这都是借口。

    夏露很清楚自己父亲在撒谎,没时间去看她,为什么不把话费充值,明显是担心她醒来后,医院会催他们交医药费。

    果然,下一秒,夏露的父亲就在电话里问她,“你出院的医药费,是谁帮你给的?”

    “一个好心人。”夏露简洁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很神秘,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们,也不清楚他是谁。”

    闻言,夏露的父亲又陷入沉默,然后自言自语般,喃喃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夏露皱眉:“知道什么?你们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接我回家?”

    夏露一连问了三个问题,生怕她父亲会马上挂断电话,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联系得上他。

    “马上,我马上就接你回家。”夏露的父亲回道,“不过在此之前,你得要答应我,帮我去做一件事。”

    “什么事?”夏露蹙着眉,很警惕。

    就算父女,也不代表夏露就会完全相信自己父亲。

    她可是记得很清楚,要不是有好心人给她付医药费,她父母估计就不打算救她。

    她醒来这么久,他们一次也没有来过,哪怕是来偷偷看她一眼也没有!

    对他们来说,女儿比不上金钱重要!

    “你现在在哪里,我们出来见个面。”夏露的父亲在电话里低声说道。


 

    夏露的眉头顿时皱得更紧,她不想出去和父亲见面,怕对方连累她,把债主引到她身上。

    但,她又不得不冒险一次,出去见他。毕竟,班长对她的态度越来越轻浮,吃定她没有后路,可以随意玩弄她。

    这个时候,若是她能找到自己父母,必然能够震慑住班长一下。

    要是她父母能够东山再起,她也不必要作践自己,考虑要给哪个男人当淸妇了。

    夏露和父亲约在恒景广场的奶茶连锁店里见面。

    她身上有大概一万来块现金,这都是班长给她的,除了这点现金,夏露就没有其它钱了,连一张信用卡也没有,所以她才说,班长很吝啬,不是她首选的男人。

    夏露点了两杯比较便宜的奶茶,坐在角落,和父亲见面。

    父亲带着一定深色的鸭嘴帽,衣服普通,有点脏污,看上去畏畏缩缩的,像一只担惊受怕的老鼠,哪里还有以前大商人意气风发的风范。

    夏露完全接受不了自己家落魄成这样子。

    她把奶茶重重一放,语气很冲道:“你让我出来见面做什么?你不是不想医我吗?”

    “这是什么话,要是有钱,我肯定会让医生给你治疗,我这不是没有钱吗?”夏露的父亲急忙解释。

    “没有钱,你就不能去赚钱吗?你做了这么久的生意,就一点本事也没有,你怎么可以把自己弄到破产!”夏露言语激烈的指责。

    还好,奶茶店里没什么客人,还好,他们坐在角落的位置,他们说话的内容,并没有被人听到。

    这会儿,夏露的父亲也火了起来,“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引狼入室,我们家会沦落成这样?”

    “我告诉你,害得我们家破产的人,就是你找回来的那个洪诚孝!”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做的事情?你包养洪诚孝半年,为了他花出去不少钱,还胳膊往外拐,竟然联合一个外人抄自己家。夏露,你这个孽女!”

    夏露被骂得一愣一愣的,随即反驳起来:“我,我没有帮洪诚孝!”

    “我是觉得他很有赚钱的能力,才把他介绍给你们的,是你自己警惕心不够重,才会被洪诚孝诈骗了,关我什么事!”

    两人彼此推卸责任,谁都不肯承担责任,都觉得不是自己的错。

    事到如今,就算谁对谁错已经毫无意义。洪诚孝的计划已经得逞,他从夏露和谈丽身上,得到了很多钱,这些钱足够他建立庞大的帝国。

    “我来找你,不是要和你吵架的。”夏露父亲首先冷静下来,“我已经查出,那个在医院资助你的人是谁了。”

    “他是陆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