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揉外面会高潮 激情黄文

2022-08-24 10:45:08情感专区
他目光炯炯的盯着底下的大臣们看,“众卿以为呢?” 大部分表示了赞同,小部分没有言语,但表示赞同的人认为继续派兵去攻打就是,皇帝没必要亲自御驾亲征。 皇帝

    他目光炯炯的盯着底下的大臣们看,“众卿以为呢?”

    大部分表示了赞同,小部分没有言语,但表示赞同的人认为继续派兵去攻打就是,皇帝没必要亲自御驾亲征。

    皇帝则表示自己要鼓舞士气。

    此事暂且无解,不过皇帝依旧不想见到高句丽人,因此不打算让他们参加中秋宫宴。

    魏知对此没有太大的意见,十几位有事情要汇报的大臣移步御书房打算继续议事。

    古忠悄悄截住散朝后要去吃上午茶点的周满,小声道:“陛下请您一并去小朝会呢。”

    满宝惊讶,“我只是太医署博士,太医署的事要找萧院正才对。”

  古忠压低了声音暗示道:“陛下是想请周大人请一下脉,告诉诸公陛下身强体壮,并不惧出远门。”

    满宝瞬间明白了,这还是想御驾亲征呢。

    满宝看了眼唐鹤,只能跟着古忠转身往御书房去,小声问道:“萧院正不是在吗?”

    古忠低声道:“多一位大人言语,诸公自然更信服些。”

    才怪呢,这种事一个大夫说就行,谁还找两个大夫去作证?

    不怕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一定是萧院正不答应作证。

    满宝在心里权衡起来,一会儿见了大家要怎么说呢?

    她有点儿头疼,她一个小小的太医为什么要牵扯进这种朝政斗争之中?

    踏入御书房的那一刻,满宝想起了庄先生以前叮嘱过的话,在朝为官,不应以私度公,不论自己有何私心,将要面临怎样不好的后果,公正二字是最主要的。

    满宝抬起了眼睛,好吧,那就公正好了。

    作为太医,她只要照实说便可,至于其他的事,她才不管呢。

    满宝定了定心神,走进了御书房之中,目光一扫,便老实的拢手站在了萧院正身后。

    萧院正微微偏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满宝一抬头就看到了束手站在一旁的白善,俩人对上目光,互相眨了眨眼便低下头去,乖乖的听大佬们议政。

    皇帝正沉着脸指挥着内侍将舆图挂出来,一共是两幅,一幅是翰林院中收藏的很久很久以前的舆图,一幅则是当下的舆图。

    皇帝指着东北怒气冲冲的道:“你们自己对照一下,这一片被高句丽分割出去多长时间了,以前也就罢了,如今国家安定,国库……也不是那么穷,为何不能打?”

    众臣表示可以打,他们并不反对出兵,只是反对您带兵而已。

    连素来站在皇帝这一边的赵国公都没忍住委婉的暗示,您不要混为一谈啊,我们没说不打,只是拒绝您御驾亲征而已。

    皇帝一听他们都答应出征,便直接略过后面半段话,道:“既然都答应,那就点兵吧,如今是八月,须得在腊月前结束战事,不然太冷了将士们受不住。朕亲自带着两万禁军押后。”

    众臣:……

    老唐大人不得不出列道:“陛下,高句丽易守难攻,并不好打,臣的意思是不如略微休整,等明年再出兵。”

    皇帝摇头,“兵贵神速,留待明年,高句丽也缓过来了,更不好打,就是要趁着此时他腹背受敌时出击。”

    殷礼道:“陛下,新罗和百济两国互相反了。”

    皇帝抽了抽嘴角,这个消息还是昨天晚上殷礼告诉他的,他知道时都不知道做什么反应了。

    他实在搞不懂这两个藩国,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好好的结盟打高句丽,你们就算是要互相攻讦,也得等高句丽打下来以后再打吧?

    结果战事打到一半自己互相抢起地盘来了,一点儿盟友的道义都不讲。


 

    皇帝觉得这两个藩国不仅脑子不聪明,人品也过不去,本来还想把高句丽打下来以后将平壤一带赏赐给他们,毕竟那部分离得太远,怕是有点儿不好管。

    但这下皇帝改主意了。

    他道:“那就暗派使臣去一趟新罗和百济,让他们暂时歇战,先打下高句丽再说。”

    “陛下,现在高句丽求和的使臣还在鸿胪寺的驿站住着呢,他们要怎么打发?”

    “臣看,若高句丽愿意退一步,倒不是不可以讲和。”毕竟发兵说得简单,但一出行就是粮草,就是军备,就是沉甸甸的钱啊。

    皇帝还没反对,已经有大臣喝道:“不行,高句丽并无信誉,三年前他们的王子还在我们国子监里读书呢,他们就敢发兵攻打营州,被打退后就求和,这才多长时间又想着攻占营州,他们求和岂能相信?”

    皇帝更是深恶痛绝,抿着嘴道:“前朝末帝时,就是因为高句丽攻占辽东,末帝才发兵前往高句丽,数十次打退逼近辽东城,但每次要攻进城中时他们就假意投降,可恨末帝不长记性,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相信,这才给了他们可乘之机,朕焉能再犯末帝之过?”

    说起来,皇帝和末帝还有那么点儿亲戚关系呢,俩人是表兄弟,皇帝是恨末帝残暴,但在这世上,他更恨高句丽出尔反尔,因此道:“让鸿胪寺派个人去与他们接触,先把人拖住,不许他们传递任何消息回去。”

    “哼,佯降嘛,也不是只有他们会的,先给他们露个口风,就说朕有意应和,只是他们诚意不够,而后再约束住他们的信息,等朕御驾亲征时把他们都带上。”

    众臣:……

    前面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您能不能不加后面这一句?

    众臣心累,再次表示对最后一句话的反对。

    皇帝就指了萧院正和周满道:“萧爱卿和周卿便在此处,诸卿若是不放心,大可以让他们来给朕请脉,看朕是不是能上马杀敌。”

    魏知沉着脸道:“陛下,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您是明君,难道连这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了吗?”

    皇帝道:“朕不上前线,只在后方。”

    “那陛下御驾亲征的意义何在?”

    “自然是鼓舞士气了,”皇帝脸色沉重的道:“前朝末帝三次东征高句丽,却都未能拿下高句丽,高句丽王虽表面臣服,但诸卿且放眼一看,从前朝到现在,高句丽王哪一次肯应召入京?纳贡更是时有时无,目中无人得很。”

    “朕能征下东突厥,西突厥,高昌,回纥,为何独独拿不下一个小小的高句丽?”他道:“自本朝建国以来,朕也两次发兵征讨高句丽,最后都无果而终,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将它拿下。”

    皇帝意味深长的道:“朕御驾亲征,随朕东征的士兵还有何不放心的呢?”

    魏知抿了抿嘴,问道:“陛下打算发兵多少,您意得何果,若是损耗过半亦无结果,陛下是进是退?”

    是怕皇帝像前朝末帝一样没有节制的投入兵力。

    可以说,前朝后来那样民怨沸腾,东征高句丽是很大的一个原因,许多百姓为了不被征兵,自愿断掉手足。

    魏知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在大晋。

皇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民为本,朕自然有准备的。”

    魏知这才沉默了下来。