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同学狂做了一晚 我撕开岳的丁字裤

2022-08-24 10:47:27情感专区
刘太医不知道周家的娘子到底是怎么养的,怎么就……这么与众不同呢? 刘太医只能让她添上。 然后是明年就要毕业的那一届学生,从中挑选出有意成为疡医的学

    刘太医不知道周家的娘子到底是怎么养的,怎么就……这么与众不同呢?

    刘太医只能让她添上。

    然后是明年就要毕业的那一届学生,从中挑选出有意成为疡医的学生。

    并不多,只有九个而已,下一届更少,只有七个。

    周满和他们略一商量就决定把这十六个都带上。

    满宝嫌弃人少,道:“要不再多带几个吧,我之前带的女班中,因为涉及到开腹取子,所以她们的缝合术也不错。”

    刘太医道:“她们不同其他学生,主要学习的是带下病症,又都是女郎,这样吧,去太医署中问她们,她们要是愿意去就去,不愿意便罢了。”

    和萧院正一样,刘太医也没想过要让这些女学生随军的,但如果周满和周立如都去了,她们去不去的,于名声上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满宝点头。“我去吧,这样她们不会紧张。”

    满宝现在只是太医署的博士,拿着微薄的薪资,每旬到这里来上三四节课而已。

    已经很少会亲自管学生们了,遇上伴驾出行,两个月不出现授课都是可能的,这时候往往就是刘太医帮忙代课了。

    毕竟满宝现在太医署的课程就是针灸和带下病,前者的话,刘太医略有研究,还是能教学生们的,后者嘛,刘太医更是擅长,满宝都要时不时的请教人的。

    不过她虽然来的少了,但学生们对她却很亲近,尤其是今年。

    和刘三娘不一样,她进太医署中学习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强大的基础,又是宫中医女出身,因此才在太医署中学了不到两年便顺利结业,然后晋升为医助;

    郑芍,郑辜,以及和他们一样进太医署时便有不浅基础的那些学生都不一样,他们在太医署成立后的第二年就通过考试分班,开始和他们学习不同的课程,所以这两三年陆续结业后到各地医署上任职。

    她们进太医署时是零基础,甚至有的人还是进太医署后才认全字的,之前只认识些许字,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知道一些药材,一些基本的医理罢了。

    而且比一般人聪明,能够很快的记住东西。

    但再聪明,基础不好,她们进太医署后也得一步一个脚印的学习。

    像周立如,离开太医署一年,回来后不仅没落下功课,反而还调到了体疗班,和另外那个班的同学学习体疗之术,功课照样跟得上。

    根据年限,她们这一批今年年底就会结业,明年开春就要安排到各处工作了。

    太医署中只有两个女老师,一个是曾经与她们是同学的刘三娘,另一个就是周满了,其他全是男老师,她们想和周满套一套交情,要是能留在京城就好了。

    而留在京城里有两个去处,一个是太医署,一个是太医院。

    所以周满一进教室,提了一下此事,问道:“不知你们可愿往,若是愿意便拿出一张纸来写下自己的名字,写愿往二字,不愿的,就写不愿吧。”

    学生们略一思索便一咬牙,一跺脚,全都写了愿往。

    满宝收到纸条都惊呆了,全班十九个同学,竟然全都愿意?


 

    她微微挑眉,笑道:“你们很好,不过随大军出征会很吃苦,虽说军医不必到前线去,但若是遇上激烈的战事,一时半会儿打不下来,军医就要到前面搭建医帐,以更方便的抢救伤员,所以你们最好考虑清楚了。”

    她道:“去或是不去,对你们将来的仕途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若是去了中途退出,那便是逃兵了。按照兵部的规矩,逃兵当斩,我不愿我的学生犯这个错误。”

    学生们对视一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见没有人退出,便是心中有了犹豫的人也咬牙应了下来,没有退出。

    满宝慢慢的将这些纸条都叠在一起,卷起来后放在怀里收好,她颔首笑道:“你们都是好样的,今日我会一直留在太医署的办公房内,日落我离开之前你们都有反悔的机会,日落之后就算落子无悔了,我明日一早就会把名单呈上给兵部,那就没有改变的余地了。”

    满宝静静地看了看她们,转身离去。

    大家目送周满走远,然后立即热闹起来,“你也写了愿往?”

    “是啊,你呢?”

    “我也是。”

    “所以我们真的要随军出征吗?那,那岂不是是在一群臭男人堆里干活儿?”

    “又不是没给臭男人看过,这话可别叫周先生听到,先生说的,病人就是病人,哪怕男女的确有别,我们也要尽量放平心态,只将病人当病人看。”

    “还真去啊。”

    “你现在反悔也还来得及。”

    “谁,谁说我要反悔了,我只是没想到大家竟然都选择了愿往而已。”

    满宝回到办公房,将那一叠纸拿了出来,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

    一旁的小谭太医正喝茶,见她自回来就一脸沉默,不由问道:“周太医怎么了?”

    他笑道:“我记得今日周太医没课呀,怎么会来太医署?”

    哦,忘了,小谭太医今天在太医署值守,所以还不知道皇帝御驾亲征的事,于是满宝抬起头来看他,道:“陛下要御驾亲征了,我等要随驾出行……”

    小谭太医目瞪口呆,手中的茶杯差点儿落地。

    他咽了咽口水,不由问道:“那,那有我的名字吗?”

    满宝摇头道:“没有,萧院正提了我、卢太医和郑太医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